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富商借秘術返老還童,卻將妻兒趕進柴房,一條手帕引出實情

里昂 2023/01/13

明朝時期,幽州城內有戶姓凌的人家,家主凌中天是一位成功的富商,凌家世代從商,底蘊深厚,到了凌中天這一帶更是發展鼎盛。

凌中天的二十歲那年,娶了鄰村一個名叫云初的女孩,二人感情甚篤,婚后育有一女,喚作小柔。這些年來,凌中天除了經營家中生意外,還一直派人在外尋找他離家的哥嫂。

其實凌中天并非凌家繼承人的第一人選,他是庶出,在其之上,還有個嫡出的哥哥。只可惜他哥哥不爭氣,年輕時非要娶一個地位卑微的女子,跟家里鬧了矛盾,後來爭奪繼承權的時候,又輸給了凌中天,他偏偏又是個好強之人,一氣之下便帶著妻子離開了家,再也沒回來過。

至于凌中天兄長的妻子,云初也認識,與其也算好友,只是她的身份的確有些敏感,她是罪臣之后,認識凌中天的兄長前,一直在琴坊當琴娘,地位自然不高。

眨眼間三十多年過去了,凌中天始終沒能找到哥嫂,他自己的身體卻一天不如一天。看著自己創造的商業帝國,凌中天害怕了,他害怕自己有一天會死去,他已經感受到身體開始衰老。

為了能將家族權力一直攥在手里,他竟開始煉丹,求長生,并嘗試了各種能夠延長壽命之法。云初跟女兒實在看不下去,出言勸慰,奈何凌中天的態度十分堅決,二人也沒辦法,只好放任他。

正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凌中天還真從一位老者的口中,聽聞了一種返老還童的秘術。那老者是個駝背,臉上也有著大片的疤痕,是燒傷的痕跡。可能是太過嚇人,他一直帶著個能遮面的斗笠。

當時凌中天外出談生意,在一家茶館歇腳,那老者剛好跟朋友也在此地聊天,聊著聊著那老者便聲稱自己找到了一種返老還童的秘術,已經試驗過了,沒問題。眾人聽后皆嗤之以鼻,完全沒人相信,倒是一旁的凌中天豎起耳朵,聽的真切,并在老者離開后,悄悄跟在了其身后。

那老者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發現被跟蹤了,凌中天也不藏著掖著,當即露面,并表示自己對他所說的返老還童很感興趣。老者聽后緩步上前,湊到他面前上下打量,并點了點頭:「不錯,妳的確挺適合,我看妳這軀體,千瘡百孔,若再不想辦法,怕是活不過明年啊!」

老者的話叫凌中天大吃一驚,只因前不久他生了一場大病,去看了郎中后,他的話也是如此。正是得知自己時間不多,凌中天才會有機會就像抓住,他不想死,更不想放棄凌家。

凌中天也顧不上其他,當即跪在老者面前,祈求他幫幫自己。老者有些無奈,只好點頭答應。凌中天聽后高興萬分,當即跟著他回了家,不過以防萬一,凌中天還是帶了許多隨從。

路上凌中天也起過疑心,并詢問老者若真習得了返老還童的秘術,為何不施展在自己身上,老者聽后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彎曲的背部,稱這術法本就逆天而為,自己煉成后便遭到了天譴,挺直的背活生生彎掉了,他也嘗試過,可惜全都失敗了,他臉上的燒傷,就是那時留下的。

凌中天聽后心里不免也打起了鼓,有些害怕,老者卻表示,在他之前,已經有三個人成功了,全都回到了十七八歲的年紀。事到如今,想要繼續活下去,凌中天也沒啥別的選擇了,索性孤注一擲,何況這老者真要欺騙自己,身后跟著這麼多隨從,也不怕他跑。

很快,一行人便來到了老者的住處,老者進屋后推開柜子,后面是一條通道,通道深處是一件密室。密室中間有個大坑,里面填滿了冒著熱氣的水,而那個坑洞,是個十分奇怪的形狀,像是個十字,可又多了兩杠,水坑的周圍填滿了各種符咒,更詭異的是里面的熱水,竟然是血紅色的,且看不到底。

老者稱,此乃血池,入血池后洗精伐髓,重塑肉身,得以返老還童。凌中天心里沒底,可還是按照老者的說法,脫光衣服,緩緩走進了血池當中。至于那幾個隨從,這站在旁邊,若是有所異常,定會第一時間前去解救。

好在一切正常,凌中天很快就被血池沒過,人也消失不見了。老者坐在血池邊上,念誦著晦澀難懂的咒語。與此同時,血池里的水忽然劇烈的晃動起來,幾個隨從見狀,連忙沖上去想幫忙,結果下一秒,一只手便伸了出來,緊接著,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年輕健壯的小伙子走出了血池,眾人見狀皆愣住了。

看樣貌,他的確與凌中天有些相似,莫非返老還童是真的。直到眼前的小伙呵斥眾人,他們才反應過來,立馬圍上來給他穿上了衣服。變年輕的凌中天高興萬分,對老者感恩戴德,隨即便返回了家中。

當妻女看到變年輕的凌中天時,全都愣住了,尤其是其妻子云初,由于二人是二十歲左右成的親,因此凌中天十七八的樣子她沒見過,不過眼前的小伙子,的確遇年輕時的丈夫很是相像,盡管不敢相信,可事實擺在眼前。

為此,云初也動了返老還童的心思,便希望凌中天能把那老者介紹給自己。可讓母女倆沒想到的是,返老還童后的凌中天性情大變,竟直接將云初和小柔趕到了柴房去住,甚至不承認與二人的關系,除了一日三餐外,什麼都不再給二人提供。

云初傷心萬分,還以為丈夫變年輕了,便始亂終棄。直到這天,他從凌中天身上發現了一條不屬于他的手帕,背后的實情才漸漸浮出水面。

那天凌中天應酬喝多了,回家后進門碰見了云初,云初見狀,便扶著他回屋,結果其懷中的手帕掉了出來。在看到手帕左下角的繡字時,云初愣住了,那手帕的主人,正是凌中天兄長的妻子,也就是那位琴娘。可她的東西,怎會在凌中天的手中。

云初心中驚恐,立馬脫下丈夫的衣服,因為凌中天的背上,有一塊胎記,可以辨別其身份。結果不出所料,胎記沒有了。

云初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這才意識到,眼前之人不是自己的丈夫。與此同時,凌中天也醒了過來,看到一臉驚恐的云初,他酒醒了大半,面對其質問,凌中天大笑起來,也不再隱瞞,當即說出了一切。

原來,眼前之人,并非凌中天,而是其兄長跟琴娘的兒子,至于凌中天,已經死在血池當中了,那個老者,就是他的兄長。

多年前,凌中天為了搶奪繼承權,不停給其兄長使絆子,而他遇到琴娘,其實就是云初和凌中天刻意安排的,讓二人相愛,就是為了讓他跟家里鬧翻。不止如此,在父親死后,凌中天甚至私自修改了遺囑,這才得到了凌家家主的位置。

這些年里,凌中天和云初也不是再找兄長和琴娘,而是不斷派出殺手,想要殺死他們,琴娘就是在逃亡中不慎被發現,一命嗚呼。父子倆悲痛欲絕,也立誓要搶回凌家,讓凌中天與云初付出代價。

云初聽后大吃一驚,原來返老還童,只是個幌子,她轉身想跑,老者,也就是凌中天的兄長卻出現在了門口……

第二天,人們發現云初失蹤了,至于凌中天的女兒小柔,沒多久也被許配給了一個鄉下莊稼漢,再也沒回過凌家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