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奇案故事:武夫怒殺妻子好友,畫師送上兔子帶帽圖,知縣羞愧不堪

里昂 2023/01/13

弘治年間,洛口街上,一個身材高大,兇神惡煞的男人,一手提著尖刀,一手提著一男一女兩顆人頭,闖進縣衙自首。

被殺者一個是兇手的好友,一個是兇手的妻子,他聲稱妻子與好友趁自己離家,二人奸通,被自己發現,當即殺死了二人。根據大明律,凡是妻妾與人奸通,被丈夫當場抓獲,那就是將二人殺死,也是無罪的,不過這強調的是二人奸通已成事實,且是被當場抓住。

審理此案的知縣名為湯文堯,進士出身,已經很多年沒有升遷了。前不久,他剛剛接到升遷通知,還沒來得及高興,結果就遇到了這件案子。更重要的是,兇手名叫蘇子安,乃將門之后,也是當地有名的武夫,不可貿然決斷。

大堂上,蘇子安表示,奸夫名叫昌澤,是個瓦匠,曾到他家干過活,二人因此相識,并成為了好友。至于其妻子周氏,她出身卑微,當年若不是蘇子安酒后亂性,也不會將她娶進家門。不過周氏婚后安分守己,從未逾越過規矩,另外,昌澤也是有家室的。

湯文堯聽后,心生疑惑,若真是如此,那二人怎會私通。蘇子安撓撓頭,這才承認,說自己并沒有親自逮住二人,只是聽弟弟說起。湯文堯聽后大怒,道聽途說便殺死兩條人命,就算二人真有事,那蘇子安也難辭其咎。

可難就難在,蘇家背后有人,不是那麼輕易能撼動的,案子又復雜,他沒有做決斷,而是將蘇子安的弟弟蘇子洋宣入大堂。

這蘇子洋比起兄長,更為精明,一進縣衙,便跪倒在地,哭著替兄長喊冤。并聲稱自己親眼看到了昌澤半夜進入兄嫂周氏的房間,并在第二天破曉時刻才離開。如此說來,那二人私通一事算是坐實了。

不過蘇子安畢竟沒有按照條例行事,只是聽聞消息便怒殺二人,雖可以一定程度量刑,不過也不是小事。可就在這時,兄弟倆的父親卻來了。他是行伍之人,因此告知湯文堯,其兒子作為軍戶,也該交由行伍審判處理,他一個文官不該僭越。

此事的確已經明了,湯文堯也有些擔心得罪蘇家,影響了自己升遷,便同意了此事,將蘇子安交由行伍處置,結果可想而知,蘇老爺護犢子,人自然是沒事的。

本以為能圓滿結束,結果在湯文堯升遷前一夜,他與幾個同僚在外飲酒,一位畫師為其送來了一幅畫。當看到畫中的內容時,湯文堯愣住了,上面是一只活靈活現的兔子,頭上戴著一頂官帽。

兔子本就膽小怕事,畫師這是在譏諷自己在權貴前低頭,而兔子帶帽,不就是一個冤字,莫非蘇子安殺妻友一案另有冤情。

看到這幅畫,湯文堯羞愧萬分,自己的確處理的有些粗糙了,他沒心思繼續飲酒,而是會見了這名畫師。

畫師一看到湯文堯,便跪地磕頭:「大人,草民斗膽做出此畫,實乃無奈之舉,還望大人恕罪!」

湯文堯沒有多想,揮手讓其起身,并訴說其中冤情。畫師也不藏著掖著,他此番來,就是為好友昌澤喊冤的。他跟昌澤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昌澤他最為了解,人很仗義,脾氣也比較火爆,不過他很愛自己的妻子,絕不可能干對不起妻子的事。不止如此,當時他進蘇府干活的時候,跟他說起過,但也只說認識了蘇家習武的大少爺,只字未提蘇子安的妻子,可見二人應該沒見過面。

另外,畫師還有一個猜測,那便是蘇子安的弟弟,蘇子洋在背后挑事,引發了這一結果。

原來,蘇子洋是當地出了名的敗家子,經常領著一群公子哥和無賴在外飲酒,喝多了便會當街調戲女孩。有天他們剛好撞見了昌澤的妻子外出買菜,蘇子洋見其漂亮,欲上前輕薄。

結果昌澤的妻子也是個烈性子,當即給了蘇子洋一巴掌,并破口大罵。蘇子洋哪受過這種氣,他一揮手,身邊幾個人一擁而上,將她按在了地上。周圍的人看到后,也不敢上前阻攔,畢竟誰也不想惹到蘇家。

就在這時,昌澤剛好回來了,看到了這一幕。昌澤長得五大三粗,直接沖散了眾人,并揪住蘇子洋暴打了一頓。畫師認為,肯定是蘇子洋懷恨在心,才促成了此事。

聽了畫師的猜測,湯文堯也陷入了沉思,這的確是個很重要的線索,事到如今,他也顧不了是否能夠升遷,畢竟在官為民,他可不能在這種事情上糊涂。第二天一早,他便重新派人將蘇家兩兄弟捉拿歸案,并重新進行審問。

蘇子安四肢發呆,頭腦簡單,自然是問不出什麼了,重點自然是放在了蘇子洋的身上。不知為何,僅僅幾天沒見,他就消瘦了許多,整個人的精神狀態變得很不好,湯文堯光是大聲說話,都能把他嚇一跳。

湯文堯也不客氣,當即給蘇子洋用刑,結果還沒開始他便崩潰了,承認了自己的罪行。果真如畫師猜測的那樣,蘇子洋一直看不上自己出身卑微的大嫂,又被昌澤當街暴打,對其懷恨在心,便撒謊聲稱發現了昌澤和周氏私通。本想讓習武的兄長幫自己教訓二人,找回場子,誰知蘇子安腦子一熱,直接把二人都給殺了。

此事過后,雖沒人發現,可間接害死了兩個無辜之人,蘇子洋心里承受不住,在夜里總是做噩夢,夢到二人來找自己索命。

真相大白后,按照大明律,蘇子洋扭曲事實,唆使他人犯罪,死罪難逃。不過他懇求湯文堯,放過其兄長,為他家保留一絲血脈。湯文堯沒有言語,蘇子安雖有罪,可念在被人欺騙,且能夠投首,罪不至死,被發配邊遠充軍。

此案結束后,當地村民無不拍手叫好,蘇家本想制止湯文堯升遷,奈何是金子總會發光,他的事跡傳到了左都御史的耳中,他很是賞識湯文堯,便讓其升遷入朝為官,也成為了一名御史。湯文堯也一直收藏著那副兔子戴帽圖,時刻警示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