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書生救了裁縫,裁縫卻給他一件尸衣:丑時前務必穿身上

里昂 2022/11/12

宋朝時期,信義有個名叫段凌楓的書生,他面容俊朗,為人正直,做得一手好文章,是當地有名的才子。

這日,段凌楓休沐回家,路上,他看到有個老漢躺在路邊不停哀嚎。他心中一凜,連忙上前查看,發現老漢的左腿受了傷。

段凌楓將老漢扶起,幫他包扎了傷口。老漢對段凌楓連連道謝,他說他實在不能動彈,請求段凌楓將他送回家。段凌楓一口應下了下來。

路上,兩人閑聊了幾句,段凌楓得知,老漢姓杜,是個裁縫,他妻子早逝,與兒子杜若孟相依為命。很快,段凌楓將杜裁縫送回了家,就在他轉身準備離去時,杜裁縫卻突然叫住了他。

杜裁縫艱難地拖著腿進了房間,等他出來時,手上便多了一件寢衣。他將寢衣遞給段凌楓,口中說道,「我粗通道術,恩人,我觀你面相,恐怕你今晚有一場劫難。這寢衣是我親手做的一件尸衣,你丑時前務必穿身上,如此一來,便能度過劫難。」

段凌楓聞言,心中多了幾分驚訝。他接過寢衣,發現寢衣的布料入手柔軟,還帶有溫度,他在身上比劃了一下,發現大小也正合適。

段凌楓帶著寢衣回到了家,這晚,他坐在床邊看著寢衣,思來想去,還是將它穿在了身上,而后便睡覺了。等他再醒來時,發現外面的天色已經大亮,他一夜無夢,但是卻覺得沒有休息好,滿身疲憊。

休沐結束后,段凌楓回到了書院,過了沒多久,他發現周圍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還經常在他背后對他指指點點。

他的好友謝尋看他的眼神也變得很復雜,他就這件事詢問過謝尋,但謝尋卻欲言又止,最后搖搖頭什麼也沒有說。

這晚,段凌楓被一陣哀嚎聲驚醒,他睜眼一看,發現他的身上貼了一張黃符,謝尋正在他身邊拽他的寢衣,令他驚恐的是,那哀嚎聲竟是從他的寢衣中傳出來的。

謝尋見段凌楓睜開了眼,憤怒道,「你這惡鬼,快從段凌楓的身體中滾出去,否則我讓道士前來收你,定讓你魂飛魄散!」

段凌楓聞言吃了一驚,他連忙說他不是惡鬼而是段凌楓,還說了一些只有他和謝尋才知道的事情。謝尋聞言,這才相信面前的這個人是段凌楓,他手上動作不停,將段凌楓的寢衣像扒皮一樣從他的身上徹底扒了下來,這才向段凌楓講明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自從段凌楓回到書院后,他白天努力用功,但一到晚上,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他夜夜在丑時后起身,而后外出飲酒作樂,流連煙花之地。

有人在外看到了段凌楓,并在書院中將這件事告訴了他人,眾人都很奇怪段凌楓為什麼變了性子,所以對他的態度才有些奇怪。

段凌楓聽到這兒,大吃一驚,忙說自己從未在晚上外出過。謝尋舉了舉手中貼著黃符的寢衣,說道:「那確實不是你,而是寄宿在你身體中的鬼魂。」

謝尋說,他看著段凌楓白天和晚上截然相反的樣子,覺得很奇怪,于是他留心觀察,發現白日里的段凌楓并不知道他自己晚上做了什麼。他還故意在晚上的「段凌楓」面前轉了一圈,發現那個「段凌楓」并不認識他。除此以外,他還在晚上的「段凌楓」身上,聞到了一股腐臭味。

由此,謝尋察覺出了異樣,他覺得好友這像是被邪祟附身,于是他去到了附近的道觀,尋求道士的幫助。

道士聽完他講的經過后,沉思了許久,而后說段凌楓的異樣看起來像是中了尸衣咒。

他告訴謝尋,尸衣咒是用死人的皮制成尸衣,死人靈魂寄宿在尸衣上,若是將衣物以贈與的形式讓他人穿上,死去的人便能占據那人的身體,以此達到重生的目的。想來段凌楓定是個善良的人,祖上有功德保佑,所以他的身體才沒有完全被占據。尸衣一旦穿上,就會和人體融為一體,輕易脫不下來,穿著的人也不會察覺到異樣。

說完,道士交給謝尋一張黃符,交代他在子時后,丑時前,將黃符貼在段凌楓貼身穿著的衣服上,在聽到哀嚎聲后,把尸衣從段凌楓身上扒下,如此一來,尸衣咒便破除了,那寄宿在尸衣上的鬼魂也會直接進入地府,接受審判。

段凌楓聽完這段經過,后怕不已,他想到了將尸衣交給他的杜裁縫,正要跟謝尋說這件事,便看到杜裁縫匆匆忙忙趕了過來。

杜裁縫看到那件貼著黃符的寢衣,跪倒在地上痛哭不已。段凌楓質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見瞞不過去了,便將這件事原原本本地講了出來。

杜裁縫的妻子死后,他非常溺愛兒子杜若孟,將他養成了不學無術,無法無天的性格。前不久,杜若孟與村中的一個閑漢起了矛盾,兩人打在一處,閑漢失手將杜若孟打死。

杜裁縫看著死去的兒子,悲痛不已,就在那時,他想起了尸衣咒,于是他將兒子的皮制成了尸衣,并在暗中挑選適合穿上尸衣的人,最后,他找到了他心中最佳的人選,那便是段凌楓。

他知道段凌楓是個善良的人,那天,他故意將自己的腿弄傷,估摸著段凌楓回家的時間,躺在了他回家的必經之路上。在段凌楓將他送回家后,他便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尸衣,誆騙段凌楓在晚上將尸衣穿上。

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兒子并沒有完全占據段凌楓的身體,只有晚上才能出現。他一直在想辦法解決這件事。這晚,他感覺到尸衣咒被破除,于是連忙趕來查探,發現兒子已經被送入了地府。

謝尋聽完這番經過后,氣得緊緊攥起了拳頭。段凌楓看著杜裁縫灰敗的臉色,說道,「念在你愛子心切,我最后也沒受到傷害,這件事我便不予追究,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做這種惡事了。」

杜裁縫聞言,不可思議地看向段凌楓,在看到段凌楓認真的神色后,他向段凌楓連連磕了幾個響頭,而后抱著那件尸衣踉踉蹌蹌地離開了,此后,他便消失了蹤影,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經歷過這件事,段凌楓以后在行事時便多了幾分謹慎,也算是吃了一個教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