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富少欺辱啞巴丫鬟,半夜拽她進屋,妻子卻躲在門外偷看

里昂 2022/11/12

故事發生在清朝乾隆年間,蓮溪有一戶姓程的人家,程家老爺是個腰纏萬貫的富豪,在當地頗有威望,他膝下育有一子,喚作程放。

作為家中獨子,程放從小就備受寵愛,可他是個早產兒,身子骨極弱,且長得又矮又瘦,反倒像個小女孩。正因如此,與其同齡之人經常欺辱他,他也因此變得十分孤僻,長大后為了保護自己,他的性格愈發刻薄、惡劣。

可能是不想讓別人嘲笑自己,程放變得風流不羈,好色成性,整日流連青樓,夜不歸宿。程老爺子對此十分擔心,可規勸多次無果。

直到程放二十五歲那年,程老爺托媒人給他說了一門不錯的親事。女方名叫莉莉,也出身大戶人家,跟程放也算門當戶對,唯一不足的是,莉莉個頭很高,足足比程放高了一個頭,兩人站在一起實在不搭。

程放自小自卑慣了,因此婚后一直不敢與莉莉同房,甚至不愿與其一同出門,還總是對莉莉的身高冷嘲熱諷。莉莉對此十分心痛,經常在夜里暗自啜泣。

程老爺子發現后,只好安慰兒媳,并將程放的情況如實告知。莉莉也算善解人意,明白一切后,便開始想方設法卸下丈夫身上的「刺甲」,只可惜一直沒能成功。而程放的朋友,也經常嘲笑他與妻子的身高差,還說他肯定是個怕老婆的主。

為了不讓別人看不起,程放不惜在外人面前大罵莉莉,甚至對其拳打腳踢,夜里也常常不著家。

直到這天傍晚,喝醉酒的程放回到家,剛走到門口,就被一道忽然出現的白影嚇了一跳,他停下腳步,一臉緊張道:「誰,是誰在那!」

可那白影卻愣在原地,只發出了咿咿呀呀的低鳴聲,仿佛在解釋什麼。程放一臉疑惑,好在妻子莉莉從房中走出,解釋道:「丈夫不必驚慌,她名叫小柔,是母親從娘家給我送來的貼身丫鬟!」

原來,是莉莉的母親得知了女兒的情況,擔心女兒吃不好穿不暖,便特意將家中最得意的丫鬟送到了程府,照顧女兒的衣食起居。不過小柔是個啞巴,除了能發出輕微的嗓音外,根本沒法說話。

程放聽后點了點頭,隨即走上前,并看清了小柔的相貌。小柔看起來十六七歲的樣子,模樣精致可愛,小巧玲瓏,甚至比程放還要低一些,尤其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看了便心生憐愛。

可能是小柔的模樣,激起了程放從未有過的保護欲,他竟然對小柔一見鐘情了。其實相比之下,莉莉更為出眾,只可惜身高的問題,讓程放一直難以樹立起信心,反倒是弱小的小柔,更好掌握,只是一瞬間,程放甚至動了將其納為小妾的想法。

看到丈夫貪婪的眼神,一旁的莉莉眼神微變,連忙吩咐小柔回房歇息。可程放看中的人,哪有那麼輕易逃脫。之后幾日,程放總是背著莉莉去找小柔,并對她動手動腳,面對他的欺辱,小柔只能盡力反抗,加上她沒法出聲,根本不能呼救。

直到這天夜里,程放見時機成熟,便直接將小柔給拽進了房間當中,甚至承諾事后就將其納為小妾。殊不知,這一切都被躲在暗處的莉莉看了個真切,奇怪的是,莉莉并未上前阻攔,反而躲在門外偷看,并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就在程放吹滅蠟燭,欲行不軌之際,躺在床上的小柔卻忽然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從床上翻滾坐起,并背對著程放。與此同時,屋內忽然傳來了一陣凄厲的怪笑聲,不等程放反應過來,小柔便沖到了其面前,詭異的是,小柔的臉變成了一團漿糊,五官全都消失不見了,甚至還有白色的粘稠物不停往下滴。

與此同時,小柔竟發出了聲音:「少爺既然如此喜歡我,那就跟我走吧!」

言罷,她便瘋狂地撲向了程放,此刻的程放已經被嚇破了膽,愣在原地直冒冷汗,完全忘記了躲閃。千鈞一發之際,妻子莉莉沖了進來,一下撞飛了小柔,并將程放護在身后,大聲呵斥面前的怪物。

程放見狀,心里涌出一股暖流,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不過很可惜,莉莉完全不是她的對手,很快就被小柔給打翻在地,眼看妻子就要遭此毒手,程放終于鼓起勇氣,上前擋在了妻子面前,并將其緊緊護在懷中。

不過下一秒,小柔的攻擊卻并沒有落下,當程放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小柔卻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他和昏迷的妻子,好在莉莉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并無大礙。

此事過后,程放終于放下了心中的成見,也不再關心別人的目光,與妻子和好如初,并相互扶持。他也能正視自己的不足,并及時改正,而不是一味地掩蓋和自我欺騙,這讓程老爺和莉莉都十分欣慰。

眨眼間十多年過去了,程放已成為了程家家主,并與妻子生下了三個健康的兒子。一天夜里,莉莉領著一個熟悉的人走進了房間,正是當年變成怪物并失蹤的小柔。

原來,當年的一切都是莉莉與小柔所設計的一場戲,小柔不是啞巴,那天夜里她只是將一些面糊糊在了臉上,假裝成了怪物,為的就是喚醒程放心中的勇敢,幫助其改變,好在事情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倒也沒有讓二人的苦心白費。

得知真相后,程放無奈地笑了笑,隨即上前與妻子緊緊相擁,久久不愿分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