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孤兒和豬仙結為兄弟,經他指點拜見財神,從此成為富翁

里昂 2023/01/06

明朝天啟年間,小山村里有一個孤兒,姓終,名叫北娃。終北娃的父母,早在三四年前,相繼去世,那時候他才十二三歲,被姑姑領到她家撫養。在姑姑家里住了三年多,終北娃看不慣姑父嫌棄的眼色,跑回家獨自生活。此時,終北娃已經十五六歲了,是個半大小子了,姑姑便讓他單過,偶爾回來看望他,送一些錢糧。

終北娃家里有幾畝旱地,他種上了長生果,其實就是花生。那時候,花生傳入中國的時間不是很長,這個東西還是比較稀罕的。到了成熟季節,有人會來偷花生,終北娃只得在地里搭建了一個窩棚,守幾個晚上。

這一天晚上,終北娃正在睡覺,忽然被一陣動靜驚醒,伸出頭往地里一看,有人正在偷花生吃。明亮的月光下,只見那人拔出花生,坐在田壟間,只選大顆的吃,小顆的連看也不看,連同根莖一同扔在地上。

終北娃很生氣,哪有這樣吃花生的?這不是浪費嗎?他氣沖沖地走過去,呵斥道:「你要吃就好好地吃,光吃大顆的,扔掉小顆的,不是在暴殄天物嗎?」

那人騰地站起來,怒氣沖沖地說:「怎麼啦?吃你幾顆花生,你還舍不得啦?我是看得起你,才吃你的。換做其他人,我連正眼都不會瞧。」

終北娃見這人長得五大三粗,水桶一樣的腰,鐵塔一樣的身軀,臉盤子又大又圓,一看就不是善茬,要是將此人惹惱了,他只會吃不了兜著走。終北娃在姑父家里寄養了幾年,最大的本事就是見風使舵。他忙笑著說:「這位大哥,你別見怪,恕我有眼不識泰山,你盡管吃,小顆的,我撿回家曬干了下酒。

一聽說酒,那人砸吧砸吧嘴唇,說道:「唉,要是有酒就好了,邊喝酒邊吃新鮮花生,豈不快活似神仙?」

終北娃心里一動,說道:「大哥,我家有酒,你在這等著,我回家抱一壇來。」他家里確實有一壇酒,準備請鄰居阿貝幫忙收花生時,款待他的。終北娃之所以這麼大方,是因為他想結交這名壯漢。平常,他總是被村里的年輕人欺負,要是有壯漢給他撐腰,就不敢有人欺負他了。

不一會,終北娃就抱來一壇酒,和壯漢喝起酒來。他不勝酒力,喝了兩碗就推脫不喝了,讓壯漢自斟自酌。

飲酒間,兩人互報家門,原來壯漢姓朱,人稱朱大郎,家住高山上,今晚獨自下山找吃的,看見花生地,嘴饞起來,因此刨花生吃。終北娃聽他講完,爽快地說:「朱大哥,花生盡管吃,大家交個朋友。」朱大郎爽快地說:「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有事,盡管找我,刀里刀里去,火里火里去,絕不含糊!」

很快,一壇酒見底了,朱大郎就勢往地上一躺,酣然大睡起來。終北娃想把他攙扶到窩棚里去睡,無奈他身體太沉,實在扶不動,只好拿來薄被,蓋在他的身上。

早上醒來,終北娃打著哈欠走出窩棚,嚇了一跳,只見被子下,躺著一頭大野豬,還在打著鼾聲。想不到朱大郎是一頭野豬精,難怪長得如此壯實,也如此蠻橫!

這時,大野豬睜開眼,也是嚇了一跳,急忙坐起來,變成朱大郎的模樣,干笑兩聲,說道:「酒喝多了真是誤事,想不到現了原形,讓兄弟你見笑了。」

終北娃拱手說道:「沒想到大哥是豬大仙,真是失敬!」朱大郎大笑著說道:「俗話說,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軟,我吃了你的花生,喝了你的酒,蓋了你的被,欠了你的人情。你有什麼要求,盡管說吧,我盡力滿足。」終北娃頭腦轉得歡,急忙說道:「別的要求暫且沒有,我只想和朱大哥結拜為兄弟。」

朱大郎大笑著說:「如此甚好,我也沒有親兄弟,和你結拜了,以后就可以多多走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兩人當即跪下,撮土為香,結拜為異姓兄弟。

既然是結拜兄弟了,彼此就不能見外,終北娃當即邀請朱大郎到家里做客。朱大郎爽快地答應下來,來到終北娃的家里。終北娃殺雞宰魚,做了一桌豐盛的酒菜,又跑到隔壁阿貝家里借了一壇酒,款待朱大郎。

到了晚上,朱大郎要幫終北娃守花生,兩人一同睡在窩棚里。第二天一大早,終北娃找隔壁阿貝借了一吊錢,去集市上買酒買菜,還專門買了一大袋子干花生,回家炒了下酒。他知道朱大哥好這一口,因此投其所好。

回到家里,朱大郎已經幫他把花生收了,挑到院子里堆放著。也只有朱大郎這麼壯實的漢子,才會有這般力氣,要是終北娃一個人,恐怕需要好幾天。

在終北娃的家里好吃好喝了幾天,花生也全部曬干收集起來了。這一天,朱大郎說道:「好兄弟,你別不好意思開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直說,只要大哥做得到的,絕不會推辭。」

終北娃這才說道:「大哥,你也看到了我的現狀,我想發家致富,娶妻生子,懇請大哥給我一個長久之計。」這是終北娃刻意逢迎朱大郎的真實目的,小恩小惠他不需要,他需要的,是脫貧致富,改換門庭。

朱大郎搔著腦袋想了一會,說道:「兄弟,過幾天就是六月二十四,是關公的生日。晚上三更左右,你端著一盤油炸花生米和一小壇好酒,到關帝廟里祭拜,就可萬事大吉。」說完,告辭走了。

六月二十四這天晚上三更左右,終北娃依言去關帝廟里祭拜。忽然,他一陣暈眩,只見周倉走出來,喚他進去。到了大殿里,只見賓客滿座,正在給關公慶賀生日。關公也不說話,伸手在終北娃的后背上拍了一巴掌。終北娃頓時醒了過來,原來是南柯一夢。

第二天上午,朱大郎來了,帶來幾塊金疙瘩,這是他在山澗里撿的。他翻開終北娃的衣領,見他的后背上有一個紅色的手印,喜不自勝地說道:「這下好了,關公是武財神,你的背上有了他的手印,出門做生意時,就可以得到四方神靈的護佑,保你發大財。」

這以后,朱大郎帶著終北娃,用這幾個金疙瘩做本錢,出外做生意。有朱大郎出謀劃策,加上財神印的加持,終北娃賺了很多錢。

兩三年后,終北娃在城鎮上蓋了大屋,開了幾家店鋪,成了大掌柜。他娶了劉氏為妻,生下兩個兒子,一家人過起了富裕的日子。

後來,朱大郎告辭而去,再也沒有來過。有時候,終北娃坐在太師椅上,思念起朱大郎來,心里感激不盡。要不是朱大郎的指點和相幫,他一個農家小子,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發達的。

本故事采用了野豬精的元素,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毫無關聯。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推薦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