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木雕美人成精

里昂 2022/11/15
 

明朝時期,寧州有個名叫凌風軻的木匠,他手藝精湛,愛木成癡,平日里,他寧愿對著美人木雕發呆,也不愿外出走動,因此年近三十仍未成婚。

這日,鎮上的黃員外找上了凌風軻,他聽說凌風軻手中有一座美人木雕,特意前來觀賞。待親眼看到木雕后,他忍不住連連稱贊。

那木雕栩栩如生,美人長發披肩,雙眉修長,眼眸低垂,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揚,帶出了一個嫻雅的笑,面龐細致清麗,身段纖秾合度,恍若神仙妃子。

黃員外看罷木雕后,當場便要出錢買下,但凌風軻說這木雕是他的心血之作,他沒有將它賣出的打算。黃員外幾次加價,見他都不肯松口,只得悻悻離去。

這天傍晚,凌風軻正在院子里忙活,突然聽到大門外傳來一聲痛呼,他連忙出門查看,發現一個秀美的少女捂著腳踝,跌坐在他家門前。

凌風軻見狀,將少女扶進了家中。經過交談,凌風軻得知,少女名叫秋怡,逃難來到此地,本想投奔親戚,卻發現親戚已經搬家了。無奈之下,她準備離開,結果一不小心在凌風軻家門口扭傷了腳。

凌風軻覺得秋怡看起來有幾分面善,對她很有好感。接下來的日子,秋怡便留在了凌風軻家中休養,她喜歡待在凌風軻身邊,看著他十指翻飛,將木頭雕刻成各式各樣的形狀。凌風軻見秋怡孩子心性,還為她雕了幾個小木偶哄她。

轉眼間,秋怡已經在凌風軻家待了半個月了,她的腳踝早就已經好了,但她和凌風軻都默契地沒有提出她離開的事情。

這天,在吃飯時,秋怡突然盯住凌風軻的眼睛,開口說道:「經過這段時日的相處,我覺得你是個好人,你愿不愿意娶我為妻?」

凌風軻聞言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他才低沉著聲音說:「你正值妙齡,長得又漂亮,你可以嫁到更好的人家中去,跟著我你會吃苦的。」

秋怡聽了這話,笑吟吟地說她不在乎,她喜歡凌風軻,只要凌風軻愿意娶她,他們以后的生活不管是貧困還是富有,她都會感到很幸福。

凌風軻被秋怡的話打動了,實際上,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凌風軻也早就喜歡上了秋怡這個活潑可愛的姑娘。很快,凌風軻和秋怡成了親。婚后,秋怡賢惠持家,凌風軻勤懇做工,日子過得平穩又幸福。

這天,凌風軻外出做工,歸家時天色已經很晚了,他一推開家門,便看到家中多了七個壯漢,而秋怡正站在他們中間,對著他們說些什麼。

秋怡見丈夫回家,連忙上前迎他,臉上還掛著不自然的笑。凌風軻問秋怡那七個壯漢是誰,秋怡說那七個人是她的表哥,他們正好路過這個村子,所以前來探望她。

凌風軻聞言皺了皺眉,覺得有些不對勁,然而還不等他開口,秋怡便說話了。她對凌風軻說道:「相公,我今晚和表哥們有些事情要辦,你去睡驢棚,我沒有來叫你,你千萬別吭聲。」

凌風軻的眉頭皺得能夾死一只蒼蠅,可秋怡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她一邊念叨著「晚了晚了」,一邊將凌風軻推到了驢棚中。

凌風軻正奇怪這是怎麼回事,突然聽到黃員外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美人兒,想好了嗎?你要是跟著我走,可就能享福了,比跟著凌風軻那個窮光蛋強得多。」

在秋怡和黃員外的交談中,凌風軻得知,白日里,黃員外帶著一群家仆上門,想要強行買走美人木雕,但他在見到秋怡后,改了主意,他要把秋怡帶回他家,做他的第十六房小妾。

秋怡白日里并沒有回絕黃員外,她說她需要時間準備,讓黃員外晚上再來。

凌風軻得知這番經過后,恨得攥緊了拳頭。這下,他猜到了秋怡的表哥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家,想必是秋怡擔心他們夫妻兩人敵不過這麼多人,所以特意找來了她的表哥幫忙。

雖然很好奇秋怡的表哥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但此刻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凌風軻從驢棚中找了個挑草的鋼叉,準備一會兒沖出去攔下黃員外。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秋怡和黃員外笑語盈盈地聊了一會兒后,竟主動跟著黃員外走了,走之前還帶上了那七個壯漢。

凌風軻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正準備追上前去,突然,從驢棚外伸出了一雙手拽住了他的衣角,他回頭一看,大吃一驚,因為他身后的人正是他的妻子秋怡。

在黃員外他們徹底離開后,秋怡拉著丈夫回到了屋里,她給丈夫倒了一杯茶,而后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

原來,秋怡并不是人,而是那個美人木雕,她因凌風軻的愛惜成了精,也漸漸喜歡上了凌風軻這個寡言但溫柔的漢子。她假扮成一個落難的孤女,出現在凌風軻面前,目的就是為了嫁給凌風軻。

這天,黃員外帶人前來,意圖將秋怡帶走,秋怡覺得他是一個隱患,因此,她腦筋一轉,想出了一個主意。她讓黃員外先回家,而后,她用凌風軻之前給她雕的木偶,變出了七個壯漢,又變了一個與她長得一模一樣,受她操控的假人。

秋怡說,黃員外身上怨氣深重,可見平日里做了不少壞事。她借假人之口,告訴黃員外她要帶「表哥」們一起走,她早就給木偶們下好了指令,等到了黃家后,與秋怡長得一模一樣的假人會拖住黃員外,那七個壯漢則會將黃員外家中的那些不義之財還到原來的主人那里,再一把火將黃員外的豪宅燒成灰燼。

第二天,人們看到黃員外的宅子變成了廢墟,黃員外可能是受到了太大的打擊,他瘋瘋癲癲地來到凌風軻家門前,指著秋怡說她不是人。但沒有人相信他的話。

后來,幾十年過去了,凌風軻的年齡漸長,秋怡的容貌卻始終沒有改變。最終,凌風軻決定帶秋怡一起隱居山林,此后,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