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男子心善救白蛇一命,白蛇多年后仍不忘恩情,鼎力相幫

里昂 2022/11/22

故事發生在北宋建隆年間,在汪清縣有一木匠名叫李正,李正是個孤兒,早年間因一場意外事故,李正的父母雙雙身亡了。

幸得縣上一位老木匠可憐李正,于是便認下李正為干兒子,并傳授李正木匠技藝,讓李正也能有一技之長,以后有口飯吃。

老木匠名叫徐三,大家都叫他為徐阿公。

徐阿公年輕時在媒婆的介紹下,他迎娶了縣上王鐵匠的女兒王香。

和王香成親后,徐阿公對于王香很是疼愛,平日里對于王香很是維護。

一年后王香就懷有了身孕,眼看自己馬上就能當父親了,徐阿公心里很是高興。

為怕妻子出現意外,自妻子懷有身孕后,徐阿公對于王香可謂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可雖然徐阿公對于王香的照顧是無微不至,但不幸之事還是發生了。

記得在那個雨夜,王香突然肚子疼,徐阿公見此也知道娘子馬上就要生了,于是便急忙跑去請穩婆。

可由于雨天路滑,再加上徐阿公由于心急,所以跑得很快的徐阿公一不小心就狠狠地摔了一跤。

摔倒在地的徐阿公顧不上疼痛,一瘸一拐地就往穩婆家里跑去。

過了好一會后,徐阿公終于把穩婆給請到了家里,可此時王香已經因為難產死去了,連他那未出世的孩子也死了。

見此情景,徐阿公一時承受不住,直接就暈了過去。

等徐阿公再次醒來之時已是第二天晚上,此時的他已是滿頭白發,且此時他也才知道他的腿昨夜就被摔斷了,且已經醫治不好了,以后的他將會是個瘸子。

顧不得腿上的疼痛,徐阿公在眾人的攙扶下走到了大廳,看著大廳里掛著的白布,徐阿公雖然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但他的嘴角卻溢出了鮮血。

因為鄉鄰們怕徐阿公看到王香后再次承受不住,于是在徐阿公昏睡之時,鄉鄰們就已經為徐阿公操辦起了王香及其孩子的后事,將王香母子給入土為安了。

雖然徐阿公那時才二十一歲,但因為已經有了一頭白發,很像是一個老頭,所以自此開始,大家就都叫他為徐阿公

而此后變成瘸子的徐阿公也未再另娶他人,因為看著徐阿公才二十一歲的年紀,卻已然是滿頭白發,所以也沒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給他。

自妻子和孩子去世后,徐阿公也曾想過一死了之,但每次都被附近鄉鄰給發現,然后將他救了回來。

據說后來徐阿公好好開始生活是因為徐阿公有天晚上夢見了王香,在夢里,王香呵斥徐阿公,讓徐阿公自己在世上好好生活,她會和孩子在地府等著百年之后的徐阿公。

至此之后,徐阿公一改之前尋死的想法,開始好好獨自生活,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這天徐阿公受邀去鄰縣幫一戶人家蓋房子,在趕路途中,徐阿公在路邊見到一條受傷的白蛇,只見白蛇全身都有傷痕,且那些傷痕很像是被火所燒的。

心有不忍的徐阿公見此便蹲下身看著白蛇說道:「都說白蛇有靈,如果你能聽懂我說的話,那你就好好趴著不要動,我給你治傷。」

說完,徐阿公就從自己懷里掏出了一個瓶子,然后把瓶子里的白色粉末往白蛇的受傷處倒了上去。

不知白蛇是因聽懂了徐阿公的話,并選擇了相信徐阿公,還是因為白蛇已經無力動彈,所以才沒有動。

反正徐阿公給白蛇上藥之時,白蛇全程都未曾對徐阿公發起過攻擊。

等幫白蛇上完藥后,徐阿公這才離去,繼續趕路前往鄰縣幫忙干活。

幾日后,有天深夜,徐阿公正欲要休息,卻聽見門外有人敲門。

徐阿公出去開門一看,只見門外正站著一位妙齡女子,手里還拎著一只野兔,正當徐阿公疑惑之時,女子對徐阿公行了一禮后開口說道:「恩人,你不要害怕,我正是前幾日你所施救的白蛇,那日我正渡劫,不料卻因自身修行不夠,所以渡劫失敗了,多虧有恩人出手相助,救了小白一命,所以小白今夜是特來感謝恩人的。」

聽到這話,徐阿公雖心里很是激動,也有點害怕,不過他很快也就釋然了,然后就把小白給邀請進了門。

此后的日子里,小白沒事就會拎著自己捕捉到的野味前來看望徐阿公,然后和徐阿公聊聊天。

但為了避免給徐阿公招來閑話,小白每次前來找徐阿公都是隱身前來的,除了徐阿公外,并沒有任何一人能看到小白。

話說李正這邊,在跟徐阿公學習了木匠技藝的李正,由于學藝期間很刻苦,且李正也有這方面的天賦,所以李正沒多久就出師了。

李正出師后,徐阿公就把李正趕走了,讓李正以后都不要來了,讓李正自己接活干。

面對徐阿公此舉,李正剛開始很是不解,還以為是自己哪里做錯了,于是便一直祈求徐阿公的原諒。

但后來李正明白了,師傅這是想讓他自立門戶,畢竟如果他繼續和師傅在一起干活,那無論他干得有多好,別人照樣也會把功全歸到師傅身上。

自立門戶的李正由于手藝很精湛,再加上李正為人心善,所以有很多人都喜歡找他干活。

在李正的努力下,李正的生活開始慢慢變好,且還新蓋起了兩間小房。

李正在十九歲那年,經媒婆介紹,他迎娶了縣上陳老頭的女兒陳香。

陳香長得很漂亮,所以上陳家向陳香提親的人可謂是絡繹不絕,但陳香一個都沒看上,反而偏偏看上了李正。

在嫁給李正后,陳香極為賢惠,不但每日把家里照顧得井井有條,且有空之余還會幫李正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兩人結婚一年后,陳香就為李正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為李靜。

李靜長得很漂亮,自小就是個美人坯子,且李靜還很聰慧。

一晃眼時間就過去了十六年,李靜也長成了一個大姑娘。

對于李靜,李正和陳香可謂是疼愛得很,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這天不遠處的華云寺舉辦廟會,李正和陳香都想帶李靜去拜拜,然后為李靜求一張護身符。

相傳華云寺的白云方丈可是位得道高僧,他自小就已經遁入空門修行了,所以平日里上華云寺拜佛的香客可不少。

再加上由于最近一直發生失蹤少女案,所以上華云寺拜佛的人就更多了,個個都祈求佛祖能保佑自家的女兒。

可由于華云寺此次辦的廟會很盛大,所以來的人也很多,以至于李正和陳香沒一會就把陳靜給弄丟了。

女兒不見后,李正和陳香很是著急,一直在華云寺不斷尋找。

可找了很久,卻關于李靜的任何一點消息都沒找到。

兩人找了一整天,仍舊找不到李靜,最后無奈之下,兩人只能先行回去。

回家后,陳香極為內疚地說道:「相公,現在怎麼辦?靜兒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啊。」

「唉,該找的地方,我都已經全找過了,不過此次在華云寺丟失的少女很多,我相信官府的人也一定會很重視的。」李正無奈地說道。

「這兩年以來,失蹤的少女那麼多,官府的人找了多久,卻一個都沒找到,我已經不相信他們了,可我實在想不到,為什麼大部分失蹤的少女都是在華云寺丟的呢?難道佛祖就不保佑嗎?」陳香流著眼淚哭訴說道。

一聽這話,李正仿佛想到了什麼,驚訝地說道:「對啊,我怎麼沒想起來呢,近兩年失蹤的少女大部分都是在華云寺,還有一些就算不是在華云寺失蹤,但細想起來,失蹤的少女也和華云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娘子,你先在家好好休息一會,我現在就上華云寺看看。」說完李正就走了。

可不料李正剛到華云寺廟門口,就被華云寺的守門僧給攔住了,然后一臉嚴肅地對李正說道:「施主,華云寺深夜不接待,這是華云寺的規矩,要是施主想上香,那就煩請施主明日再來吧。」

李正見此就各種和守門僧好說歹說,甚至還悄悄給守門僧塞了一些銀兩,可即使如此,守門僧還是不愿放李正進寺。

離開華云寺后,李正越想越不甘心,于是便悄悄折返,然后從后山怕了進去。

由于白云寺的后山圍墻很矮,所以李正很輕易地就爬了上去。

可正當李正想要繼續找尋李靜的下落時,卻聽到了一旁的屋子里有少女們的哭訴說。

李正悄悄爬過去一看,只見一間屋子里關有很多少女,且那些少女都是最近失蹤的少女,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女兒李靜。

這時只見白云方丈正站在一旁,其身后還站著兩名和尚,白云方丈走到一群少女的身旁,隨便拉起一名少女就拖了出去。

看著眼前的少女們,白云方丈一臉淫笑地說道:「姑娘們,你們不要想著逃,你們被我們囚禁到這里了,那你們就再也沒有任何一點能逃跑的機會,識相的,你們就好好伺候好我,然后再伺候我那些師兄弟們,把我們都伺候好了,我就把你們給放回家,不然你們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說完他就一把拉起剛剛拖出來的少女,然后一臉淫笑地看著少女問道:「小娘子,剛剛我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吧,現在就是你做選擇的時候了,你愿不愿意伺候我啊?」

少女很明顯是個剛烈之人,看著白云方丈惡狠狠地說道:「呸,你個不知羞的老禿驢,我就是死,也不會隨了你的愿。」說完還一腳往白云方丈踢去。

面對少女突如其來的一腳,白云方丈很輕易地就躲開了,然后一手就往少女的脖頸處抓去。

只見白云方丈一用力,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少女就倒在了地上,嘴角還溢出了鮮血。

看了眼地上的少女,白云方丈又抬頭看著一旁的眾多女孩說道:「她的下場你們都看到了吧,不愿意伺候我的就是這個下場,我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能把我伺候好了,我就肯定會放你們回家。」

說完又走上前去,然后從人群中又拉出一名少女,看著少女問道:「你呢,你愿不愿意伺候我的?」

少女被嚇得花容失色,看了眼地上慘死的女孩,少女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然后輕輕應了一聲「嗯」。

見女孩心甘情愿伺候自己,白云方丈很是開心,拉著女孩就走向了另一旁的房間。

不一會,屋里就傳來了女孩的慘叫,再過一會之后,女孩就被白云方丈給殺死了。

偷看在一旁的李正心里極其憤怒,因為他實在想不到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邪惡歹毒之人,而且自己的女兒還在其中。

李正也曾想要沖下去解救那些女孩,但最終理性還是讓他冷靜了下來,因為他知道,自己沖下去根本就斗不過白云方丈,且那些女孩的下場也只會更加凄慘而已。

冷靜下來后,李正立馬就往縣衙跑去,不料在經過村子時卻遇見了徐阿公。

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徐阿公便在李正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然后讓李正趕快去報官。

不一會后,李正就氣喘吁吁地跑到了徐阿公家,在徐阿公身旁還站著李正的妻子陳香。

陳香換上了鮮亮的衣服,臉上也抹了胭脂水粉,因為陳香本就長得很好看,如今經過一番打扮后,陳香更是美得讓人驚艷,一行一動之間都攝人心魄。

看著眼前的妻子,李正輕聲說道:「娘子,那我們就出發吧,我怕晚了靜兒會遭遇不測。」

聽到這話,陳香羞紅著臉低下頭輕聲說道:「嗯,那我們就走吧相公,我等下就去勾引那花和尚。」

兩人向徐阿公辭別后就匆忙往華云寺趕去,等到了華云寺的廟門前不遠處,李正就悄悄走開了,留下陳香一人繼續前行。

來到廟門前,陳香先是對守門僧行了一禮,然后對守門僧說道:「小師傅,我女兒今日失蹤了,我心里實在放心不下,所以想前來拜一下佛祖,求佛祖保佑我女兒,不知道可不可以?」

看著眼前的陳香,守門僧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開心,然后就只見守門僧對陳香說道:「哦,既然如此,那施主你就進來吧,施主,請隨我來。」說完就提著燈籠走在前面引路。

躲在一旁的李正看到陳香被守門僧帶進去了,心里很是開心,于是便悄悄從后山爬進了華云寺。

把陳香帶到大殿后,守門僧以自己還要守夜為由,于是就離去了。

陳香剛跪拜佛祖沒一會,白云方丈就走了進來,看著眼前美貌的婦人,白云方丈心里掀起了一片漣漪。

等陳香拜完佛祖后,只見白云方丈就走上前雙手合十說道:「施主,你來所求之事我已知曉了,老衲心念你不易,所以想單獨再為施主你做一場法事,以求你女兒早日平安歸來,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是真的嗎?那真要感謝方丈你的大恩大德了,如果我女兒真能平安歸來,我一定會帶她再次前來華云寺還愿,感恩方丈你的恩情。」陳香聽到白云方丈的話后激動地說道。

聽到這話,白云方丈一臉慈祥地笑著說道:「無妨,以人為善乃是我出家之人的本分,施主請跟我來。」說完白云方丈就走在了前面帶路,而陳香見此則立馬跟了上去。

見自己妻子被白云方丈帶走了,李正心里很是激動,暗暗說道:「這花和尚終于上鉤了。」

不一會,陳香就被帶到了那些少女被關押的地方,而在此,陳香也見到了自己的女兒。

見到女兒安然無恙后,陳香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可李靜見到陳香后卻哭著跑了上來,然后讓陳香趕快走,說這里危險。

見陳香居然是李靜的母親,白云方丈更是激動,此時也不再偽裝了,一臉猥瑣地笑著說道:「施主,看你也不明白了,那我就不瞞著你了,你肯定也想要帶你女兒回家吧,既然如此,你就好好伺候老衲一番,要是把老衲伺候好了,你就可以帶你女兒一同回家了。」

陳香把李靜拉到一旁,安慰李靜說道:「乖女兒,你不要怕啊,娘親在這里,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你等娘親一會。」

說完陳香就向白云方丈走了過去,然后說道:「死禿驢,幾十年前,我渡劫前夕,你無緣無故對我出手,傷了我的道行,令我渡劫失敗,要不是有恩人相助,我恐怕早已丟失性命,我后來成功渡劫后,本想饒你一命,不想手上沾有因果,不料你卻不知悔改,逼良為娼不說,還殘害了多條性命,今日我饒你不得。」

說完陳香轉身一變就變成了一條大白蛇,張開血盆大口就把白云方丈給吞了下來。

把白云方丈吞進肚子里后,白蛇就變回了陳香的樣子,只見陳香大手一揮,就把所有在場之人對于剛剛的記憶全部消除了。

但趴在屋檐上的李正可把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里,而他的記憶也沒有被消除。

做完這一切后,陳香看了一眼眾人,隨后就消失了。

而此時當地縣令也帶人趕了過來,把所有失蹤女子全都救了出去。

而李正此時也跑了過來,把李靜認領回家了。

兩人回到家后,只見陳香此時正昏睡在家里呢。

原來那時李正在報案途中遇見了徐阿公,并把事情告知了徐阿公后,徐阿公心里立馬就有了對策。

趁著李正去報官的時候,徐阿公就用特殊的方法叫來了白蛇,然后請求白蛇能夠出手救那些女孩。

白蛇本就心善,面對徐阿公的請求立馬就同意了,且她也和白云方丈有私仇。

所以剛剛前去華云寺之人并不是真的陳香,而是由白蛇所變的陳香。

后來,華云寺的那些僧人,只要和此次案件有關聯之人全都被抓了,剩下一些無關的僧人得知此事后,為了不被牽連,也早就已經跑路了。

而白蛇因犯了殺生的因果,則繼續回深山修行去了。

結言:佛像之人不著于相,只著于心,萬般菩提皆于虛,塵心一顆則渡人。

萬事皆有因果循環之報,種何因就會得何果,所以人生在世,應當與人為善,與己為善,如此方得善終,放得大道。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