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木匠放生白蛇,當夜白蛇托夢送他蛇蛻:小心你寡嫂

里昂 2022/11/12

宋朝時期,順昌東陽村有個名叫宋樸誠的木匠,他為人忠厚,正直善良,遇到有困難的人總是會主動幫上一把。

宋樸誠的父母早逝,他的哥哥將他撫養長大。幾年前,他的哥哥因意外去世,留下寡嫂李氏孤身一人。李氏五官秀美,身姿窈窕,丈夫死后,有許多人向她求親,但她沒有改嫁,而是選擇留在宋家為丈夫守節。

宋樸誠很敬重寡嫂,李氏也是個很有分寸的人,兩人之間相處得很是融洽。

這天,宋樸誠到鎮上做工,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一個人手中提溜了一條白蛇,口中言說要將它帶回家煮蛇湯喝。宋樸誠見白蛇默默垂淚,不由得起了憐憫之心,他上前將白蛇買了下來,而后在山林間將它放生了。

當晚,宋樸誠竟然在夢中又看到了那條白蛇,它變得很大,有十幾丈長,水缸般粗細。白蛇將自己的蛇蛻送給了宋樸誠,而后口吐人言道,「將我的蛇蛻穿在身上,小心你寡嫂!」說完它便將宋樸誠推出了夢境。

宋樸誠夢中驚醒,發現外面天還黑著,而自己的身邊放著蛇蛻。他思來想去,還是按照夢中白蛇的交待,將蛇蛻貼身套在了身上。

宋樸誠躺在床上,正想著白蛇為什麼要提醒自己小心寡嫂,這時,他突然聽到窗戶的方向傳來了「吱呀」一聲響,而后便有什麼東西砸到了自己的身上。

宋樸誠以為家里進了小賊,于是躺下按兵不動,只悄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往自己身上剛剛被砸到的地方看去。他看見自己身上的衣服被腐蝕出了一個大洞,若不是蛇皮護住了他的身體,恐怕他身上的皮肉也會被腐蝕掉。

就在宋樸誠吃驚時,他的房間門突然被推開了,寡嫂李氏進到了房中。宋樸誠想到白蛇的話,暗暗起了警惕心。

李氏來到宋樸誠的床前,口中「咦」了一聲,像是在奇怪宋樸誠身上為什麼沒有傷口,而后便附身朝宋樸誠逼近,宋樸誠感受到噴在自己臉上的鼻息,連忙翻身坐起。

李氏被突然起身的宋樸誠嚇得往后退了一步,待她反應過來后,便露出了猙獰的表情,而后竟開始朝著宋樸誠吐口水。

隨著她的口水落在宋樸誠身上,宋樸誠的衣服發出了滋滋啦啦的聲響,這時,宋樸誠知道剛剛落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麼了,他同時也確認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寡嫂李氏,而是一只妖怪。

妖怪的口水雖然傷害不了宋樸誠,但很快就讓他的衣服變得破爛不堪,也讓他貼身穿著的蛇蛻露了出來。

妖怪看見蛇蛻猛地后退了一步,而后便像是被驚嚇到了似的,轉身就想跑,結果它剛轉身,就在宋樸誠房間門口看見了一條白色的大蛇。

白蛇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妖怪咆哮了一聲,那妖怪頓時委頓在原地,變成了一只癩蛤蟆。那癩蛤蟆有三尺多長,頭上纏著布巾,腳上穿著鞋子,身上則披著李氏的衣服。白蛇往前一撲,將癩蛤蟆吃下了肚。

宋樸誠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他盯著白蛇看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匆匆跑到了寡嫂李氏的房間。李氏的房間中并沒有人,宋樸誠遍尋一圈,最后在李氏房間的床下發現了一堆白骨。

白蛇在吞吃了癩蛤蟆后,便一直跟在宋樸誠身后,它見宋樸誠對著李氏的骸骨發愣,便主動出聲,將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向宋樸誠講了一遍。

白蛇說,白天里宋樸誠救下它時,它便覺得宋樸誠身上有一股很熟悉的妖氣,經過冥思苦想,它終于想起那妖氣屬于山上的癩蛤蟆精。癩蛤蟆精沒有什麼大本事,唯獨它的毒液是害人的利器,它最喜歡用帶毒的口水將獵物腐蝕至死,而后一點點將獵物啃食。

想到這點后,白蛇連忙給宋樸誠托了夢,并在夢中將自己的蛇蛻送給他,以抵御癩蛤蟆精的唾液,后來,它因為放心不下,又循著氣味來到了宋樸誠的家中,直接將癩蛤蟆吞吃,以絕后患。

白蛇還說,估計李氏早就被癩蛤蟆精盯上了,癩蛤蟆精先將她害死吃掉,而后化成她的模樣待在家中,想趁此機會將宋樸誠也吃掉。

聽完這番經過,宋樸誠對癩蛤蟆精更是恨得牙癢癢,白蛇對他說,自己將癩蛤蟆精的身體連帶妖魂一起吞吃了,它不會再有轉世投胎的機會了。聽到這話,宋樸誠才覺得稍稍解氣。

后來,宋樸誠將寡嫂安葬,白蛇看他一人太過孤單,便問宋樸誠愿不愿意跟它一起到山上生活,一人一妖也能相互陪伴。宋樸誠沉思過后,隨著白蛇一起上了山,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幾十年后,有人在山中打柴時迷了路,幸好遇到了一個青年人指路,他才順利從山上下來,回到村中后,他將這件事講給眾人聽,有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說,他口中描述的青年像是以前村中的一個叫宋樸誠的木匠,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宋樸誠依舊年輕,眾人聽了紛紛稱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