×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美婦和老公生氣回了娘家,沒想到回來之后成了寡婦

里昂 2023/01/03

一個漂亮的夫人,因為和自己的老公生氣回了娘家,沒想到等她回來的時候,自己竟然成了寡婦了。這就是咱們今天要講的故事:

話說在柳州的王家莊里,有個做小買賣的生意人,名叫王德福。雖說這家里的條件不能和豪門富戶相比,但是這小日子過得可要比一般人舒坦多了。每天一早到雜貨鋪里把今天的工作安排好,然后就提著鳥籠到街上遛彎,下午約上幾個好友聽聽戲曲。到了晚上再喝上一頓小酒,這小日子過得是美滋滋的。

雖然王德福表面上看著挺風光的,可是每個人的家里都有一本難念的經,王德福也不例外。他老婆桂花可是一個急性子,而且這脾氣還很暴躁。遇到一點不開心的事,就跟王德福大吵一架,然后就收拾東西回了娘家了,如果不去叫她的話,這一住就能住上大半年的時間。這小兩口剛成親的時候,王德福還是事事都讓著桂花的,不過這兩人的蜜月期過去之后,王德福也就對桂花不讓著了。桂花說他一句,王德福就回上一句。然后桂花就收拾東西回娘家了,起初的時候,過上三五天的時間,王德福買上好禮,還去桂花的娘家去叫她。後來,干脆就不叫了,你愛住多長時間,就住多長時間,老子我不管了,還是一個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啊。這次他們又因為一件小事,吵了起來,就是桂花今天心血來潮,非要王德福領著她去逛街,今天正好是集市,桂花想去集市上看看熱鬧,王德福拗不過她就跟著去了。

這女人逛街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累,都逛了一上午了,王德福早就累壞了,桂花還是生龍活虎的,走到一個攤位前看上了一個發簪了,左試右戴的是非常喜歡,問了攤主是一兩銀子的價格,對王德福來說就是毛毛雨啦,就讓王德福給自己付款,可是王德福一看就說道:你不是前兩天剛賣了一個發簪嗎,和這個簡直是一模一樣啊,這個就不要了吧。桂花一聽就不樂意了說道:你懂個什麼,我的那個是藍色,這個是紅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了,我好姐妹都有,我也要。這攤主也是跟著添油加醋地說道:這位老爺,您看您夫人帶上這發簪顯得多有氣質啊。王德福也是無奈,不情愿地掏了銀子給買了下來。桂花卻是一臉的不高興,回到家里,也不搭理王德福。王德福一看就問了,這又是怎麼了,這街也逛了,這發簪也買了,這怎麼還不高興啊。桂花就說了:哼,王德福,我算是看透你了,以前的時候,我要個發簪你就趕忙掏錢給我買了,現在倒好,磨磨唧唧半天也不情愿的掏錢,你就是不愛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養女人了。王德福一看,得,桂花這疑心的毛病又犯了,這種事情是個男人都知道,根本說不清楚,干脆王德福也不搭理桂花,就扭頭出去了。桂花一看,就說道:好你個沒良心的,你走吧,你走我也走。然后又收拾自己的行李,回了娘家了。

等到了晚上,王德福一問下人才知道,這桂花又回娘家了,也懶得去管他了。反正還有3個多月的時間就過年了,到時候她還得乖乖地回來。自己就清閑幾個月的時間吧。

第二天一早王德福就去了自己的鋪子了。伙計告訴王德福這鋪子里的貨物不多了,王德福一想也對,這快過年了得多備些貨物才是。然后就趕著馬車去進貨了。等王德福回來的時候,這半道上突然看到一個紅衣女子,想要上吊自盡。王德福連忙走了過去把這女子給救了下來。不過這女子已經是受到了驚嚇昏迷不醒了。王德福就把這女子先給帶了自己家中。然后請來了郎中給她醫治。經過郎中的一番診治,這女子慢悠悠地醒了過來。看到王德福之后才知道自己并沒有死成這樣。而是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救了。

通過交談得知,這女子名叫李新月,是鄰村張家莊張大牛的妻子。這個張大牛呢是個屠戶,平日里的愛好就是喝酒,而且每次都是喝得暈乎乎的。脾氣還很暴躁,新月說他兩句,就不愿意了,對新月是拳打腳踢的。而且有一次新月都懷了孩子了,這張大牛喝酒回來還是打了她,新月沒有站穩,直接就摔倒在地,可想而知這孩子是保不住了。雖然事后張大牛也很后悔,保證以后不會再打她了,可是這狗改不了吃屎,沒過多長時間新月又被張大牛給打了。而且自從新月上個孩子沒了之后,這兩三年了都沒有再懷上孩子,他公公婆婆也是整天不給她好臉色看。今天張大牛喝了些酒又打了新月。新月這才想不開,想一死了之。正好被王德福給救下了。

王德福就說道:夫人呢,不如你現在我這里休養一陣子,我那婆娘跟你老公一樣都是一樣的壞脾氣,就是因為我上次給她買東西,這付錢的時候慢了一些,她就生氣回娘家了。你先安心在我這里把傷養好,然后回家后再跟你老公好好地說說,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你就去衙門告他去,他這可是家暴啊。新月點頭答應了。

就這樣新月就在王德福的家里住下了,得知王德福開了一個雜貨鋪后,這沒事的時候還去他的鋪子幫幫忙什麼的,而且這家里的家務也給王德福收拾的井井有條的。經過一個月的休養,新月的傷都好了,而且這一打扮顯得是非常的漂亮。王德福這心里就對新月動了心思了。就經常買些東西送給她,這一來二去的兩個人就好上了。而且還有相見恨晚的意思。不過這兩個人都是有家庭的人。他們只能是偷偷地約會 ,而且新月也得回家了,這出來是時間長了,張大牛如果到自己的娘家去找自己,自己又不在的話,這事就露餡了。于是兩個人就依依不舍地告別了。新月回了張家莊了。

新月回去之后,王德福是常常偷偷地去找她。這天王德福趁著張大牛去集市賣肉的功夫,又去找新月去了。王德福看到新月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就問道:月兒,怎麼了,那個家伙又打你了嗎?新月一聽就說道:這倒是沒有。王德福一聽就問道:那你為何悶悶不樂呢?新月就說了,自己娘家里還有一個弟弟,今年都已經是18歲。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媳婦呢。就是因為新月的這個弟弟小的時候頑皮,被熱水燙傷過臉。這模樣不是很好看,膽小的姑娘見到后直接就被嚇跑了。為了這兒子的婚事,可把新月的父母給急壞了。還放出話來,誰能給他兒子說一個媳婦,就給50兩的介紹費。這錢可是不少,不過沒有一個媒婆敢接的,這萬一小兩口結婚之后,新娘子實在忍受不了這新郎的容貌再跑了。這介紹費不還得給吐出來,而且還壞了自己的名聲不是。王德福聽了之后眼珠子一轉就說道:這個事就包到我身上吧,我認識一個非常厲害的媒婆,就是模樣再丑陋的男子她都能夠給說上媳婦。你回去給你父母商量一下,如果這說不成的話,這50兩銀子我在如數的退還給你。新月一看自己的情郎都這麼說了,就點頭同意了。到了第二天就回到娘家,說自己的一個朋友,認識一個非常厲害的媒婆,保證能給弟弟說上一個媳婦。如果說不成的話,這銀子一兩不少地再退回來。父母一聽就把這銀票給了新月了,并且囑咐道:一定給你弟弟說個好媳婦啊,這50兩是咱們所有的家當了。新月拿著錢就走了,把錢交給王德福以后也跟他說了自己的家庭條件不好,這50兩銀子是所有的家當了,讓你那媒婆朋友一定上上心呢。王德福滿口的就答應了。然后拿著錢就走了。

沒出三天的時間,果然有個媒婆去了新月的家里,問了新月弟弟的一些狀況之后就走了,說一定給他說一個好媳婦。新月的父母也很高興,感覺自己閨女的朋友還是挺靠譜的。

可是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王德福和新月的事還是被張大牛給發現了。這天王德福又趁著張大牛去集市上賣肉,又偷偷地溜去找新月。正當兩人想運動一下的時候,張大牛由于早上走得太急,忘了拿屠刀,走到半道上又折了回來。聽到敲門聲的王德福嚇壞了。新月也是嚇得不輕。王德福趕忙躲到了床底下。等張大牛走后,慌慌張張地就跑了。可是王德福一緊張,把自己的一件長衫給落在這床底下了。好巧不巧的是,張大牛晚上又是喝得暈忽忽的回家了,而且一個沒有站穩就栽倒在地了。這剛想起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床下的衣服了。拿出來一看,這也不是自己的啊。然后就憤怒地質問新月這是誰的衣服?新月看到這王德福的衣服之后也是嚇了一跳啊。可是這種事該怎麼回答呢。新月是不說話。張大牛現在明白自己已經被帶了帽子了。頓時氣得不行,揚起巴掌就給了新月一巴掌。而且還對新月是破口大罵。

新月也是受不了張大牛了,就說道:張大牛你夠啦,這日子我早就跟你過夠了,你除了整天喝酒打你老婆之外你還能干些什麼呢。我的一個孩子都被你給打掉了。今天你要不就把我打死,要不然我再也不跟你過了。張大牛聽到新月說的話后也是愣了一下,說道:哼,行啊,你個臭婆娘敢背著我偷人是吧,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這邊的吵鬧聲,把張大牛的父母給引來了。在得知情況之后,攔住張大牛說道:兒子,你傻呀,為了一個女人再攤上人命官司多不值當的,直接把她給休了就行了。讓沒臉做人。張大牛也是聽了他老媽的話,一紙休書就把新月給送到她娘家了。

到現在新月的父母才知道,這新月之前給他們說的朋友竟然是她情人呢。可是事已至此也沒有什麼辦法了,自己的閨女落到現在這個下場都是因為這個王德福。新月的老媽吳氏是氣不過,就帶著自己的閨女去找王德福去討要個說法,這是你做的事,你得負責任吧。等新月領著自己的老媽來到王德福的家里的時候,這王德福竟然正被一群人給圍著呢。找了一個人,這一打聽才知道,這些人都是來給王德福要債的。新月就疑惑的問道:這王德福不是開了一個雜貨鋪,還挺掙錢的嘛,這怎麼欠了這麼多的人錢呢。

那人就說啦:這都是前幾個月的事了,最近這王德福不知道是怎麼搞的,竟然染上了賭癮。他的雜貨鋪都已經給輸出了,為了翻本這不借了朋友不少的錢,現在快過年了,這不都找他要賬的嘛。新月一聽頓時心里一沉。自己的那50兩銀子不會也被王德福給輸光了吧。然后這娘兩個是沖到人群里質問王德福要那50兩銀子。

王德福一看是新月,是苦笑著說道:銀子已經被他給輸光了。新月現在是恨透了王德福了,自己現在因為他,不光是被休了。而且自己娘家的家當也都被王德福給騙走了。新月的老媽也是氣得不輕。對著王德福就是打了一巴掌。王德福也不還手。新月娘兩現在也沒有辦法,看他現在這個樣子,自己的閨女是制定指望不上他了,而且還欠了自己50兩銀子。于是就讓王德福給她們寫了一個50兩的欠條。讓王德福三個月之內還清,不然就要到官府去告他。

這還沒有等著去告王德福呢,第二天衙門的捕快就把新月和她母親給帶到了大堂之上了。這一臉懵的母女到了一看這堂上還跪著一個女子。原來這個女人就是桂花,王德福的老婆。縣老爺周大人一怕驚堂木就說道:李新月,吳氏。王德福的老婆桂花狀告你們二人殺害了王德福,你們可認罪啊。新月和她老媽一聽就懵了,大呼冤枉。

原來,今天一早桂花就從娘家回來了。進了家門之后,才發現自己的老公已經渾身是血倒在地上掛掉了。嚇得桂花是大呼救命。這街坊四鄰一看,就勸桂花是趕忙去報官去。桂花在問了街坊,這兩天他家里發生的事后,認為是新月和她母親殺死了自己的丈夫。就把他們兩個給告上衙門了。

桂花就說了,大人呢,昨天有人明明看到吳氏打了我相公啊,這人肯定是他們殺的啊。這個時候,仵作也走了過來說道:大人王德福的臉上確實是有個巴掌印記,但是這致命的傷口乃是胸口的一處刀傷,好像是被一把屠刀給刺傷的。新月一聽就趕忙說道:大人,這肯定是張大牛干的好事啊。

周大人一聽就問道:你怎麼知道是張大牛做的呢。這人命關天,如果不說出實情,恐怕自己母親會受到牽連。于是新月就把自己如何被王德成給救了,又如何給他50兩銀子讓他幫幫,還差點被張大牛發現的事情全都托盤而出了。桂花是沒想到自己回娘家一趟,王德福是搞出來這麼多的事情,而新月現在也明白了,這王德福根本不認識什麼媒人,要是認識的話,自己也至于找上這麼一個動不動就回娘家半年不回來的老婆。

周大人感覺這新月說的也有道理,就派出衙役去把這張大牛給捉拿歸案了。還在張大牛的家里找到了一件帶血的衣服。在這鐵證面前張大牛是承認了自己殺害王德福的經過。

原來,昨天新月帶這吳氏找王德福的時候,正好被張大牛給看到了,然后他就悄悄的跟在他們兩個身后。在看到王德福之后,張大牛心想一定是個家伙和新月私通。雖然說現在自己已經把新月給休了,但是自己也要揍他一頓出出氣。然后到了晚上就溜到了王德福的家里了。

王德福一看張大牛頓時慌了神了,以為新月把他給說出來了。張大牛看著慌張的王德福就更加確定是王德福跟新月私通了。舉起拳頭就向王德福打了過來。王德福也是反抗起來。不過王德福哪里是張大牛的對手,沒兩下子就被張大牛給打倒在地了。等張大牛再把王德福給拎起來的時候,王德福是一口咬住了張大牛的肩膀,張大牛一怒之下,就抽出隨身的屠刀刺入了王德福的胸口了。一看出了人命,張大牛是嚇的趕緊跑路了。以為自己做的事這大晚上的沒有人發現。沒想到第二天就被捕快找上門來了。

張大牛故意殺人是被縣老爺判了死刑了。而新月也是因為這私通他人不僅是被騙了錢財,而且還落得一個壞名聲。而桂花呢,如果不因為一點小事情就往自己娘家里跑,也許這場悲劇就不會發生了,搞得自己現在也成了寡婦了。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講完了,喜歡本故事的朋友,不要忘了長按點贊加關注支持一下,還有更多經常的故事分享給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