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紙虎

里昂 2023/01/19

明朝時期,瑞州有個名叫莊小孟的更夫,這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樣在鎮子里巡夜,在一個巷子口,他聽到了一陣詭異的咀嚼聲。

那聲音很大,也很刺耳,像是一只餓了很久的猛獸在大口吞食血肉。莊小孟心里有些發毛,但對未知的好奇壓倒了恐懼。他顫顫巍巍地打著燈籠,往巷子里照去。

莊小孟看到了一只巨大的老虎,它比莊小孟還要高,身上的皮毛是漂亮的黃色,上面有著黑色的斑紋,它背對著莊小孟,粗壯的尾巴來回甩動。莊小孟隱約看到,它的前爪正按在一個男人的身上。

老虎對莊小孟毫不在意,莊小孟看見它側過身,張大嘴巴不停撕咬,發出咀嚼的聲響,可那男人的身上毫發無傷。

莊小孟想退出巷子,可他雙腿發軟,渾身冒虛汗,根本抬不起腳。過了一會兒,老虎突然閉上了嘴,它轉頭看向莊小孟,一雙眼睛散發著幽光。就在莊小孟以為它要撲過來的時候,它竟然憑空消失了。

莊小孟長出一口氣,軟倒在地。待緩過神后,他趕忙跑到那個男人的身邊,發現他的身體冰涼,已經沒了呼吸。在他身旁,有一只紙折的老虎。

翌日一早,衙門派人抬走了男人的尸身,人們圍在巷子口議論紛紛,莊小孟默默聽著,把懷里的紙老虎摸出來看了看。

莊小孟鬼使神差地把紙老虎帶回了家,他發現,這只老虎像是活的,它的動作每天都會有變化,有時候它在趴著休息,有時候它高昂著頭。并且,它每換一個動作,鎮上就會莫名其妙死一個人。

有時候在半夜里,莊小孟還能聽到紙虎的肚子里傳出痛苦的哀鳴,那是人的聲音。聽著那聲音,莊小孟心里直發慌,不敢再把紙虎留在身邊。但無論他是把紙虎扔了、撕了或者燒成了灰,第二天它都會恢復原樣,出現在莊小孟的床頭。

這下,莊小孟不敢再碰它,時刻擔心有一天自己也會小命不保。就在他憂慮之時,這天,一個老道敲響了他家的大門。

「小伙子,這段時日麻煩妳了,我是來把那只紙虎接走的。」老道慈眉善目,對莊小孟說道。

莊小孟把老道迎進了家門,在把紙虎交給老道后,他按捺不住好奇心,開口詢問這紙虎到底是怎麼回事,還問它為什麼要害人。

「小伙子,妳這就說錯了,它不是在害人,而是在除惡。凡是喪生于紙虎之口的人,都是手上沾滿鮮血的窮兇極惡之人。」老道面色嚴肅地說道。「這個紙虎里,融有一個正義之士的魂魄。」

老道告訴莊小孟,這紙虎是從他師爺那里傳下來的,而他師爺之所以制作紙虎,是為了幫助那位正義之士達成理想。

「我師爺說,他年輕的時候四處游歷,認識了一個名叫聶風浪的游俠。聶風浪是個極富正義感的人,他疾惡如仇,仗義扶弱,每到一處,都會受到當地百姓的歡迎。我師爺與聶風浪結為好友,兩人還共同云游了一段日子。」老道說到這兒,嘆了口氣。

「因為聶風浪的行為,欣賞他的人很多,仇恨他的人更多。我師爺與聶風浪分開后,許久沒有聽到過他的消息,後來,師爺在一處茶攤喝茶,聽人說到聶風浪。他們說,聶風浪得罪了不能招惹的人,那人殺了聶風浪的全家,還挖去聶風浪的眼睛,砍去他的雙腿,把他關在了水牢中。」

老道的師爺四處打探水牢所在的地點,最后使用術法把聶風浪救了出來。但是,他發現,聶風浪已經奄奄一息,就算把他救出來,他也活不了多久。

「聶風浪臨死前,對我師爺說,他不后悔自己曾經做下的事情,他說他想手刃仇人,親手為親人報仇,還想繼續在世間闖蕩,除惡揚善。我師爺思慮良久后,問聶風浪愿不愿意把靈魂寄放在紙虎中。」老道說著,指了指那只紙虎。

「老虎本身就有避邪、懲惡的意義,我師爺使用秘術制成紙虎,把聶風浪的靈魂融進了紙虎中。聶風浪以虎身替自己報了仇,此后,他便一直在世間游走,吞吃惡人的靈魂,讓他們在紙虎的肚子里彼此折磨。」

老道還告訴莊小孟,「我師爺臨終前說過,聶風浪身上已經積攢了大量的功德,地府曾經請他做一地的城隍,但是他想庇佑天下的百姓,所以拒絕了地府的招攬。」

聽完這番經過,莊小孟忍不住感慨連連。再看向紙虎時,眼神由害怕轉變為了崇敬。

「這段時間正好到了該加固秘法的時候,所以紙虎才會變回紙型,我算著它的方位,找到了妳家,現在我就把紙虎帶回去了。」老道起身向莊小孟告辭,隨后帶著紙虎腳下一踏,飄搖而去。

此后,莊小孟再也沒有見過紙虎,但他知道,紙虎一定在世間的某處游蕩,貫徹它的正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