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懶漢離奇暴斃,妻子說是亡兄所為,沾血的手帕引出實情

里昂 2023/01/13

宋朝時期,渭水河畔有個小山村,村里有個姓程的瞎子,他雖看不見,卻有著吹糖人的手藝,程瞎子每天都會坐在村口吹糖人。不過由于看不見,受人欺負也是常有的事,要麼有人硬搶,要麼有人不給錢,不過程瞎子從來沒有紅過臉,脾氣極好。

程瞎子有個表弟,喚做程大澤。大澤是村里出了名的懶漢,什麼都不做,還喜歡賭錢,沒事還會到兄長的糖人攤前耍無賴,除非兄長把掙到的錢給他,否則絕不離開。

程瞎子為人仁義,盡管弟弟爛泥扶不上墻,他也從未放棄。更氣人的是,大澤這麼一個懶漢,卻娶了一個美麗大方,溫柔賢惠的妻子。

大澤的妻子喚做歡雪,與大澤成親前,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美女,追求者眾多,就連程瞎子也是其中之一。當時的程瞎子眼睛還好好的,歡雪對他的印象也不錯,結果意外總比驚喜來得快,程瞎子因意外失明,而他的弟弟橫刀奪愛,搶走了歡雪。很多人都說,程瞎子其實是忘不了歡雪,才愿意一直接濟懶漢弟弟的。

這種話傳到了大澤的耳中,他很是生氣,不過哥哥畢竟是他唯一的經濟來源,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可天有不測風云,程瞎子卻忽然暴斃了。

程瞎子是吊死的,尸體就掛在他平日里擺攤的那棵大樹下。他的身體很單薄,風一吹就跟樹葉一般前后搖晃,村民們收到消息后紛紛趕來,可大澤來之前,大家都不愿多管閑事,去把尸體取下來。可眾人等了大半天,都不見大澤,反倒是其妻子歡雪帶人將尸體取下,并建造了靈堂。

直到傍晚時分,大澤才醉醺醺的回到家中,看到兄長的尸體后,他走進靈堂踹了他一腳,并笑道:「死透了?」

看著其無賴的樣子,前來吊唁之人都十分生氣,歡雪也一臉無奈,上前將其扶進了房間。很快,程瞎子就下葬了,本以為只是件普通的白事,結果在程瞎子頭七那晚,意外卻發生了。

村里有個守夜人,每天晚上都會在村里轉悠,以防出現什麼危險。那天守夜人路過村口,發現程瞎子平日里擺攤的那棵樹下站著一個人,當時已臨近子時,守夜人上前查看,結果把自己嚇了個半死。

那人穿著程瞎子生前那件全是補丁的衣服,手里還捏著一個糖人。守夜人靠近后,他發出了像是哭一般的笑聲。盡管沒看清他的臉,可守夜人當即意識到,是程瞎子的亡魂回來了。

守夜人被嚇得魂飛魄散,扭頭就跑,一路沖到了村里的族長家中。族長聽聞程瞎子的亡魂回來了,也吃了一驚,立馬跟著前去查看,可樹下空無一人,看來亡魂已經離開了。

族長跟程瞎子生前算是好友,知曉的事也比較多,當守夜人猜測,是不是程瞎子心中有怨氣,回來找欺負過他的人報仇的時候,族長立馬反駁道:「程瞎子的為人妳們不清楚嗎?他不可能變成冤魂害人,莫要自己嚇自己!」

安撫好守夜人后,族長便回了家,結果第二天一早,守夜人又找來了,這次不是程瞎子,而是其弟弟大澤。守夜人表示,那晚族長離開后,自己實在害怕,就先回家了,結果早上起來的時候,發現大澤吊死在了村口的大樹下,那里也是程瞎子吊死的地方。

與此同時,歡雪收到消息來給丈夫收尸,族長上前幫忙,發現吊死大澤的繩子上,有一些血痕,不過他沒有多想。歡雪則一邊哭,一邊吆喝道:「都怪妳,這下兄長回來報復,妳死了,我可怎麼活!」

眾人聽后頓覺不對勁,連忙上前詢問,這一問才知道。原來歡雪昨晚做一個夢,夢中亡兄程瞎子回來了,他怒罵大澤不爭氣,整日跟他要錢,將其逼死,隨后拿起一根繩子,套在大澤的脖子上,將其拖了出去。歡雪想阻止,身體卻動不了,結果第二天就發現丈夫被吊死了。

眾人聽后都震驚不已,原來程瞎子的亡魂真的回來了,而他則是被弟弟逼死的,此次回來是復仇的。眾人唏噓不已,族長站在一旁,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尤其是哭泣的歡雪,讓他感覺異常的假。

眾人幫忙將尸體運走后,族長也準備回家,可他卻忽然發現,在樹后的草叢里有一張手帕,族長上前撿起一看,那手帕不是別人的,正是歡雪的。族長臉色微變,將手帕撿起放進了懷中,并未聲張。

之后,族長來到歡雪家中幫其處理丈夫的后事,而他也發現,歡雪的兩只手掌全都磨爛了。族長沒有言語,只是默默幫其收拾東西。

出殯當日,族長將那張帶血的手帕交給了她,留下一句「好自為之」后,便轉身離開了。

看著那張手帕,歡雪再也忍不住,大哭起來。原來殺死大澤的不是什麼亡魂,就是歡雪,守夜人看到的亡魂,也是她假扮的,為的就是讓人們相信,是程瞎子的亡魂回來復仇的。

至于為何要殺死大澤,是歡雪實在忍無可忍的結果。當年她與程瞎子兩情相悅,結果卻遭到了其弟弟大澤的阻攔,後來程瞎子失明,不得不與分開,而大澤酒后亂性,玷污了歡雪,讓其不得不嫁給自己。

結果婚后沒多久,大澤一次喝醉說漏了嘴,原來將程瞎子弄失明,就是他的陰謀,為的就是拆散二人。不止如此,程瞎子也并非自盡,是大澤所為。那日他去跟程瞎子要錢,可他實在拿不出來,便趁機勸弟弟戒賭,可他卻不聽,與程瞎子爆發了沖突,活活將其勒死,之后制造了自盡的假象,而這一切,剛好被前來給程瞎子送東西的歡雪看到了。

此事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歡雪再也忍無可忍,在程瞎子頭七這日,她下毒迷暈大澤,偽裝亡魂,之后將其拖到程瞎子上吊的地方,將大澤也吊死了。本以為天衣無縫,可在拉動繩子的時候,她的手被劃破了,她下意識地用手帕擦了擦,結果走的時候忘記把手帕帶走了,這才被族長發現了。不過族長沒有揭發她,而是將選擇留給了她自己。

三日后,失去一切的歡雪還是走進了縣衙,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并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