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小叔子半夜回家,見嫂子蹲在墻角,忙學狗叫抱得美人歸

里昂 2022/11/21

明朝時期,蟯關有個名叫白云山的木匠,他父母早逝,與哥哥白云飛相依為命。白云山的嫂子名叫楓雨,在白云山眼里,貌美如花的嫂子愛慘了哥哥,她將哥哥照顧得無微不至,每天都黏在哥哥身邊。他很羨慕兄嫂之間的感情。

白云飛在與楓雨成婚后不久就得了病,請了大夫來看,大夫說他這是郁結于心,只有他自己放寬心,病才能好。

生病后,白云飛整日愁眉不展,楓雨陪在丈夫身邊精心照顧他,可他卻不領情,經常拿起手邊的東西往妻子身上砸,還喊著讓她滾遠一點。

白云山撞見過幾次這樣的場面,他心中替嫂子抱屈,可楓雨不在意丈夫的態度,她依然每日往丈夫身邊湊。白云飛的病越來越重,他每天昏迷的時間越來越久,吃飯都需要楓雨一勺一勺喂到他嘴中。

又過了半年,白云飛病死在了床上,楓雨趴在丈夫的尸身旁哭得泣不成聲,她將所有人趕出了房間,獨自一人和白云飛的尸身呆了一晚。

第二天,眾人再去查看時,發現白云飛的尸身不見了蹤影,楓雨笑吟吟的,逢人便說白云飛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活過來了。眾人都以為楓雨這是瘋了,白云山也勸嫂子看開一些,可楓雨堅持說白云飛會活過來,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這天,白云山外出做工,完工時天已經黑透了,等他到家門口時,已經是半夜時分。他見大門虛掩,正準備推門進去,卻突然從門縫看到院中的墻角處蹲了一個人影,他就著月色仔細打量了一番,發現那人正是他的嫂子。

他看見嫂子用手扒開了地面,接著,她用刀刺破胸口,鮮血滴在了她面前的坑里。白云山見狀大驚,他不小心碰到了大門,發出了「吱呀」一聲響,見嫂子抬頭望向門口,白云山急中生智,忙學狗叫,引得隔壁的狗也叫了起來。楓雨聽見狗叫聲,便轉回了頭,接著看向她挖開的地面,白云山這才松了一口氣。

白云山聽見嫂子用眷戀的語氣說道:「相公,你躺在這里冷嗎?你為什麼寧可死也要離開我?」

白云山聞言心中一咯噔,連忙屏息凝神仔細傾聽,在嫂子的自言自語中,他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原來,白云飛郁結于心的原因就是他的妻子楓雨。他覺得楓雨對他的照顧和愛讓他窒息,楓雨整日黏在他身邊的行為也讓他不滿。

自從白云飛和楓雨成婚后,楓雨作為妻子,表面看起來溫柔美麗,其實控制欲極強,還對他非打即罵,不僅不讓他和任何異性往來,就算是他的同性朋友,他也得在楓雨的陪伴下才能見面。后來,楓雨甚至想讓白云飛和弟弟白云山分家,因為這樣一來,家中便只有他們夫妻兩人了。

楓雨病態的占有欲讓白云飛感到壓抑和絕望,他試圖跟楓雨和離,但楓雨是富家女,她娘家家大勢大,她低嫁給了白云飛,只要她不想,白云飛就無法擺脫她。

在日復一日的痛苦中,白云飛生了病,在他臥病在床的時候,楓雨變本加厲,對白云飛的控制更加嚴密,白云飛這才朝她身上砸東西。楓雨始終不愿意放棄白云飛,白云飛的病越來越嚴重,最終一命嗚呼。

楓雨并沒有殺了白云飛,甚至她比誰都更希望白云飛活著,可白云飛卻偏偏因為她而死。他死后,楓雨也不愿放過他。那天,她將眾人趕走后,將白云飛的尸身埋在了墻角。

白云山聽見嫂子對著墻角說道:「相公,我聽說過一個法子,只要我天天用心頭血滴在你身上,滿四十九天后,你便能活過來,并且從此以后你什麼都會聽我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我一人。現在已經是第十一天了,我會堅持下去的,直到你醒來的那天。」

說完這番話后,楓雨搖搖晃晃地站起身,進了屋里。白云山在大門外捂著「砰砰」直跳的心臟,待嫂子進屋后,他連忙到墻角,挖開了剛剛埋好的地面,果然看到了哥哥的尸身。

他反復確認哥哥已經死了,心中對嫂子剛剛說的方法產生了懷疑,若是死人這麼容易復活,那古往今來也不會有這麼多苦求長生的人了。他心中閃過一個想法,在第二天,他跟嫂子說,他要外出一趟,可能以后都不會回來了。

轉眼,白云飛已經死了四十九天了,這天晚上,楓雨顫抖著手將地面挖開,發現原本肢體冰涼的丈夫,身上已經有了溫度,他睜開了眼睛,朝楓雨微微一笑。

這晚,楓雨抱著丈夫哭了很久,而后沉沉睡去。原本已經睡著的白云飛,在楓雨睡著后睜開了眼睛,他點燃一根香,在楓雨鼻下熏了熏,確保楓雨不會醒來,隨后便轉身出了家門。

白云飛出了鎮子,找到了郊外的一座孤墳,他跪在墳前,磕了幾個響頭,開口說道:「哥,以后我會代替你活下去的,你安心轉世投胎去吧。」

原來活過來的白云飛根本不是白云飛,而是白云山將自己偽裝成了哥哥的模樣,躺進了墻角的土坑,在楓雨心中以白云飛的身份活了過來。

那天半夜,白云山聽了嫂子對哥哥的控制后,他沒有感到害怕,而是感到遺憾,他很羨慕哥哥能得到嫂子這樣的愛。在發現哥哥絕無可能復活后,他便有了一個想法,那便是代替哥哥在嫂子身邊活下去。

他跟嫂子道別后,跋山涉水,在深山中找到了一個能削骨改面的老道,他對老道說,他喜歡的女子死了丈夫,痛不欲生,為了讓心愛的女人有活下去的動力,他想把他的臉改成她丈夫的模樣,陪在她身邊。

老道聽了他的話后,被他打動,于是他按照白云山給的畫像,將白云山的臉改成了他哥哥的模樣。

白云山趕在第四十九天回了家,他悄悄將哥哥的尸身挖了出來,安葬在郊外,而后自己躺進了坑里,默默等著楓雨來尋他。

楓雨覺得自己這一覺睡得極沉,她醒來后,看到丈夫在一旁撐著頭看著自己,心中滿是歡喜。他們兩人就這樣過著尋常又不尋常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