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男子受邀幫忙殺豬,見到男子,豬說:趕快跑,快逃命

里昂 2022/11/29

故事發生在北宋寶元年間,在王窯村有一獵戶名叫王龍,王龍如今雖已三十好幾,但卻還仍未婚娶。

王龍的狩獵技術是跟村里一老前輩學的,再加上王龍對于狩獵頗有天賦,所以王龍每次進山都會滿載而歸,從不空手。

王龍家的生活雖不是很富有,但也算衣食無憂,因為王龍的父母早已過去,剩下他自己一人,也算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不過說來也怪,王龍的條件很好,且村里媒婆也給他介紹了不少的姑娘,且卻不知為何,王龍卻一個都沒看上,寧愿孤身打光棍至今。

這夜王龍回家之時,看了一眼隔壁,發現隔壁并無燈火后,王龍便一邊往屋里走,一邊自言自語說道:「這莫娘究竟是去哪了呢,早上就出門到現在,可現在卻還未歸來。」

進屋洗漱一番后,由于白日狩獵實在太累,王龍躺到床上沒一會就呼呼大睡了起來。

三更之時,正在熟睡的王龍聽到門外有敲門聲,他便睡眼朦朧地起身來開門,不料來人正是隔壁鄰居莫娘。

莫娘看了一眼王龍后滿臉歉意說道:「王龍大哥,實在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打攪你休息,但我實在沒辦法了。」

聽到這話,王龍瞬間就清醒了,于是便說道:「無礙,你可是遇到何難事了?大家都是鄰居,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就但說無妨,我一定鼎力相幫。」

「是這樣的,今日一大早,我娘就托人給我帶來口信,讓我趕緊回家一趟,我還以為家中有何急事,于是便匆忙趕回娘家,不料到了娘家后這才得知原來是我弟要成親了,我爹娘囊中羞澀,于是便想讓我出點銀子幫一下,可你也深知我家中境況,我雖然衣食無憂,但也沒有剩余銀兩,所以這才匆忙連夜趕回來,讓王龍大哥你幫我殺頭豬,我明日拉到集市上賣肉后,到時好有些銀兩給我弟結婚。」莫娘解釋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幫你是沒問題,不過此時已是三更之時,我去你家殺豬,我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屋,要是被旁人瞧見,可免不了會在背后說閑話。」王龍有些擔憂說道。

聽到這話,莫娘有些溫怒說道:「他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嘴長在他們身上,他們想說啥就說啥,不過可別讓我聽見了,不然我饒不了他們。」

說完莫娘又緊接著說道:「王龍大哥,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故而才深夜找你,等下你殺完豬,我再給你炒兩個菜,我陪你好好喝一杯。」

聽到這話,王龍立即就答應了下來,然后和莫娘往隔壁走去。

而王龍之所以會立即答應莫娘的原因是因為王龍已喜歡莫娘多年,只是擔心會被別人背后說閑話,所以王龍這才遲遲沒有表明對莫娘的愛意而已。

莫娘本是鄰縣之人,幾年前嫁給王龍的鄰居陳八。

記得當初陳八迎娶莫娘之時,很多人都在心里說莫娘這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因為莫娘長得美艷動人,一行一動之間都帶有風韻,而陳八只是尋常之貌。

但可惜的是,陳八雖迎娶了莫娘,但他卻沒有這樣的福氣。

莫娘嫁給陳八不久后,有次陳八外出工作之時不小心從高處摔落,直接當場就被摔死了。

自那之后,莫娘就成為了一名寡婦,而王龍因本就是心善熱情之人,所以自陳八去世后,王龍就因可憐莫娘,于是便經常幫助莫娘干一些重活或一些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可正因如此,王龍因日久生情,竟慢慢喜歡上了莫娘,只是因有所顧忌,所以王龍便將自己心中的喜歡埋藏于心。

說話間兩人就到了莫娘家,莫娘從廚房拿出一把刀遞給王龍說道:「王龍大哥,喏,給你,我家里正好有一把殺豬刀,那你先忙著,我先去燒一下水。」說完莫娘就走了。

看著豬圈里的幾頭豬,王龍一下就選出了其中最大最肥的一頭。

可正當王龍想要下手之時,他卻突然愣住了,因為他從未殺過豬,所以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從何下手。

但想了一會后,王龍便自言自語說道:「算了,就當和野兔一樣吧。」說完王龍拿著刀就走進了豬圈里。

可正當王龍想要下手之時,王龍所選的那頭豬卻突然口吐人言說道:「別殺我,趕快跑,趕快逃命,不然就來不及了。」

「哐當」一聲,王龍頓時被嚇得刀都掉到了地上,因為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豬會說話。

正當王龍害怕過度愣住之時,那豬又開口說道:「你眼前的莫娘并不是真的莫娘,而是一直狐貍精,真的莫娘已經被她給藏到地窖里了。」

話音剛落,只見豬就立馬閉上了嘴,王龍轉頭一看,只見莫娘正緩緩走來。

見王龍正在發愣,莫娘掩嘴一笑說道:「王龍大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刀還給掉到地上了呢?」

聽到這話,王龍彎下腰撿刀,可這時王龍卻借著月光看到了一件讓王龍害怕不已的之事,因為他竟然看到了莫娘身后有兩條尾巴的影子。

為了不露出破綻,王龍假裝鎮靜撿起了刀,然后說道:「狐,不,莫娘,你怎麼出來了呢,你不是燒水去了嗎?」王龍害怕之余差點說錯話,幸好他反應很快,這才及時改口問道。

見王龍神色異常,莫娘臉色一沉,仿佛想到了什麼,但隨即便很快恢復過來,然后笑著說道:「哦,水正燒著呢,所以我就想出來看看,看下王龍大哥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沒有,只是殺頭豬而已,我自己一人就可以,你先去忙你的吧,若是有需要,我會叫你的莫娘。」王龍看著假的莫娘說道。

聽到王龍的話,看了一眼王龍,假的莫娘便轉身離去。

見此,王龍一直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可此時莫娘卻突然轉身問道:「王龍大哥,你看我像狐貍精嗎?」

「你本來就是狐貍精,什麼叫像?」王龍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可剛已說完,王龍這才反應過來,他還想找借口補救一下,不料卻見假莫娘一臉冷笑地緩緩朝他走來。

見此,王龍便知道自己已經說漏嘴了,再也沒用了。

為了保命,王龍將殺豬刀緊緊握在手里,眼睛一直緊盯著向自己走來的假莫娘。

見王龍此舉,假莫娘笑著說道:「真是可惜了,我憑靠著這一招已經吸取了不少陽人精魄,你還是第一個識破我的,本想等下讓你享受一下歡樂,然后再吸取你精魄呢,現在看來,你怕是無福消受了,為了夜長夢多,我還是盡快將你解決吧。」

話音剛落,莫娘就變成了一只擁有兩條尾巴的大狐貍。

不等王龍反應過來,狐貍就突然朝他襲來,幸好常年狩獵的王龍反應能力很快,往旁邊一躲就閃過了狐貍精的致命一擊。

可由于狐貍精的攻擊速度很快,王龍的胳膊還是被狐貍精給抓傷了。

眼見王龍躲過自己的攻擊,心有不甘的狐貍精又再次向王龍襲來,且這次的速度比上次更快。

王龍看著向自己襲來的狐貍,深知躲不過的他便拿著刀往胸前一擋,順利擋住了狐貍精的一擊。

可由于狐貍精的力度很大,王龍還是往后倒飛出了幾米遠,然后嘴里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時不知為何,村里突然有只狗叫了起來。

聽到這狗叫聲,王龍一時之間好像想到了什麼,轉頭大聲喊道:「大黑、小白,快來救我。」

王龍話音剛落,狐貍精又再次襲來,看著眼前的狐貍精,王龍心有不甘地閉上了眼睛。

因為他已經認命了,此時的他已身受重傷,根本無力能再次躲過狐貍的攻擊。

眼看王龍就要命喪于狐貍精之手,就在王龍命懸一線之時,一黑、一白兩道身影突然從一旁襲來,將狐貍狠狠地撞飛了出去,然后一黑一白便站到了王龍身邊。

此時王龍睜眼一看,見是自家養的兩條獵狗來了,王龍心里頓時欣喜不已,開心地不停用手摸了摸大黑和小白的狗頭。

王龍以前養有一條母狗,這大黑和小白便是當年那條母狗所生,因為兩條狗一條黑,一條白,為了自己叫著方便,王龍便分別取名為大黑和小白。

大黑和小白經常跟隨王龍一起外出狩獵,對于抓捕獵戶,久而久之大黑和小白都已有了經驗,所以這兩條狗在撲殺獵物時非常勇猛。

這時被撞飛的狐貍精也從地上站了起來,只見它雙眼通紅,眼神里滿是殺氣地看著眼前的王龍以及王龍身邊所站著的大黑和小白。

而大黑和小白也注意到了不遠處狐貍精的殺意,兩條狗一改溫順模樣,吃呀咧嘴地看著狐貍精發出陣陣低吼。

此時,狐貍精率先沉不住氣,一個跳躍便往王龍襲來。

而此時大黑和小白也一個跳躍就直面迎了上去,但兩條狗仿佛很有搭檔默契,只見在空中之時,大黑直面狐貍精,而小白則狗頭往旁邊一斜,就順勢狠狠咬住了狐貍精的勃頸處。

等落地之時,小白仍是緊咬狐貍精的勃頸處不放,而大黑則趁機開始撕咬狐貍精。

沒到一會時間,狐貍精就慘死于大黑和小白嘴下,然后被大黑和小白分食吞入腹中。

見狐貍精已死,王龍急忙下地窖查看,果真只見莫娘暈死于地窖中。

將莫娘抱上來后,王龍便立即喂莫娘喝了一點溫水,過了好一會,莫娘這才暈暈沉沉地醒了過來。

見莫娘已醒,王龍便將方才之事悉數告知了莫娘,莫娘聽后震驚不已。

據莫娘所說,她清晨之時,本想到集市買一些吃食,可不料走到一處偏僻之地時,不知為何,她就突然腦袋一暈,然后就暈死了過去,剩下的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久,這件事就流傳了出去,在附近鄉鄰的撮合下,莫娘便嫁給了王龍。

但值得一提的是,事后有鄉鄰因為好奇,于是便找那夜待宰的豬說話,可不知為何,無論鄉鄰們再怎麼逗它,那頭豬始終不曾開口說過一句話,看起來跟尋常的豬并無區別。

結言:真即是假,假即是真。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皆由人言。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