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畫頭

里昂 2023/01/19

清朝時期,齊云山下住著一個青云道長,這天,一個將頭臉包得嚴嚴實實的人進了道觀中,見到青云道長后,他納頭便拜,哭求道長救他性命。

此人名叫馬玉,他告訴道長,他家祖孫三代都得了一種奇怪的病癥。他的父親和爺爺已經因病去世了,他經過打聽,輾轉找到了青云道長。

「他們都說您十分靈驗。我實在沒法子了,我的妻子已經有了身孕,我怕我的孩子以后也會得病,求您救救我們一家。」馬玉拼命向青云道長磕頭。

青云道長皺著眉頭把他扶了起來,「我不敢妄言,妳先讓我看看妳得了什麼病。」

馬玉抖著手把頭上的布條拆了下來,他的長相頗為俊朗,可能是由于病癥的折磨,眼睛里透著一股暮氣。大體而言,他的正面和所有普通人一樣,然而,當他轉過身后,他后腦勺上的東西讓青云道長忍不住驚呼出聲。

他的后腦勺上嵌著一張人臉,那是張年輕女人的臉,相貌端正,眉目如畫,她的眼睛緊緊閉著,帶著一種恬靜的安然,稱得上是一個少見的美人。但是,這張美人臉不在美人身上,反而出現在人的后腦勺上,這一點讓人不寒而栗。

「我爺爺和父親都是被它殺死的。」馬玉的眼中透出驚恐,「我爺爺死的時候,他的四肢從前面被折到了后面,看著像是后腦勺的女人臉有了四肢一般。我的父親也是這麼死的。他們臨死前都說,這是他們造下的孽,必須償還。可他們死了之后,我發現我的頭上也長出了女人臉。」

「他們死于一種特殊的刑罰,代表著他們做下了傷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死了,也無臉見人。」青云道長若有所思地說道,「妳知道他們曾經做過什麼事情嗎?」

「他們生前從來沒有告訴過我。」馬玉搖著頭說,「不過,我父親的房間里有一副奇怪的畫像,那張畫像沒有臉,我父親生前總是盯著畫像發呆。我這次過來,把畫像也帶來了。」說著,馬玉把畫像交給了青云道長。

這是一幅等人高的美人圖,即使沒有臉,也能從婀娜的身段看出畫中之人定是一個秀麗的美人。老道對著畫像沉思了一會兒,又看了看馬玉后腦勺的那張臉,面色漸漸陰沉,口中喃喃自語道:「不會吧,真有人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還是得問問原主人。」

青云道長讓馬玉趴在榻上,他咬破食指,將指尖血涂在畫像的臉上,隨后,他把畫像的臉對準馬玉后腦勺上的臉按了下去。等畫像再拿起來時,馬玉后腦勺上的臉已經不見了,畫像中的女子有了臉,還睜開了眼睛。

青云道長凌空畫了一個符咒,那符咒飛到畫上漾起一圈波紋,接著,畫中女子竟從畫像里走了出來。

「這位姑娘,敢問妳為何使用畫頭之咒?妳生前到底遭遇了什麼?」青云道長嚴肅地問道。

「我名叫杰文,不過識人不清,因情喪命罷了。」杰文面無表情地回答。「我既然已經出來了,想來那兩人已經死了。我就把這件事告訴道長吧。我先問您一句,您聽說過缺什麼便補什麼這句話嗎?」杰文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

「我生前是一個女畫師,雖說是女人,但我的畫技比哪個男人都強。」杰文說著,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有很多男人上門挑釁我,但斗畫過后,他們都垂頭喪氣地走了。只有一個男人,斗畫輸給了我之后,反而笑著夸我畫得好。不過,後來也是因為他,我才喪了命。」

那男人名叫馬乘風,杰文和他很快熟悉了起來。兩人算是同行,彼此之間有很多話題,越聊越火熱。交談中,杰文得知,馬乘風出身于畫師世家,他說他是他們家天賦最差的那個人。

再後來,杰文喜歡上了馬乘風,便跟著他回家見了他的父親。馬乘風的父親對杰文十分滿意,他讓家里的廚子做了一大桌豐盛的席面款待杰文。

「那是我吃的最后一頓飯。飯桌上,馬乘風有些難過的看著我,不怎麼吃東西,我問他怎麼了,他的父親說,待會兒他還得吃其他的。」杰文目光沉沉地說道,「後來我才知道,他要吃的原來是我,或者說,是我的腦子。」

杰文飯還沒吃完,便暈了過去,等她再醒來時,發現自己被綁在凳子上。馬乘風手拿菜刀,站在她面前。他的眼里有難過,但更多的是狂熱。

「杰文,妳知道吃什麼補什麼嗎?我們家有一個秘術,只要吃了畫技精湛之人的腦子,便能得到那人的畫技。我是喜歡妳的,杰文,但是妳太優秀了,我在妳面前自慚形愧。我父親說了,妳的腦子是最適合我的。我知道妳愛我,妳把妳的腦子給我吧,只有這樣,我才能開心。」說完這番話,馬乘風揮刀砍下杰文的頭。

「我死之前,以魂魄為代價發出詛咒,讓馬乘風一家不得好死。道長,妳說的畫頭之咒,可能就是因為這個詛咒形成的吧。」杰文說著,又看向馬玉,「孩子,妳也是畫師嗎?」

馬玉已經被杰文講的那番過往嚇傻了,他木然地搖了搖頭,「我父親不讓我做畫師,他也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封筆不畫畫了,他說他用盡手段,但還是沒有天賦。」

破除了畫頭之咒,又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后,青云道長將消去怨恨的杰文送入了輪回。馬玉用那幅畫在道觀附近為杰文立了一個衣冠冢,隨后便回家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