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桃花釘

里昂 2023/01/13

清朝時期,欒州定興村有個姓鄭的老漢,此人輩分高,古板剛正,村里人都叫他一聲鄭叔公,對他很信服。

這幾天,一向健壯的鄭老漢突然臥床不起,他指著雙腳,說有東西扎進了他的腳心,但他的腳底分明什麼也沒有。

眾人見他面色煞白,額頭冒冷汗,嘴唇不停哆嗦,一副痛極了的樣子,心中焦急。正巧,有個走方郎中路過村子,眾人忙請他為鄭老漢看病。

郎中名叫蕭秋雨,醫術精湛,還懂得一些道家術法。他一見鄭老漢,蹙緊了眉頭,說:「這老先生正在受釘刑,妳們這里最近有沒有死狀蹊蹺的人?他這是被那人怨恨上了。」

眾人聽了這話,七嘴八舌地跟蕭秋雨講了幾天前他們村子里發生的一件奇詭的事情。

幾天前,村里的柳寡婦死在了家中,死人沒什麼稀奇的,奇怪的是她的死法,她是被人用釘子活活釘死的。可能是為了阻止她叫喊,她的嘴被堵住了,臉上凝固著一個猙獰的表情,已然不見生前面容姣好的模樣。

她身上一共有五根釘子,分別釘在她的手心,腳心,致命的那個釘在眉心。人們發現她的時候,她的尸身被面朝下放著,眾人不敢亂動,最后還是鄭老漢出手,將她翻了過來。

柳寡婦在村中無依無靠,沒人給她收斂尸身,最后還是鄭老漢幫她拔掉釘子,把她安葬。村民們伸手給蕭秋雨比劃,說柳寡婦身上的釘子像是用木頭做的,有一指長短。

「那恐怕是桃花釘,有人用桃木做了桃花釘,給柳寡婦施了釘刑。」蕭秋雨沉聲說道,「釘刑最大的特點就是受刑之人會痛不欲生,桃木能辟邪,還能招桃花,用桃木做成桃花釘對人施以釘刑,會讓那人的魂魄永遠囚禁在身體中,不得解脫。這種釘刑用于女子,是在懲罰那女子的不忠。」

眾人聽后,面面相覷,蕭秋雨接著說:「被桃花釘釘死的人,懷有巨大的怨氣,因此往往會被臉朝下放置,以消解怨氣。柳寡婦死不瞑目,鄭老漢將她的尸身翻過來的時候,恐怕被她看到了臉,所以她恨上了鄭老漢,把她承受的痛苦加倍償還在鄭老漢的身上。」

蕭秋雨話還沒說完,鄭老漢突然慘叫起來,他蜷縮著身體,伸展著他的胳膊,兩只手痙攣著,蕭秋雨見狀,忙把他打暈,嚴肅地說道:「他的四肢已經全部釘上釘子,若是額頭上那根釘子也被釘上,他必死無疑。救他的辦法只有一個,我們得把棺材打開,把五根桃花釘放回柳寡婦的身上,先鎮住她的怨氣,隨后再想辦法把她超度。」

眾人慌作一團,蕭秋雨讓人們鎮定下來,他點了幾個年輕小伙子,讓他們先去把柳寡婦的墳挖開,又問剩下的人知不知道當初拔下來的釘子去了哪兒。有人說記得鄭老漢把釘子收起來了,應該就在他家里。

眾人在鄭老漢家翻箱倒柜找釘子,這時,一個黑臉壯漢醉醺醺地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看著眾人,大喝一聲:「妳們在我家干嘛?」

蕭秋雨被嚇了一跳,他身旁的人低聲向他解釋道:「那是鄭叔公的兒子鄭爾鵬,他家就他們父子倆。鄭爾鵬是個混不吝,時常在外廝混,根本不管他父親。要不是我們照看著,鄭叔公就是疼死在家里,他也不管。」

蕭秋雨的視線在鄭爾鵬的身上巡脧了一圈,落在了他的左手上,他低聲向身邊的人問道:「鄭爾鵬平時會做些手藝活嗎?」

那人嗤笑一聲答道:「他是個能躺著就絕不坐著的懶漢,整日向鄭叔公伸手要錢,更別說什麼手藝活了。」

蕭秋雨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他走到鄭爾鵬的身邊,冷不丁問:「妳知道釘刑會反噬嗎?」

鄭爾鵬原本醉眼朦朧,聽到蕭秋雨的話后,眼神陡然清明。他陰冷地看著蕭秋雨,說:「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蕭秋雨沒理會他,自言自語似地說著:「受釘刑的人會把怨氣隨意發泄在另一個人身上,那個人不一定是他的仇人,所以鄭老漢中了招。可釘刑這個術法本身也會反噬,對他人施加釘刑的人,最終會因萬釘穿身而死,那是人類無法想象的痛苦。」

說著這些話,蕭秋雨盯著鄭爾鵬青白交加的臉,「都說妳好逸惡勞,可妳左手拇指的指甲卻被砸紫了,正巧柳寡婦身上又被釘了釘。人的骨頭很硬吧,想要把木釘砸進去可不容易,妳當時是不是很慌,所以才一不小心砸到了手?」

眾人聽到這話都驚呆了,見鄭爾鵬竟然一句也不反駁,知道蕭秋雨說的恐怕都是真的,紛紛對鄭爾鵬怒目而視。

鄭爾鵬從牙齒縫里擠出來了一句:「妳想要什麼,反噬怎樣才能解除?」

蕭秋雨微微一笑,說:「那些桃花釘被妳父親帶回來了,可我們怎麼也找不到,或許妳知道它們在哪兒?」

鄭爾鵬在院子后的桃樹下挖出了那些桃花釘,他說他本想將那些桃花釘燒毀,可怎麼也燒不掉,所以把它們埋在了桃樹下。

蕭秋雨追問鄭爾鵬為什麼要用釘刑將柳寡婦殺害,鄭爾鵬面色陰毒地說道:「那女人不守婦道,她看我爹在村里說得上話,就勾搭我,後來發現我爹脾氣犟,她撈不著什麼好處,就轉頭去勾搭別人,她這是咎由自取!我爹也是濫好心,為她收斂尸身,現在可不就遭了報應,他也是活該!」

眾人聽了這話,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沖上前將鄭爾鵬痛扁一頓,但眼下更重要的是鄭老漢,他們將鄭爾鵬捆在柴房,不再理會他。

蕭秋雨帶著眾人到了柳寡婦的墳墓前,將桃花釘放回原處,又使了法子將她超度。等眾人再到鄭老漢家時,發現他四肢的疼痛已經消失了。

鄭老漢得知兒子鄭爾鵬做下的事后,不停嘆氣,說是他沒教好,才讓鄭爾鵬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他與眾人商議,要按村規處置鄭爾鵬。可等眾人到柴房后,發現鄭爾鵬的身體里長出了數百根木釘,他的鮮血流了一地,已經氣絕身亡。

蕭秋雨說,釘刑的反噬無法解除,他之前只是在詐鄭爾鵬的話。人生在世,若是不想受苦,少做惡事是最便捷的方法。

蕭秋雨在定興村住了一晚,翌日一早離開了村子,繼續他的旅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