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洞房花燭夜,書生灌了新娘一杯酒,妻子現形成一條蛆蟲

里昂 2023/01/06

#頭條創作挑戰賽#

唐朝武周年間,有一個姓潘名仲留的書生,資質愚鈍,偏不自知,嘴邊常常掛著之乎者也亦焉哉,惹人恥笑。他一心想科舉入仕,無奈一直拿不到考試的資格。為了清靜讀書,他仿效他人,帶著書童寄居在野寺里,挑燈夜讀,刻苦用功。

潘仲留住在寺院的后院,書童住在外間,他在里間讀書,書房的墻外就是茅房,比較方便。茅房外沿著墻邊,種著一溜花草,潘仲留讀書累了,或者皓月當空,便會坐在花草的旁邊,吟詩作賦,附庸風雅。

也是怪了,過了一個多月,那些花草都蔫了,眼看就要枯萎了。老和尚來看了看,搖著頭說:「真是怪哉,十幾年來,這里的花草一直茂盛,為何今年就都打不起精神來呢?」他吩咐雜役掏出茅房里的大糞,澆灌在花草的根部,過了幾天,花草都緩了過來,恢復了生機。

不過,好景不長,花花草草又開始蔫了。老和尚也不管它們了,任由它們自生自滅。然而,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這些花草卻不枯萎。蔫頭蔫腦的花草,倒成了寺院的奇觀。香客們來進香,都會到后院里觀賞一番蔫蔫的花草。

這一天晚上,月白風清,潘仲留來了興致,坐在花草前,燃起一炷香,開始搜腸刮肚地拼湊詩句。他每念一句,花草就會微微搖動,猶如微風拂過。

這時,一名女子飄然而至,嬌笑著說:「公子作的好詩句,小女子愛慕不已,特地來與公子相會,唐突之處,還請見諒。」

潘仲留抬頭一看,只見女子長得白白胖胖,艷麗無雙,別有一番韻味,趕緊站起來抱拳說:「多謝小娘子夸贊,小生的詩句,平生第一次得到認同,實乃三生有幸。」于是與女子談論起詩賦來。

女子掩面笑著說:「小女子不會吟詩作賦,只會欣賞。」潘仲留笑著說:「能欣賞詩賦的女子,不可多見,小娘子實乃小生的知己也。」于是,趁著興致,將平生所作的詩賦,選了幾篇得意之作,搖頭晃腦地吟誦起來。女子在一旁拍手叫好,潘仲留仿佛喝了酒一樣,興奮不已。

到了三更,潘仲留挽著女子的手,進到屋里歇宿去了。事畢,他詢問起女子的身世,女子自稱姓白,閨名半月,不是人類。要不是愛慕潘仲留的才學,她才不肯現身人間。

潘仲留興奮地說:「那你肯定是花仙子或者草仙子了,我經常對著它們吟詩作賦。」半月笑得花枝亂顫,好一會兒,才止住笑聲,說道:「你別自作多情,花仙子和草仙子根本看不上你。你知道為什麼花花草草都是蔫蔫的嗎?」潘仲留說不知道。

半月笑著說:「她們討厭你的詩賦,因為不堪忍受,才會變得無精打采的。」潘仲留不高興起來,思索了一會兒,問道:「難道在她們的眼里,我的詩賦連大糞都不如嗎?大糞澆灌在根部,她們都活得好好的,聽了我的詩句,卻都無精打采的,真是怪哉。」

半月大笑起來,說道:「在她們的眼里,你的詩賦確實比大糞還要臭。」她發現潘仲留的臉色不對,趕緊說道:「不過,那是她們不懂欣賞,在我的眼里,你的詩賦,勝過甘露。」潘仲留的臉色,這才緩和過來。

潘仲留和半月如膠似漆,覺得一刻也離不開她,便回家稟明父母,迎娶半月當妻子。父母同意了,選了一個吉日,吹吹打打地把半月從寺廟里接了回來。

洞房花燭夜,潘仲留吩咐書童,在洞房里擺了幾個酒菜,他要和半月吟詩作賦,記錄人生的高光時刻。半月不會飲酒,便給潘仲留斟酒,潘仲留舉杯飲酒,思索半晌,才憋出一句詩來,半月鼓掌歡呼起來,大聲叫好。

潘仲留端起酒杯,要半月喝酒,半月嬌笑著躲開。潘仲留暗想,她一直不告訴我,她是什麼來路,今夜何不灌醉她,讓她現了原形,也好知道她的來路。于是,他拉住半月,強行灌了她一盞酒。

半月頭暈目眩,倒在地上睡著了。不一會兒,她變成了一條蛆蟲,扭動著白白胖胖的身軀。潘仲留惡心的嘔吐不止,把喜酒都吐了出來。想不到,與他同床共枕的,竟然是一條蛆蟲。

第二天早上醒來,半月發現睡在地上,現了原形,而潘仲留坐在一旁流淚。她長嘆一口氣,說道:「你的詩賦,臭不可聞,故此花花草草都蔫了。但是,我們蛆蟲長期生活在糞坑里,以臭為香,我天天聽你吟詩作賦,覺得你的詩賦賽過甘露。不管怎麼說,我是真的愛你。」

潘仲留卻連連擺手說:「不不不,我們還是分開吧,你從哪里來,還是回到那里去。」半月氣惱地說:「我今生今世跟定了你。」

沒想到,他的詩賦臭不可聞,只有蛆蟲喜歡,潘仲留遭受不住打擊,了無生趣,同時也為了擺脫半月的糾纏,他出家當了和尚。

潘仲留天天與晨鐘暮鼓為伴,足不出寺廟。半月守在山門外長達一年之久,見他心意已決,而且她無法進入大殿這個清凈之地,只好含淚離去,不知所蹤。

世上有不少人,自以為讀了幾年書,便忘乎所以,滿嘴噴糞,臭不可聞,卻沾沾自喜,實在令人不敢恭維。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