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貨郎誤入黃泉路,亡母請他吃餛飩,懷中的紅皮香救了他

里昂 2023/01/18

宋朝時期,青牛山下有個名叫歷小刀的年輕人,他是個貨郎,平日里走南闖北,去過不少地方,見多識廣,靠著販賣各地的特產,掙到了不少錢,日子倒也富裕。

歷小刀早年喪父,家里只有一個老母親。歷母是個勞碌命,盡管家里的生活不錯,她還是推著小車,跑到鎮上賣餛飩。歷母的手藝很好,她的餛飩皮薄餡多,十分受歡迎。

可天有不測風云,歷小刀二十五歲那年,母親也因病離他而去。自那以后,除了清明和母親的忌日外,他幾乎不再回家,在外四處流浪,好想這樣才能讓心中的悲痛減輕一點。

這天,歷小刀乘船來到了南方的一個都市。干完活后,他跟幾個朋友到鎮上閑逛。鎮上有許多人擺攤,賣的東西也很稀奇古怪。就在這時,歷小刀注意到不遠處的角落里蜷縮著一個人,他披頭散發,身上的衣服也很奇怪,有些像南疆人,已有些像北蠻人,不過重點不在這,而是那人的攤位前,有一個十分吧精巧的香爐。

那香爐大概巴掌大小,里外都刻有十分奇怪的銘文,好像是小篆。歷小刀一眼就看出這香爐是個寶貝,便上前詢價。

攤主估計不認識這寶貝,也沒有漫天要價,加上歷小刀走南闖北這些年,砍價功夫一流,十分順利買下了這個香爐。臨走前,攤主又從懷里掏出一小包紅皮香,并聲稱這香是跟香爐配套的,用的時候一起用,只是最好不要在夜里或是墳前燒。

歷小刀聽后接過了那把紅皮香,那香很粗,看起來很像是用朱砂混著制成的,不過他并未放在心上。

很快又到了歷母的忌日,歷小刀暫時告別同伴,火急火燎趕回了家。由于路上出現一些狀況,當歷小刀趕到墳前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他跪在母親墳前,從包袱中拿出了自己買到的香爐,可準備上香的時候卻發現只剩下那個紅皮香了。

歷小刀沒多想,從懷里取出三根插在了香爐里。那紅皮香燃燒得很慢,且生成了一種淡淡的香味,歷小刀聞到后昏昏欲睡,不一會便倒在了墳前。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愣住了。他來到了一個陌生詭異的地方,這里像是白天,可天空卻是黑的,腳下的土地卻發著白光,而他的周圍,有許多路人,他們都朝著一個方向往前走,歷小刀跟幾人打招呼,卻發現他們十分呆滯,像是沒有思想的肉體一般。

歷小刀沒辦法,便跟著他們一起走。很快,他們就抵達了第一個目的地,惡狗村,很多人都被突然竄出的惡狗給拖走了,歷小刀加快速度,順利沖了出去,可緊接著映入其眼簾的便是「黃泉路」三個大字。

歷小刀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誤入地府了,這黃泉路可是死人走的地方,他一個活人怎麼能過。就在他進退兩難之際,卻忽然看到了在路口的位置,有個熟悉的身影,那竟是自己死去的母親。

神奇的是,歷母在黃泉路前也經營著一個餛飩攤,生意還特別好,她忙得不可開交。再見母親,歷小刀激動無比,哭著沖上前,大聲呼喊自己的母親。

可奇怪的是,歷母好像不認識他了,聽到他的聲音后,只是抬頭對著他笑了笑,便繼續埋頭忙活去了。歷小刀見狀心中百感交集,他不知所措蹲在攤位前,哭了起來。

過了沒一會,歷母緩緩走到其面前,遞給他一碗餛飩,說是要請他吃,并笑著坐在了其身旁。歷小刀還以為她認出了自己,結果一問才知道并不是。歷母表示,自己死后,閻羅王看中了她的手藝,允許她在黃泉路上擺攤,讓離開的鬼魂再吃最后一頓飽飯。只是歷母已經記不起曾經的事情了,不過現在的她過得很開心。她告訴歷小刀,自己生前做餛飩,其實是在等一個很重要的人回來吃,不過是誰,她已經不記得了。

言罷,歷母便起身繼續忙活,可歷小刀已經淚流滿面。就在他準備吃下面前那碗餛飩的時候,胸口的位置卻忽然傳來一陣灼熱感,他掀開衣服一看,三根燃燒的紅皮香竟貼在自己的皮膚上,他被灼燒得難受,只好先放下餛飩。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兩個陰差注意到了歷小刀,并發現了他的不同之處,立馬朝他沖了過來,歷小刀嚇壞了,千鈞一發之際,他看到胸前那三根紅皮香燒光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回到了凡間。

此時天已經大亮,看著面前香爐,歷小刀這才意識到,自己這是走陰了,看來通過這香爐和紅皮香,能夠做到走陰。至于母親遞給自己的餛飩,那畢竟是死人吃的東西,好在紅皮香提醒了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自那以后,每年母親忌日,歷小刀都會用那個香爐和紅皮香走陰,去黃泉路上看望母親。母親每次都會請他吃餛飩,只可惜他再也吃不著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