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少女出嫁當日,被白蛇拖上山,四年后她抱著仨孩子回家

里昂 2022/11/17

明朝時期,并州有個名叫玉娟的女子,她生得花容月貌,性格活潑嬌憨,村中有許多小伙喜歡她,還有人到她家中提親,可這些親事都被玉娟拒絕了。

從玉娟懂事開始,她的父母便告訴她,她剛出生不久,便定下了一門娃娃親,等玉娟十八歲那年,她的未婚夫便會來接她成親。玉娟牢牢記著父母的話,一直等待著未婚夫前來迎娶她。

這日,鎮上的富戶劉員外到玉娟的村子里收租,他看到玉娟后,驚為天人,當即便去到了玉娟的家中提親,有意讓玉娟做他的第二十三房小妾。玉娟的父親李老漢堅決不同意這門親事,自此,玉娟一家便被劉員外記恨上了。

不久后,李老漢外出做工,被人打斷了腿,緊接著,他們家地里的莊稼一夜之間全被拔了,這天晚上,玉娟一晚沒睡。

第二天,玉娟紅著兩只眼睛找上了劉員外。看著劉員外得意的表情,玉娟咬牙說道:「我自愿嫁給你,但是我有幾個條件,你要給我父親治病,把我家的田地重新種好,我還有不到一個月便滿十八了,我要在我十八歲當天再出嫁。」

劉員外見玉娟主動找他服軟,心里正痛快著,因此,聽到玉娟提出的條件后,他想也不想地答應了下來。

李老漢得知這件事后,立刻拖著瘸腿起身,要去找劉員外取消婚事。玉娟哭著將父親攔了下來,她說道:「劉員外家大勢大,我們斗不過他,爹,就這樣吧,就當我與我那素未謀面的未婚夫有緣無份,算是我對不起他。」

李老漢聞言,恨恨捶床,他的背陡然佝僂了起來,看著一下子老了好幾歲。從那天以后,李老漢天天拄著拐杖上山,而后唉聲嘆氣地回家,也不知在做些什麼。

很快,到了玉娟出嫁的日子,她穿著一身火紅的嫁衣,含淚向父母磕頭作別,而后上了花轎。

劉員外為了表示對玉娟的重視,親自前來迎親,他騎著馬,帶著一隊人抬著花轎吹吹打打地往鎮子上走。在路過村子的后山時,一陣陰風呼嘯而過,掀起的風沙迷了不少人的眼睛,待風止住后,眾人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十幾丈長的白色大蛇。

眾人被嚇得四處逃竄,生怕晚一步便會被白蛇吞吃,劉員外驚慌之下,從馬背上摔落,當場暈了過去。白蛇看了四散的眾人一眼,并沒有追趕,它用蛇尾拖住花轎,將花轎連同里面的玉娟一起拖上了山。

轉眼間,四年過去了,村民們提起玉娟出嫁當天的事情還是會嘖嘖稱奇。

這日,一輛豪華的馬車停在了李老漢的家門前,村民們好奇地圍在馬車旁,發現從馬車上下來的竟是在四年前失蹤的玉娟,她懷里還抱著三個孩子,三個孩子看著一般大小,兩男一女,都長得玉雪可愛。

玉娟剛站穩腳步,一個俊逸非凡的男子也從馬車上下來了,他還順手接過了玉娟懷里的孩子。面對村民們好奇地打量,玉娟微微一笑,說四年前她有了一番奇遇,她身邊的人正是她的丈夫。說完,玉娟便拉著丈夫進了家門,將村民們好奇的目光隔絕在了大門外。

李老漢夫妻倆聽到動靜,連忙出來查探,待看到玉娟一家五口時,他們忍不住老淚縱橫,玉娟連忙上前抱住父母,輕聲安慰他們,過了好一會兒,他們倆的情緒才穩定了下來。

眾人在客廳坐定,玉娟跪在李老漢夫妻面前,對他們磕了一個響頭,她說她已經得知了她的身世,感謝父親和母親這麼多年來的養育之恩。

李老漢嘆了一口氣,伸手將玉娟扶了起來,玉娟依偎在父母身邊,將這四年里發生的事情向父母講了一遍。

當初,玉娟被白蛇拖上了山,她躲在花轎中瑟瑟發抖,滿腦子想著吾命休矣,不料,花轎被放定后,前來掀開轎簾的竟是一個俊逸的男子,那男子自稱水若寒,他說他是剛剛那條白蛇,也是玉娟的未婚夫。經過水若寒的講述,玉娟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玉娟并不是李老漢的孩子,準確來說,李老漢其實是玉娟的舅舅。

當初,玉娟的母親和一只蛇妖相愛,而后,她生下了玉娟這個半人半妖的孩子。玉娟在十八歲前能一直保持人身,在十八歲以后,則會變成一條像她父親一樣的青色蟒蛇。為了平衡玉娟體內的血脈,玉娟的父親為她定下了水若寒做未婚夫。

在玉娟還是個嬰孩時,她的父母被一個邪道殺害,玉娟的舅舅李老漢收養了她,并悉心將她教養長大。

李老漢知道玉娟婚約的事情,在玉娟被迫嫁給劉員外時,他常常獨自上山,便是在尋找玉娟的婚約對象。他一直沒找到水若寒,于是他便在山間所有能刻字的地方都留了字,水若寒正是看到了李老漢留下的字,才趕忙下山,攔住了接親的隊伍,將玉娟帶回了山上。

玉娟花了很長時間來消化這段經過,在此期間,水若寒一直默默陪伴在她的身邊。后來,玉娟接受了水若寒,他們在山上成了親,并生下了三胞胎。

由于山上的時間和山下的時間過得不一樣,玉娟從懷胎到生子,在山上只花了半年,等她帶著孩子回來探望父母時,才發現距離她被水若寒帶上山,已經過去了四年。

聽到這里,李老漢夫妻倆感嘆不已。玉娟在家中住了一個多月,在此期間,她聽說,劉員外在四年前墜馬,他當時昏了過去,等再醒來時,他的半邊身體便不能動了,他的正妻和小妾見狀,卷了他的錢財跑路,劉員外最后生生餓死在了家中。

后來,玉娟帶著父母一起去了山上,從此,村中的人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