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寡婦被貓追,縣令枯井撈尸,縣令說:恬不知恥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明朝萬歷年間,萬青縣原縣令因貪贓枉法、草芥人命等罪名被朝廷羈押,于是便新派人到萬青縣任命縣令。

新縣令名為王松,為人剛正不阿、一身正氣,以清官自居。

王松到萬青縣后并不是第一時間就到縣衙任職,而是喬裝打扮一番后開始在街上游玩。

因為他的老師曾跟他說過,高高在上的官員一輩子都看不到民間疾苦,只有融入百姓,才能看到最真實的百姓生活。

喬裝成商人的王松走了一會,心里對于萬青縣的百姓生活也有了一個了解。

正當王松想要前去縣衙任職之時,卻見一群野貓在一條巷子里追著一名婦人跑。

王松見此自當不能坐視不理,畢竟他現在可是萬青縣的縣令,眼前的婦人乃是他管轄下的百姓。

拿起一旁的棍子,王松就把野貓給驅趕走了,并把婦人護送出了巷口。

出了巷口之后婦人就走了,兩人之間也并未有任何交流。

見婦人已安全離開,王松也不再多想,于是就想繼續往縣衙走去。

可不料他剛走沒多一會,就見前方的路口已被一群野貓所團團圍住,少說也有四五十只左右,他根本就過不了。

看著眼前的野貓,王松心里也很是害怕,畢竟他可是一個文官,根本就斗不過眼前這麼多只野貓。

想著退一步海闊天空,王松慢慢往后退了兩步,然后轉過身想要逃跑。

可當他轉過身,他才發現,原來后面的路也走不了了,因為后面的出口也被一群野貓給圍住了。

王松心想這群野貓也太記仇了,自己剛剛只不過是驅趕了一下他們而已,想不到他們現在就成群結隊來圍攻自己。

可王松轉念一想,自己可是堂堂的朝廷命官,要是被眼前的一群野貓給嚇唬住了,那以后還有何臉面見人。

想到這,王松壯了壯膽子呵斥道:「你們這是想干嘛?本官可是朝廷命官,要是爾等今日傷害到本官,本官定舉兵前來圍剿爾等。」

王松話音剛落,前面和后面的野貓全都齊齊跪了下來,眼里全都含著淚花,且前面幾只長得較大一點的野貓還「嗚嗚嗚」地哭出了聲音。

見此情形,王松仿佛想到了什麼,于是便語氣緩和地問道:「你們這是何意?你們可是有何冤屈需要本宮幫助?要是有冤屈,還請速速說來,本官定為你們做主。」

那群野貓聽到王松的話,眼淚掉的更急,哭的更是悲慘,連王松都被這情緒給傳染到了,不由自主地跟著掉了兩滴眼淚。

不過想到自己可是朝廷命官,王松緩了下情緒后再次問道:「你們可是有何冤屈嗎?要是你們需要本官的幫助,那本官定是義不容辭,但如若不是,那還請爾等讓開,不要誤了本官的事。」

野貓們聽到這話,紛紛站起身,然后往一旁的巷子口走去,一邊走還一邊朝著王松啼哭。

王松見此心里很是疑惑,這群野貓像是要向自己告狀,讓自己跟隨它們前去。

見此情形的王松雖心里很是不解,不過沉思了一下后,他還是跟了上去,他心里也想知道這群野貓究竟是想要向他告什麼狀。

就這樣,王松跟隨野貓們走了一會,就來到了一處老院子里。

只見院子里很是破舊,仿佛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的痕跡了。

夜貓們進到院子后,就全都圍著院子中的枯井趴著,然后全都哭了起來,哭得比剛剛還悲慘。

見此情形,王松心里也明白了,想必這群野貓帶自己前來就是為了眼前的這口枯井,那必然這口枯井里定有什麼蹊蹺。

定了定神,王松慢慢走上前往井里看去,可卻什麼都看不到,因為眼前的這口井乃是一口枯井,里面什麼都沒有。

但想起野貓的種種異常行為,王松心里很篤定這口井必然有名堂,不然的話眼前這群野貓不會如此。

但奈何自己只是一介文官而已,手無縛雞之力,根本就不能下井去仔細查看。

沉思了有一會后,王松對著眼前的野貓群抱拳說道:「我知道你們的意思了,但奈何我現在不能下井查看具體詳情,你們放心,我王松向你們許諾,我定會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說完王松就走了。

第二天,王松就帶著幾名衙役來到了枯井旁,可此時仍有很多只野貓守在一旁,深怕有人打擾到井中之物。

見到王松等人,守在枯井旁的野貓全都走到了一旁,把枯井讓了出來。

見此,王松也不再遲疑,讓幾名衙役做好防護后就爬了下去,一定要仔細查看井中究竟有何異物。

可不一會,井下的衙役就喊話道:「大人,這口井就是一口枯井而已,里面什麼都沒有啊。」

聽到手下的話,王松也遲疑起來,按道理來說,貓可是通靈之物,很有靈性,如果井下并無蹊蹺,那昨日野貓群也不會如此。

想到這,王松朝井底喊話道:「那井下定有蹊蹺,既然你看不到有何蹊蹺,那你就試著往下挖看看,我跟你說,井底肯定有問題,說不定還是一樁冤案。」

不一會,只見一具遺體就被挖了上來,可因時間久遠,遺體已經腐爛了,只剩下一具骨架子,還有一些配飾還未完全腐爛。

看著眼前的遺骸,王松突然想到了昨日自己所見到的婦人,想必那婦人肯定和眼前的這具遺骸有所關聯,不然野貓群不會如此那樣對她。

可自己和那婦人只有一面之緣,根本就不知道對方姓甚名誰,更是無從找起。

而那些配飾里,有一塊只有半截的玉佩此時也深深吸引住了王松。

只見那半截玉佩很是整齊,證明玉佩不是被摔壞的,而是被人故意分成兩半的,且看著玉佩上的雕刻之物,王松心里頓時就有了一個想法。

走出院子,王松走訪了院子附近的幾名鄰居,從他們口中王松得知了一些情況。

院子里住的是一名老婦,大家都叫她王婆。

王婆為人心善,是個接生婆,因手藝好,且為人熱情心細,所以附近誰家有人分娩都會前來請王婆去接生。

王婆是個寡婦,自其相公去世后,王婆就和兒子生活在一起,母子倆相依為命。

可更不幸的是,其兒子在九歲那年,有次下河里玩水時卻被溺水死了。

至此過后,王婆就一人生活,平日里沒事就幫人家接生,然后購買一些吃食去喂養附近的野貓和野狗。

而據其中一名鄰居所說,聽說王婆還有一個侄女,但誰都沒見過那侄女長什麼樣,因為她只來過王婆家一次,且還是深夜之時來的,聽說是來找王婆借錢的。

打探完王婆的信息后,王松心里也有了決議,于是便回了衙門。

第二天一早,王松就命人外出張貼告示,縣衙高價收半截玉佩,但玉佩必須是整齊的切口,且玉佩上必須要雕刻有半龍。

隨著告示的張貼,符合條件的百姓們紛紛拿著家中的玉佩前來縣衙換錢。

可一轉眼已經過去了十天之久,在這十天時間里,王松已經收了很多玉佩,銀子也花了不少,可卻還是沒能找到一塊玉佩是能和王婆佩戴的玉佩相匹配的。

就當王松以為自己的方向出錯之時,突然有一男子來到縣衙,然后掏出懷中的玉佩說道:「縣老爺,你看下我這塊玉佩能賣多少錢?」

看著眼前的男子,王松接過玉佩回道:「你稍等一下,我仔細看下才能決定。」

轉過身,王松就從懷中掏出王婆的玉佩,然后拿來和男子的玉佩相匹配。

可不料兩塊半截的玉佩相匹配,且是完整匹配,且兩塊半截玉佩合在一起還拼成了一條完整的龍。

看著手中的玉佩,王松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后轉過身看著男子對一旁的衙役喊道:「把他給我抓起來,升堂。」

公堂之下,男子哭天喊地地喊冤,說玉佩不是他的,要是王松喜歡,他可以把玉佩送給王松,他一兩銀子都不要了,只希望王松能放他走就行。

看著跪在公堂下的男子,王松問道:「張三,你說玉佩不是你的,那你說這玉佩是你從何處得來的?」

面對王松的質問,張三支支吾吾說不出玉佩的出處,只知道一個勁地祈求王松放了他,并發誓玉佩真的不是他的。

見此情形,王松也沒有耐心和張三繼續耗下去,直接讓人把張三給拖了下去。

過一會后,經受不住酷刑的張三全都交代了出來。

他就是一個街頭游手好閑的混子,這塊半截玉佩是他從包子鋪張寡婦那偷來的。

得手之后,看著玉佩并不完整,張三心里還暗罵,本想將玉佩給丟了。

可轉念一想,縣衙正在高價收半截玉佩,且要求的條件和自己手上的玉佩可謂是一模一樣。

心想能撈點錢的張三也不再多想,于是這才拿著玉佩前來縣衙換錢。

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后,王松當即派人前往張三所說的包子鋪將張寡婦押來。

一會后,張寡婦就跪在了公堂之下,而王松此時卻驚訝地發現,原來張三口中的張寡婦竟然是那日自己所遇見的婦人。

見此,王松心里已經很明了了,那王婆定是被眼前的張寡婦給謀害的。

看著眼前的張寡婦,王松叫來一名衙役,悄悄附耳幾句后,就只見衙役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張寡婦,你可認得這玉佩?」王松看著張寡婦問道。

張寡婦此時也看到了王松,眼里滿是詫異,但隨即她就平復了下來,然后回道:「回大人,民女并未見過這玉佩。」

「什麼?這明明就是你的玉佩,你怎能不認識呢張寡婦,你可別害我啊。」張三聽到張寡婦的話后喊道。

「肅靜,張寡婦,你說你從未見過這玉佩,那本官再問你,你可認識王婆?」看著公堂下吵鬧的張三,王松拍了一下驚堂木后再次問道。

聽到王松的話,張寡婦眼里明顯閃過一絲驚慌,不過很快她就恢復了正常,但這點演技仍舊逃不過王松的法眼,被王松全然看在眼里。

「回大人,不認識,民女并不認識大人所說的什麼王婆。」張寡婦回道。

看著油鹽不進的張寡婦,王松一時之間也犯了難,雖然他心里明知道張寡婦肯定就是謀害王婆的兇手,可現在并沒有確鑿的證據能證明張寡婦確實就是謀害王婆的兇手。

正當王松無計可施之時,剛剛急忙跑出去的衙役也跑了出來,然后附耳跟王松說了幾句話。

「張寡婦,你說謊,你本就是王婆的侄女,你還去過王婆家,你剛剛怎麼說不認識王婆?」王松怒起重重拍了一下驚堂木后問道。

「我,我,我,我剛剛只是,只是,只是一時想不起來而已。」張寡婦突然被嚇得癱坐在地支支吾吾地回道。

「本官問你,你現在開的包子鋪的銀子是從何而來的?你本來一窮二白,但前段時間你突然有錢開包子鋪,且就是那段時日開始,王婆突然失蹤,這一切,你作何解釋?」王松趁熱打火問道。

「我,我,我開包子鋪的錢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攢的,王婆失蹤并不關我的事。」張寡婦回道。

看著死鴨子嘴硬的張寡婦,王松直接命兩名衙役把她給拖了下去。

過了好一會,張寡婦就被帶了上來,這時她也才將王婆遇害之事說了出來。

張寡婦名為張梅,因父母之言、媒妁之約,她嫁給了一名木匠,可不幸的是木匠在婚后的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

因為心里對父母有所怨恨,張寡婦就跑了出去,想要開始自己的生活。

為了生計,張寡婦就想開一個包子鋪,因為她做包子的手藝很好,以后肯定能賺到錢。

但開包子鋪需要很多錢,她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銀子,思來想去之后,張寡婦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王婆。

而王婆為人接生多年,家中也確實積攢下了一筆不少的銀子,但對于這個突然上門借錢的侄女,王婆雖心中有所疑慮,但還是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可不料當張寡婦看到王婆所積攢的所有銀子后,她立馬就被財富所迷住了雙眼。

趁著王婆不注意之時,張寡婦就從一旁拿起棍子將王婆給活活打死了,然后將王婆的積蓄全部據為己有。

但當王婆死后,張寡婦由于害怕,并未搜刮王婆身上所佩戴之物,見院子里有口井,想到一不做二不休的張寡婦直接將王婆的遺體背到了院子里,然后將王婆的遺體推入井中。

為防止王婆的遺體發臭,然后被人發現,王寡婦還特意往井中倒了很多的土,將王婆的遺體全部掩埋起來。

而一塊完整的玉佩之所以會被分成兩半是因為當時王婆嫁人后,就和相公找人打了一塊玉佩,然后特意將一塊完整的玉佩分成兩份,寓意以后生兩個兒子。

可自兒子死后,不知是出何原因,王婆便將其中一塊玉佩隨身攜帶,然后將剩下的另一塊玉佩和自己的其他財物放到一起。

隨著張寡婦的自主交代,王婆遇害的真相也終于水落石出。

「你看你早點承認不就好了嗎?現在才承認,白白挨了一頓打不說,現在還不是照樣會被判處死刑。」看著躺在一旁遍體鱗傷的張寡婦,張三落井下石的笑道。

聽到張三的話,張寡婦立馬改口說道:「什麼?你說的什麼了?我什麼都沒說,剛剛都是他們屈打成招而已,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謀害了王婆?」

見張寡婦突然改口,王松心里暗道不好,確實,現在并沒有任何直接關聯的證據能證明張寡婦直接謀害王婆,現在所有的一切證據,都只是一種假想和猜測而已。

如果張寡婦最后真的不認罪,那可能還真的無法給張寡婦定罪。

見此,王松立馬再次審問張寡婦,然后張寡婦簽字畫押。

可得知自己認罪后也是死罪的張寡婦這次卻說什麼都不配合了,直接一口咬定自己根本就不是謀害王婆的兇手。

就這樣,原本已經是水落石出的案子,現在卻因為張三的一句話,案子一時之間再次陷入了僵局。

正在王松無奈之時,突然從屋頂上跳下一只野貓,隨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見此,王松一時之間也很是疑惑,隨即命衙役們把野貓群給驅趕出去。

可無論衙役們怎麼驅趕,最后就算用上了棍子打,那些野貓們還是不愿離去,且還從屋頂上源源不斷往下跳野貓。

見此情形,王松仿佛也明白了什麼,隨即大聲呵斥道:「大膽,此乃公堂,一切自有本官斷清白,豈能容許你們前來此地放肆,本官答應你們,一定會給王婆一個交代,所以還請你們速速離去,如若不然,那就別怪本官心狠手辣了。」

那群野貓仿佛聽懂了王松的話,全都慢慢往后退了回去。

可不料張寡婦聽到這話卻突然喊道:「我冤枉,我是冤枉的,我沒有謀害王婆,她的死和我無關。」

聽到這話,那些原本已經退走的野貓群又再次緩緩走了上來,眼睛通紅的看著張寡婦,眼神里滿是殺氣。

見野貓群慢慢向自己逼近,張寡婦很是害怕,立馬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后一邊尖叫著一邊往后爬。

見此情形,王松大拍驚堂木再次怒斥道:「放肆,我再說一次,此地乃是公堂,不是你們撒野放肆的地方,本官最后再良言相勸一次,如若你們再不離去,那就別怪本官了。」

而這時一旁的衙役們也慢慢退了回來,然后往王松靠攏,因為野貓太多了,他們根本就招架不了。

「不是我,不是我。」張寡婦害怕的看著眼前的野貓群,突然站起身喊道,然后往王松跑去。

而這時只聽「轟」的一聲,天上突然響起了一聲旱雷,把公堂上懸掛的牌匾都給震得掉落下來。

且牌匾還不偏不倚剛好砸中了張寡婦,直接砸到了她的頭。

就這樣,被牌匾砸中的張寡婦當場就一命呼嗚了,可卻只見牌匾上那四個大字依然鮮亮,「明察秋毫」。

張寡婦死了,野貓群也慢慢退了,看著巧合死在一旁的張寡婦,王松自言自語說道:「恬不知恥的下場,蒼天有眼不可欺,人心善惡最難辨啊。」

最后,張三因盜竊罪被關了五年,而王松兩年之后也高升了。

結言:公道自在人心,是非自在天地。

人心善惡最難辨,只留清明于世間即可。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