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商人救治雙刀壯漢,壯漢不治身亡,變成了一只金色螳螂

里昂 2023/01/06

東漢末期,天下大亂,小山村里有一個名叫別三山的商人,常年往返于各大城市之間。這一天,他趕著馬車,走到半路上,突然涌出一伙強人,把貨物連同馬車劫到山上去了。別三山追到山寨門前,索要馬車,被小嘍啰射來三箭,呵斥道:「再不走,就請你吃刀子!」

別三山只得徒步而行,往家里趕去。為了抄近路,他翻越連綿的大山,渴了喝山泉水,饑了采摘山果,晚上爬上大樹歇宿。

這一天,別三山正在急匆匆地趕路,忽然聽見呵斥聲,似乎有人在打斗。他循聲趕過去,躲在巨石后面偷看,只見一處山谷里,一名雙刀壯漢正在和一名老者打斗在一起。

老者的兵器是一對飛爪,中間連著鐵鏈,一對飛爪上下翻飛,招招致命。壯漢沉著應對,雙刀舞得密不透風,不時地與飛爪撞擊,濺出火花。

別三山很是納悶,在這荒無人煙的深山里,這兩人為何會在此打斗?從他們的招式上看,兩人似乎有著深仇大恨,招招欲置對方于死地。

別三山的思想剛剛開了小差,就聽見一聲慘叫,他定神一看,卻是壯漢的肩頭被飛爪抓下一塊肉。壯漢頓時亂了章法,被飛爪步步緊逼,最終一只飛爪抓住了壯漢的喉嚨。

壯漢丟掉雙刀,雙手緊緊地抓住鐵鏈,以免喉嚨被飛爪扯斷。老者使勁拖拽,壯漢倒地,老者上前踏住壯漢的胸脯,另一只飛爪就要往壯漢的喉嚨抓去。

眼看壯漢就要命喪黃泉,別三山于心不忍,跳出來大喊道:「得饒人處且饒人,痛下殺手,豈是俠者所為?」這是別三山的聰明之處,但凡善使兵器者,骨子里都有一個俠客夢,將「俠客」這個帽子扣上來,老者必然不好意思繼續行惡。

果然,老者看了別三山一眼,取下飛爪,轉身揚長而去。別三山走到壯漢身前,發現他的喉嚨已經破了幾個小洞,正在往外冒血。他趕緊從身上摸出金創藥,撒在傷處,止住了血。

別三山把壯漢扶起來,背在背上,往山下跑去,想送到醫館里救治。壯漢虛弱地說:「恩公,我傷勢太重,恐怕沒救了,你還是放下我吧。」別三山說:「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一定要救你。」

走了大約兩個多時辰,終于到了小鎮上的醫館。醫者檢查了傷勢,搖頭嘆息一聲,說道:「傷勢太重,而且傷的不是地方,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別三山決定搏一搏,拿著藥,在客棧里住下,開始煎藥給壯漢喝。壯漢喝過后,晚上發起了高燒,開始說胡話。關鍵是,喉嚨腫了起來,吃東西很困難,別三山便熬了小米粥,一勺一勺地喂他。

過了三四天,壯漢的病情非但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了。這一天晚上,壯漢忽然回光返照,滿臉紅光,精神亢奮。他講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來,壯漢是螳螂精,已經修煉了八百年了,居住在山谷里,善使雙刀。其實,雙刀是他的一雙長臂。壯漢本來躲在山谷里,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直到遇見了那位老者,他的幸運便到頭了。

老者是螳螂精的天敵,黃鸝鳥怪,那一對飛爪,便是黃鸝鳥的雙腳幻化而成的。這個世界上,一物降一物,螳螂精雖然道行不淺,但是遇見了強勁的天敵,依然難逃宿命。

講到這里,壯漢拉著別三山的手說:「你是個好心人,對我恩重如山,可惜我即將離開人世,沒有機會報答你了。你要善自珍重!」說完,便閉上眼死了。

別三山灑下一串淚水,卻驚訝地發現,壯漢的身子漸漸地萎縮,變成一只金色的螳螂,大約五寸長短,放在枕邊的一對雙刀,也變成了螳螂的一雙長臂。他把螳螂埋在附近的山上,便啟程回家去了。

因為外面不太平,別三山便待在家里,不再出去跑生意。過了幾個月,老婆懷上了身孕,這是第三胎了,前面已經有了一對兒女。

十月期滿,這一天晚上,別三山夢見壯漢走進來,站在他的面前,說道:「因為欠著你的恩情,我心內委實不安,故此逗留在陰間,不肯投胎轉世。如今好了,我來投胎給你當兒子,在亂世里保護全家人的平安。」說完,變成一只金色螳螂,鉆進別三山老婆的身子里。

第二天上午,別三山的老婆生下一個兒子。別三山大喜,給他取名別一堂。

別一堂長大后,成了一名壯漢,力大無窮,善使雙刀,也擅長射箭。他常常背上插著雙刀,腰里掛著弓箭,帶著哥哥,在山野里閑逛。

有一天,兄弟倆正在山上閑逛,忽然從樹林里飛過一只黃鸝鳥。別一堂示意哥哥不要做聲,飛奔著跟在黃鸝鳥的后面。黃鸝鳥很快消失在密林里,別一堂在密林里慢慢地搜索著。

兄弟倆走出密林,只見山麓里的一塊巨石上,躺著一名睡覺的老者。別一堂拿起弓箭,瞄準老者,卻被哥哥一把拉住,輕聲說:「你千萬不要殺人!」

別一堂輕聲說:「這不是人,是黃鸝鳥怪。大哥,我要借你一滴血用一用,你千萬不要出聲。」他讓哥哥伸出左手食指,然后用箭頭刺破指頭,沾上一滴血,一箭射在老者的咽喉上。

老者掙扎了一下,變成了一只黃鸝鳥。別一堂長舒一口氣,仰天大笑著說:「我終于報了大仇了!」這個黃鸝鳥,正是當初殺死他的黃鸝鳥怪。他之所以沾上哥哥的血,是利用旺盛的陽氣,來破除黃鸝鳥怪的陰氣,以免他變幻而去。

回到家里,別一堂把黃鸝鳥放在火上烤熟了,逼著哥哥吃下。第二天早上醒來,哥哥發現渾身長滿腱子肉,力氣大得驚人,能單手舉起寺廟門前的石鼓。別一堂教導哥哥武藝,兩年后,哥哥弓馬嫻熟,成為一位猛人。

大約五六年后,董卓專權,天下群雄紛起,也有許多土匪占山為王,禍害當地百姓。有好幾支人馬,來小山村里搶劫,都被別氏雙雄趕走。正因為有兩兄弟的保護,小山村的村民們,一直過著安逸的日子。

本故事采用了精怪的元素,在于借事喻理,勸人為善,與封建迷信毫無關聯。,特此聲明!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推薦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