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枕蟲

里昂 2023/01/18

堯山下有個與世隔絕的小山村,最近,村里頗不平靜,許多人染上了怪病,一時間,山村中變得死寂,家家戶戶都鎖緊門窗不敢出屋。這天,村東頭劉嬸家的大門突然被敲響了。

劉嬸把大門打開一條縫往外看,發現敲門的人是個眼生的老漢。老漢說他姓張,是個游方大夫,想在劉嬸家借宿一晚。劉嬸原本還有幾分警惕,一聽張老漢是個大夫,立刻把他迎進了家門。劉嬸的兒子二牛也生了怪病。

張老漢被劉嬸帶著到了二牛的床前,二牛目光呆滯地躺在床上,劉嬸趴在他耳邊大聲喊道:「兒啊,這是大夫,他給妳看病來了,妳要聽他的話。」

二牛像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頭子,他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大聲喊了句,「好。」

張老漢大聲詢問二牛最近有沒有吃過什麼不對勁的東西,但二牛的反應實在太慢,他的記憶力也很差,半天答不上半句話。無奈之下,張老漢只能轉頭詢問劉嬸,「他一直是這樣嗎?」

劉嬸擦了擦眼淚,說:「他以前是個健壯的小伙子,又機靈又聰明,但自從生了病之后,就變成現在這樣了。他開始的時候只是聽不太清,後來說話開始結巴,臉上經常做出奇怪的表情,又過了一段時間,他開始記不清東西,再後來,他就整日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村里像他這樣的孩子還有不少。」

張老漢深深蹙起了眉頭,他湊到二牛身邊仔細觀察,發現他的頭髮雖然干凈,但頭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他湊近一些,仔細看了看,又有了意料之外的發現。

「他的枕頭怎麼是濕的?」張老漢伸手捻了捻二牛頭下的枕頭,轉頭向劉嬸問道。

「他生病以來一直都是這樣,就算一天給他換八個十個枕頭,照樣也是濕的。可能是他出的汗太多了。」劉嬸回答說。

張老漢在心中暗暗搖了搖頭,二牛身上冰涼,根本不可能出汗。他退出二牛的房間,向劉嬸詢問前一陣村里有沒有發生什麼怪事。

「那倒沒有,」劉嬸想了想,開口說,「非要說的話,前一陣梅雨季,村里連續下了兩個多月的雨,一絲太陽也沒見著,往常的梅雨季都沒有這麼長。」

張老漢聽到這番話,想起曾經聽說過的一種病癥,心中有了猜測。他讓劉嬸在二牛的房間里給他支了一張床,說晚上他要守著二牛,要是他的猜測沒錯,可能第二天二牛就能恢復正常了。

在劉嬸欣喜不已地去支床時,張老漢從隨身的包袱里拿出了一個瓷瓶,他打開看了一眼,瓶里的黑色蟲子正焦躁地打著轉,見狀,他內心的猜測又肯定了幾分。晚上,他拿著瓷瓶進了二牛的房間。

半夜里,張老漢聽到二牛的床上傳來沙沙的聲響,像是有蟲子在爬行,他點起油燈,照亮二牛的臉,發現他的臉上有無數條凸起的痕跡,它們還在不停地蠕動,像是他的皮膚下藏著無數條小蟲。饒是張老漢心里有準備,見到這詭異的場景也不由得汗毛倒豎。

他拿出瓷瓶,把瓶口對準二牛的耳朵,黑色蟲子迫不及待地爬進了二牛的耳朵里,一陣咀嚼聲響起,二牛臉上蠕動著的東西漸漸停歇,又過了一會兒,黑蟲拖著比剛剛胖了一圈的身子爬回了瓷瓶中。見狀,張老漢徹底松了一口氣。

翌日一早,劉嬸看著恢復正常的二牛,激動萬分,對著張老漢就要跪下。張老漢趕忙把她扶了起來。想起之前劉嬸說村中還有其他人也得了怪病,張老漢干脆讓劉嬸把村中的人叫到一起,把這怪病的來由告訴了眾人。

「他們之所以會生病,是因為淋了雨之后沒有及時擦干身上的水,被一種叫枕蟲的靈蟲鉆進了耳朵,我以前聽過枕蟲的傳說,沒想到竟在這里親眼看到了。」

張老漢捋了捋胡須,接著說道:「枕蟲沒有身體,也沒有意識,它們聚攏成一群,漂浮在空中,遇到長期降雨的天氣,便會借著水汽進到人的身體里。它們之所以被叫做枕蟲,只因為它們要等到人入睡之后,再從人的耳朵里鉆入,它們的習性是只在晚上活躍。」

談到治病的方法,張老漢說,「我年輕時去過苗疆,得到了一條蟲王,前一晚,我發現枕蟲開始活動后,讓蟲王將枕蟲吞吃,二牛這才恢復正常。妳們放心,所有得病的人我都會一一診治。」

幾天后,張老漢醫治好了最后一個病人,村子里恢復了歡聲笑語。從病人的家里出來后,張老漢謝絕了村民們的挽留,提起行囊,又踏上了旅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