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美婦買棺材,木匠看她可憐不收錢,美婦:你媳婦在棺材里

里昂 2022/11/08

明朝時期,夏州有個名叫梁三波的木匠,專做棺材生意。這一日,一個女子哭泣著來到了梁三波的棺材鋪,她跪求梁三波賒給她一口棺材,自己日后定會報答梁三波的恩情。

經過交談,梁三波得知,女子名叫雪如,和哥哥逃難來到此地,哥哥因病去世,她身無分文,連口棺材都買不起。

梁三波看雪如凄慘,不由得起了憐憫之心,于是他送了雪如一口棺材,還說自己愿意幫她收斂她哥哥的尸身。

雪如對梁三波千恩萬謝,她帶著梁三波來到了鎮外的小樹林,可他們在樹林中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任何尸身。梁三波見狀,想到那尸身可能是被野獸叼走了。

雪如哭得肝腸寸斷,梁三波見她一個孤弱女子,無依無靠,便將她帶回了家中,讓她好歹有個落腳的地方。

雪如在梁三波家居住了一段時間,將梁三波家中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條。梁三波見狀,對雪如心生歡喜,于是,他向雪如表達了心意,希望她能嫁給自己。面對梁三波的求婚,雪如思考了好幾天,最后,她還是應了下來,與梁三波舉辦了婚禮,成了一對夫妻。

婚后,梁三波與雪如相敬如賓,日子過得平淡而溫馨。但過了不到一年,雪如對丈夫突然冷淡了起來,也不愿意再讓丈夫碰她。梁三波為此很是苦惱。

這天晚上,梁三波正準備打烊,一個頭戴白花,身穿麻衣的美婦來到了梁三波的棺材鋪,她看著梁三波,欲言又止,像是有什麼不好意思開口的事情。

梁三波見狀嘆了一口氣,他開店這麼多年,見過不少這樣的人,他們一般都是囊中羞澀,想買棺材錢又不夠。想到這里,梁三波再看向那美婦,便覺得她十分可憐,于是,他開口對美婦說道,「你若是沒有足夠的錢,我便送你一口棺材,就不收你的錢了。」

美婦聞言,咬了咬嘴唇,而后,她突然拽著梁三波出了棺材鋪,到了一戶門口掛滿白布的人家。

梁三波覺得很奇怪,可還不等他問話,美婦便指著靈堂里的那口棺材,輕聲說道,「這里是我家,你媳婦在棺材里。」

梁三波聞言,大吃一驚,美婦示意他不要作聲,而后領著他悄悄走到了棺材前。梁三波聽到,棺材里竟傳出了說話聲。

梁三波聽到了妻子雪如的聲音,她說道,「吃的我都給你帶來了,這有這種吃下后便會假死的丹丸,你再堅持一下,等三天后你下葬,我再把你挖出來,你便不用受罪了。」

雪如話音剛落,一道男聲響了起來,「你小心一些,不要總是來看我,萬一讓我的妻子或者你的丈夫發現,就糟了。」

梁三波聽到這里,緊緊攥住了拳頭,美婦將他拉到一邊,輕聲將這其中的緣由告訴了他。

美婦說,三天前,她的丈夫鄭爾鵬突然暴斃,那天晚上,她為丈夫守靈,一不小心在靈堂睡著,等她再醒來時,便聽到了棺材里傳出了丈夫與一女子交談的聲音。她當時很是驚訝,不敢動彈,就繼續裝睡,而后她便聽到了鄭爾鵬與那女子的秘密。

原來,鄭爾鵬的死是假死。他在一個多月前便開始和那女子私會,后來,他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于是便商量好一起假死,而后一起私奔。

美婦聽到他們計劃著讓鄭爾鵬先裝死,等他下葬后,那女子將他救出來,而后,便輪到那女子假死。這樣一來,他們便能瞞天過海,做一對自由自在的野鴛鴦。

美婦那天在靈堂里睡去,是因為那女子在靈堂中點了迷香,只是她沒有掌握好劑量,讓美婦提前醒了過來,還得知了他們的計劃。

美婦在那女子離開時,悄悄跟上了她,記住了她的住址,而后,她在附近打聽那女子的情況,在得知她名叫雪如,丈夫是梁三波后,她便找上了梁三波。

梁三波聽完這番經過,再也忍不住了,他沖到棺材前,猛地掀開了棺材板,而后將棺材中的鄭爾鵬拖出來就打。

雪如被突然出現的丈夫驚得一愣,她看見鄭爾鵬挨打,就要上前拉架,可美婦攔住了她。

梁三波將鄭爾鵬揍了個鼻青臉腫,才稍稍壓下了心頭的怒火。而后,他肅著一張臉看向妻子雪如,詢問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雪如跪在丈夫面前,哭泣著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原來,當初雪如到棺材鋪買棺材,根本不是為她的哥哥買的,而是為她的情郎買的,她的情郎便是鄭爾鵬。

當初鄭爾鵬病重,雪如看他已經沒有了呼吸,于是連忙去買棺材,可就在她走開的這段時間,美婦路過樹林,她看到鄭爾鵬躺在地上,于是上前查看,發現鄭爾鵬雖然看起來沒了呼吸,但他的脈搏還在跳動,于是連忙將他送到了醫館診治。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雪如帶著梁三波回到小樹林后,沒有找到鄭爾鵬的原因。

鄭爾鵬病好后,便入贅到了美婦的家中,做了上門女婿,他雖然對妻子沒有太多感情,但始終記著妻子對他的救命之恩。

日子就這麼平靜地過去了,直到前不久,雪如突然想起鄭爾鵬,于是到鎮外的樹林中懷念他,恰好,鄭爾鵬也到了樹林。兩人相見先是一驚,而后便相擁而泣,在交談中,他們也明白了這件事情的始末,不由得感嘆造化弄人。

后來,他們兩人情難自禁,便暗中私會,可如此一來,他們的心中又充滿了背叛伴侶的痛苦,于是,他們決定假死,以此斬斷和伴侶的情誼,而后一起私奔。

講完這番經過,鄭爾鵬和雪如跪在了美婦和梁三波的面前,請求他們的原諒和成全。

梁三波看了雪如一眼,深深嘆了一口氣,他對雪如說,「我今晚住在鋪子里,你收拾了東西后就走吧,我們,永不再見。」

美婦不像梁三波這麼客氣,她直接讓兩人滾出她的家,再也不要出現在她的眼前。

后來,雪如和鄭爾鵬在鎮上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美婦和梁三波一來二去,漸漸熟悉,最后,他們倆結為夫妻,相伴到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