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尼姑半夜借宿,男子好心相助,尼姑說:你陽壽已盡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建隆年間,在汪清縣有一姓張的老漢,大家都叫他張老漢。

張老漢如今已五十多歲了,獨自一人生活,正所謂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其實張老漢年輕之時也曾娶過媳婦,并且兩人還育有一子,取名為張生。

但不幸的是張生在八歲之時,有次下河摸魚溺水死了。

張老漢的妻子因悲傷過度,常年以淚洗面,不久就因病去世了。

老伴和兒子的相繼離去,對張老漢打擊很大,自那開始,張老漢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開始沉默寡言,一切無欲無求。

這天晚上,張老漢正準備熄燈休息,只聽門外有人敲門。

張老漢外出開門一看,只見門外正站著一名妙齡尼姑,且尼姑身著極為單薄。

「小師傅,請問深夜造訪可是有何事?」看著眼前的尼姑,張老漢不解地問道。

聽到張老漢的話,尼姑對張老漢行了一禮后說道:「施主,我是靜安寺的尼姑,受人之邀下山祈福,但奈何如今天色已晚,所以想找施主借宿一晚,明日再行離去,不知是否方便?」

聽到這話,張老漢心里很是不解,但如今人都已經站到自家門口了,他也不好拒絕,且附近野獸眾多,一個女子孤身在外也不安全。

想到這,張老漢側身說道:「自是可以,只是老漢我家境貧寒,還望小師傅海涵。」

見此,尼姑便走進了大門,然后說道:「施主客氣了,能有遮風避雨之地就足夠了,哪敢有嫌棄之理。」

張老漢把尼姑帶到大廳坐下,然后問道:「小師傅,你今夜可以吃過晚飯,我家中還有些許面食,要是小師傅今夜還未吃晚飯,我現在就去給你下碗面。」

「那就有勞施主了,實在是見笑了,今夜為了能早點趕回靜安寺,所以一直滴水未進。」尼姑不好意思地說道,說著還羞紅了臉,低下了頭。

借著燭光,看著羞澀的尼姑,張老漢竟一時之間看得入神,內心也開始躁動起來。

緩了一會,張老漢這才緩了過來,為了緩解尷尬,張老漢立馬就去煮面了。

過了好一會之后,只見張老漢就端著一碗面走了出來,并示意尼姑趁熱吃面。

尼姑也不客氣,拿起筷子就開始狼吞虎咽,仿佛餓了許久。

趁著尼姑吃面,張老漢說道:「小師傅,你先吃著,我先進屋,然后給你收拾一間空房間。」說完張老漢就走進了房間里。

過一會后,張老漢終于把房間收拾好了,等他出來之時,只見尼姑已經將面全吃完了。

看著累得滿頭大汗的張老漢,尼姑笑道:「張老漢,你不用忙活了,死鬼。」

聽到尼姑的話,張老漢一臉的疑惑,為何尼姑會突然叫自己張老漢,且還叫自己死鬼,要知道自己和眼前的這尼姑并不相識。

看出張老漢的不解,尼姑笑著解釋說道:「來,坐下,我與你解釋一番。」說完尼姑便向張老漢招了招手。

見此,雖然心中很是不解,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他也想知道眼前的尼姑究竟是想搞什麼鬼。

見張老漢已坐下,尼姑一改笑意說道:「是不相瞞,我乃是陰間陰差,你現在見到的只是我的化身,我查閱得知,你自你娘子去世后,你就做了很多的善事,是個好人。」

尼姑說完就看了眼張老漢,可張老漢仍舊是一臉的不解,仿佛想不明白為何尼姑會突然和他說這些話。

見張老漢滿臉的疑惑,尼姑接著說道:「如若前幾日不是我救你,你現在確實已經是死鬼了,但此時我已經沒辦法,縱使你是個善人,我現在也幫不得你了,你的陽壽已盡,五天后我將會前來勾你魂魄,望你早日準備好你的后事,避免到時候手忙腳亂,留有遺憾。」

聽到這話,張老漢心里或有不解,也或有解脫,他獨活了這麼些年,現在終于可以看到兒子和娘子了,雖然一家團聚是在地府,但對于他來說,家人在哪,那哪里就是家。

待他回過神來,想要感謝尼姑之時,卻發現尼姑已經消失不見了,唯有桌上的空碗和筷子證明尼姑剛剛確實來過,他并未做夢。

第二天睡醒,張老漢就拿出家中所有的積蓄,準備張羅人建橋。

昨夜他都已經想好了,反正自己馬上也要死了,辛苦了一輩子,終于積攢下一些積蓄。

但黃白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還不如拿出來多做些善事,也算是為自己積一些陰德。

張老漢家不遠處有一條河,名為萬清河,雖然河水不深,但平日里大家從此地經過都要淌河而過,極為不便。

特別是冬天之時,那冰冷刺骨的河水更是讓人難以渡河。

不久,張老漢出錢建橋的善事就傳了出去。附近一些有錢人得知張老漢的善舉后也紛紛出錢相幫。

就這樣,原本張老漢只是想建一條小橋而已,可在眾人齊心協力的幫助下,小橋建成了大橋。

橋建好后,為了感謝張老漢,眾人便提議將橋取名為張清橋。

可橋雖建好了,但張老漢的銀子還沒有花完,思來想去之后,張老漢便決定把剩余的所有積蓄再用來建一所私塾。

待私塾建好之時,張老漢積攢一輩子的積蓄也全都花完了,而此時也已經到了陰差所說的五天之約。

這天張老漢回家后就給自己洗了個澡,然后穿戴整齊地躺到床上,等待陰差來勾走他的魂魄,他干干凈凈的來,所以他也想要干干凈凈的離去。

在床上躺了許久,張老漢突然聽到外面有敲門聲,他外出敲門一看,只見門外正站著一黑臉男子。

張老漢不解地問道:「這位小兄弟,請問你找誰,可有何事?」

「哈哈,張老漢,你不認識我了嗎?我前幾日還吃了你的面呢。」黑臉男子看著張老漢笑道。

聽到這話,張老漢也知曉了男子的身份,于是便說道:「原來是陰差大人,你此次來是為了帶我走的吧,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說完張老漢就閉上了雙眼,等待陰差將他帶走。

見張老漢如此,陰差笑道:「不必了,你誤會了張老漢,我此番前來不是為了勾你魂魄的。」

「不是為了勾我魂魄?那你此次前來可是所為何事?」張老漢不解地問道。

「你前幾日出銀子建橋,這本就是大功德之事,且你后面還花銀子蓋了私塾,這就是更大的功德了,所以你此次非但不用死,閻王爺還為你增添了幾十年的陽壽。」陰差解釋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果然好人有好報,老天不負善心人啊。」張老漢聽到陰差的話后感慨說道。

「是啊,往后你就好好生活吧,還有一件事,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掛念你的娘子和兒子,但因為你以前所行善事很多,有部分陰德反哺到他們二人身上,所以他們二人現在已經投胎了,并且投胎的還是官宦之家,一輩子衣食無憂,你就放心好了。」陰差深知張老漢心中所想,于是便將張老漢所牽掛之事說了出來。

聽到陰差的話,張老漢心里高興不已,連忙對陰差表示感謝。

「哈哈,不用感謝我,如果真要感謝,那你就感謝你自己吧,行了,我走了,望你以后好好生活。」陰差大笑說道,說完陰差又再次消失不見了。

自那開始,張老漢一改以前,開始變得對生活充滿了激情和希望,性格也開朗了許多。

一年后,在媒人的介紹下,張老漢迎娶了隔壁縣的一名寡婦。

寡婦名為林媚,如今三十二歲,大家都叫她媚娘。

媚娘為人心善熱情,可惜就是命不好,在嫁到夫家的第五天,其相公就因意外去世了。

所以人人都罵她克夫,婆家將她趕出家門,娘家不讓她回家。

為了生計,媚娘獨自在外住在一間小破屋里,并以賣豆腐為生。

迎娶媚娘后,張老漢的日子開始越過越好,平日里張老漢以打漁為生,空閑之時他還會到上山當挖寶人,采摘一些名貴草藥進行買賣,多增加一些收入。

而媚娘平日里除了照顧張老漢的生活起居,還經常外出賣豆腐,以賺取一些微薄的收入補貼家用。

眼看日子一天天越過越好,可不幸的事還是發生了。

這天梅娘外出賣豆腐回來后就開始渾身疼痛、發燒、惡心想吐,整個人難受得只能無力地躺在床上哀嚎不斷。

眼見娘子如此受病痛折磨,張老漢立馬就去請了郎中前往家中給娘子治病。

可郎中看了許久,都沒能看出來媚娘得的是何病,只能開一些止痛的中藥給媚娘喝。

后來張老漢也為梅娘找了很多郎中和名醫,可卻全都看不出來媚娘到底患的是何病。

就這樣,梅娘只能整日喝一些止痛的中藥止痛,可身體上的病痛還是把梅娘折騰得不成人樣。

短短的幾天時間里,梅娘就從一名頗有風韻的婦人變成了骨瘦如柴的病人。

在這幾天里,為了給媚娘治病,張老漢也已經把家中的積蓄全部花光了。

這天張老漢想要進山給媚娘草藥,因為梅娘要喝的草藥家中已經沒有了,且他也沒有錢再繼續給媚娘買藥了。

過了許久,張老漢終于把草藥全都采完了,可就在張老漢回家之時,卻突然天公不作美,開始下起了暴雨。

眼見四下并無躲雨之地,張老漢只能漫無目地地往前跑。

幸好沒跑多遠,張老漢就見不遠處有一間破屋。

這時張老漢也顧不得許多,立即就跑了進去躲雨。

這場雨下得很久,把張老漢困在了破屋里無法回家。

傍晚時分,眼見外面還在下著傾盆大雨,張老漢就想在破屋里休息一下。

找了塊干凈之地,張老漢就躺下休息,可張老漢剛躺下不久,就聞到一陣陣香味。

張老漢起身一看,就只見屋里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位妙齡女子,且女子長得極為漂亮,一行一舉之間都很攝人心魄。

女子走到張老漢身前說道:「公子,如今夜已深,我們何不趁著四下無人之際做一夜露水夫妻,如此也不枉費我們相識一場,來公子,讓我來服侍你寬衣,」

看著眼前的輕浮的女子,再聽到女子的話,張老漢怒斥說道:「姑娘還請自重,我的年齡足以可以當你父親,又豈能和你做那茍且之事,還請姑娘不要做那有損臉面之事,避免給你家中爹娘蒙羞。」

聽到張老漢的話,女子眼里露出一絲詫異,但隨后還是緩緩說道:「公子可是擔心會被人瞧見?公子不用擔心,此乃荒郊野嶺之地,是不會有人前來的,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明日之后我們就此分開,互不相識,所以公子還請不必多慮。」

「雖說是荒郊野嶺,但是非廉恥乃心中永存,所以姑娘還是請自重,等下雨停了我就會離開。」張老漢看著女子有些微怒地說道。

聽到這話,女子一改輕浮,突然跪地說道:「大哥,還請大哥幫幫我。」

「幫你?你可是遇到何難處了?你且說說,能幫你的,我一定鼎力相幫。」張老漢聽到女子的話后不解地說道。

「大哥,我生前被歹人騙到此地,并將我懸掛于這房梁之上,將我活活吊死,因我死后魂魄被封于這房梁之上,我寸步不能離開此地,所以一直遲遲未能投胎,前幾次來人皆是那登徒浪子,全是為了美色之徒,所以我就將他們全都殺了,唯有大哥你是正人君子,所以大哥還請你能幫幫我。」聽到張老漢的話后,女子哭訴說道。

得知女子的遭遇后,張老漢心里也為其可憐,于是便問道:「姑娘,那請問我該如何幫你呢?」

「你只需將這房梁砍斷,我就能解脫,前往地府投胎了。」女子說道。

聽到女子的話后,張老漢二話不說,直接就爬上屋頂,然后將房梁給砍斷了。

過一會后,女子對張老漢行了一禮后說道:「多謝大哥出手相助,我可以前往地府投胎了,大哥,門口處有一株六葉草,你將六葉草摘回家給你娘子服下,就能治好她的怪病了。」這話說完,女子就消失不見了。

而此時外面的雨也已經停了,見此張老漢就背起自己已經采到的草藥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處一看,果真只見一旁的空地上長有一株生有六片葉子的草藥。

張老漢見此便小心翼翼地將六葉草給摘了下來,然后急忙往家跑去。

回家后,張老漢立馬就將六葉草給碾碎了,然后喂娘子服下。

第二天,媚娘的怪病果真被治好了,只是身體還依舊瘦弱而已。

兩個月后,在張老漢的精心照料下,媚娘就恢復如初了,且還懷有身孕了。

八個多月后,媚娘生下一子,張老漢為其取名為張平,寓意兒子一輩子平平安安。

可看著兒子,張老漢卻越看越熟悉,仿佛在哪見過。

張平自小就很聰明,長大后更是登科及第、高中狀元。

而張老漢則是活到了一百零二歲之際才壽終正寢,而那時他也才想起來為何覺得兒子熟悉了。

因為要不是他砍房梁,說不定他這輩子都沒有兒子呢。

結言:「善惡到頭終有報,哪有青天負善人。」張老漢的前半生是不幸的,但因為人多行善事,所以這才有了陰差相告陽壽之期。

如果張老漢如那些登徒浪子一般,那他早就慘死于女鬼的手下,根本就不會有往后的天倫之樂。

再如果張老漢沒有幫女鬼砍斷房梁,助其解脫投胎,那他娘子的病也不能被治好,更不能有兒子來傳宗接代,所以人要多多行善,不可作惡。

正所謂:「種何因,結何果,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