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黑狗半夜鉆進寡婦家,老漢暗中跟蹤,引出一樁慘案

里昂 2022/11/12

宋朝時期,邳州玉河村有個老木匠,人們都叫他吳老漢。吳老漢先天殘障,幼年被父母拋棄,長大后也沒有娶親,一直孤身一人。他是個熱心腸,鄰里間有什麼事他都會幫上一把,因此在村里很受敬重。

幾年前,吳老漢救下了一條快要餓死的黑狗,那黑狗頗通人性,被救下后就一直跟在吳老漢身邊,一人一狗互相陪伴,這讓吳老漢孤單的生活也多了幾分慰藉。

最近,玉河村的平靜被打破,村里流行起了一種怪病,得了病的人會日漸虛弱,最后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時日久了,還有不少人在昏睡中丟掉了性命。村里的人請了大夫來看,大夫卻說昏迷的人身體非常健康,看不出什麼毛病來。一時間,村子里人人自危,村民們都覺得一定是有妖怪作祟。

吳老漢也憂心忡忡,他不怕死,自覺到了這個歲數也已經活夠本了,他擔憂的是家里的黑狗。這幾年里,吳老漢幾乎是把黑狗當做自己的孩子來養,他怕如果自己死了,黑狗無人照料,恐怕又會淪落到餓死的地步。

這天半夜,吳老漢起來上廁所,卻發現黑狗從狗窩里跑了出來,往隔壁張寡婦家的方向去了。他遠遠看見黑狗人立而起,不知怎的竟打開了張寡婦家的大門,而后從門縫中鉆了進去。

張寡婦是幾年前搬到村子里來的,她模樣俊俏,性情風流,家門口經常有不同的男人來來往往,村里的女人都恨她恨得牙癢癢。

吳老漢見黑狗竟進了張寡婦家,心里不由得有了嘀咕,于是他悄悄跟了上去,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寡婦臥房里的燈亮著,吳老漢沒在院子里看到黑狗,反而聽到臥房中傳來了一男一女交談的聲音,女聲自然是張寡婦,男聲卻很陌生,不像是村子里的人。吳老漢想到村里的怪病,起了疑心,于是順著窗戶縫偷偷往屋里張望,這一看把他嚇得雙腿直哆嗦。

只見屋里燭光昏暗,張寡婦倚靠在床邊,黑狗站在臥房中央,口吐人言對張寡婦說:「我勸你就此收手。」

張寡婦聞言莞爾一笑,對黑狗說讓它不要擺出一副假正經的模樣,還篤定地說黑狗一定舍不得殺了自己。

話音未落,她從床上起身,原地一晃,竟然變成了一只有著黑黃色皮毛的動物。那動物長著一張熊臉,看起來猙獰可怖,但它嘴里卻發出了嬌滴滴的聲音,讓人聽著不由得感到一陣惡寒。

原來張寡婦是一只妖怪!

吳老漢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以免自己驚叫出聲。他悄悄往后退,等退出張寡婦的院子后開始往村口狂奔,他腦子里一片紛亂,只想著找人幫忙,卻一時也想不到要去找誰。

這時,一個道士出現在了村口,吳老漢看見他就像是看見了救星,上前緊緊拽著他的袖子,將剛剛自己看到的事情對道士和盤托出。

道士正是感受到村子里濃郁的妖氣,因此前來除妖的。他聽完吳老漢的話后,掐指算了算,而后隨著吳老漢到了張寡婦的家中。

此時,黑狗正與那熊臉妖怪打斗,黑狗處處留手,但那妖怪卻拼盡全力,將黑狗撓得遍體鱗傷,道士拿出一把桃木劍,趁妖怪不注意,將桃木劍將它死死釘在了地上。

黑狗見到吳老漢,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于是它也不再隱藏,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向吳老漢講了一遍。

原來,那熊臉妖怪是一只食夢妖,黑狗與它曾經是一對伴侶。

黑狗與食夢妖原本都是修行正統道術的妖怪,但是食夢妖覺得這樣修煉的速度太慢,于是走上了邪路。它利用自己入夢的能力,在吞食夢境的同時滅掉人身上的陽火,而后吸食人的精氣,這樣一來,它修為大漲,很快就化為了人形。

黑狗曾勸告食夢妖不要通過這種方式修煉,但是食夢妖置若罔聞。幾年前,兩只妖怪因為這件事起了糾紛,它們打了一架,最終,黑狗被食夢妖封印了修為,變成了一只普通黑狗,而食夢妖則元氣大傷,化作一名普通婦人住在了玉河村。

這些年,黑狗逐漸破除了封印,它看到村子里的怪病,便知道是食夢妖又出手了,于是想來阻止它,所以才有了吳老漢剛剛看到的那一幕。

聽完這番經過,吳老漢和道士唏噓不已。黑狗對食夢妖還有些留戀,但就在它想開口為食夢妖求情時,天上突然降下了一道雷劈在食夢妖身上,將它劈了個魂飛魄散。

道士看到這番情景感嘆道,想必是食夢妖做了太多惡事,上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降下了懲罰。

后來,村民們發現村里的怪病消失了,曾經昏迷的人也漸漸醒了過來,而村中的張寡婦突然不見了身影,村民們都猜測這病和張寡婦肯定有聯系,但是誰也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

黑狗此后也一直陪著吳老漢。吳老漢去世后,黑狗在靈堂上不眠不休嚎叫了三日,而后進了村后面的大山,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