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貨郎參加喜宴,發現新郎走路踮腳,洞房撒尿抱得美人歸

里昂 2023/01/10

清朝雍正年間,廉州城內有戶姓楊的人家,楊家世代書香,家風淳樸,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楊老爺子有個獨子,喚作楊霄,是個學富五車,才華橫溢的大才子。

只可惜楊霄身體一向不好,體弱多病,雖考上了舉人,卻一直留在家中靜養。為了讓兒子痊愈,楊老爺子聽聞了幾個老友的意見,決定給楊霄說個媳婦,辦場婚禮,給他沖沖喜。

消息一出,登門拜訪說親者絡繹不絕,畢竟楊家屬于名門望族,楊霄一步登天也是時間問題,若是將女兒嫁過去,今后定能吃香喝辣,榮華富貴。

楊老爺子有些無奈,為了選出最合適的,他特意派人請了個算命先生來幫忙,說是要結合男女雙方的八字,看到底適合不適合。靠著這個法子,很多人都被拒絕了,漸漸的,到楊府的媒人也越來越少。

直到半月后,算命先生終于找到了最合適楊霄的。女方名叫薛含柔,只是個普通人,且父母早亡,唯一出眾的便是生了一副好皮囊。當時講究門當戶對,很多人都對此難以理解,可楊老爺子卻認定了這個女孩,當即定下了婚事。

薛含柔沒有父母,是叔父將其拉扯長大,叔父是個賭棍,眼里只有錢,楊老爺把聘禮送去后,薛含柔就被立馬送到了楊府。

薛含柔有個名叫何歡的朋友,二人青梅竹馬,親如兄妹。得知薛含柔即將嫁入楊家,何歡也很為她高興,不過失落是難免的,其實這些年,他也喜歡薛含柔,只是一直沒敢表白,這才錯失良機,不過楊家勢大,嫁過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之后幾日,何歡到楊府拜訪,卻沒能見到薛含柔,直到婚禮當天,而他也發現了一些端倪。

大婚當日,楊老爺請了許多人,排場極大,畢竟是要給兒子沖喜,這點是有必要的。何歡早早便趕到了會場,并圍在門口的位置,想再看看薛含柔。當時的婚禮都是在黃昏之時舉辦,可眾人一直等到太陽完全落山,也不見新郎新娘。

就在眾人心急之際,遠處終于傳來了鑼鼓聲,迎親隊來了。走近后,楊霄將薛含柔牽下花轎,楊霄臉色有些蒼白,不過腰桿挺得很直,看起來很有精神頭,倒不像是外界傳聞的那樣瘦弱無力。

何歡站在人群前頭,一邊揮手一邊呼喊薛含柔的名字,想著跟她打個招呼,可薛含柔卻沒有反應,就那麼徑直走進了會場,這讓何歡很是奇怪。

拜完天地后,薛含柔就被早早送進了洞房,楊霄跟其父親則留在外面招呼客人。至于那位算命先生,也一直跟在父子倆身后,也不喝酒,只是默默跟著。

很快,楊霄就從何歡面前經過,他起身的時候,瞥了一眼楊霄的腳,發現他全程都是踮腳走路的。那姿勢很是詭異,可他看起來卻并不吃力,看著其身后的算命先生,何歡心中頓感不妙。

小時候何歡就曾聽村里的老一輩人說過,若是遇到踮腳走路的人,他們要麼是被鬼魂占據的身體,他們的腳踩在鬼魂的腳上,鬼魂趴在其身后,控制了他的身體,這種情況叫鬼附身;另一種則是鬼魂控制尸體,這種倒不足為懼,能控制活人的大都是法力較強的鬼魂,控制死尸的則比較弱,不過兩種情況都可以用一個法子解決。

想到這,何歡心中不免擔心了起來,為了薛含柔今后的幸福,他決定試探一下。趁著眾人不注意,何歡悄悄溜進了后院,并鉆進了洞房當中。

奇怪的是,薛含柔一臉呆滯地坐在床邊,看到何歡進屋也沒有反應,而屋內的布置,更是驚出何歡一身冷汗。

屋里哪有大喜之日的裝扮,一口刷著白漆的大棺材,墻上都是白帆布,床邊則是兩根白色的蠟燭,這顯然是靈堂的擺法,看來這門婚事的確有蹊蹺。

何歡湊到薛含柔面前呼喊,她卻沒有反應,估計是被控制了心神。思來想去,何歡一咬牙,解開腰帶在洞房里尿了一泡,隨后用手沾了一些自己的童子尿,輕輕拍在了薛含柔的額頭處。

拍了三下后,薛含柔的眼神頓時清明了許多,在認出何歡后,她一頭撲進了何歡的懷中,大哭道:「何大哥救我,他們要把我嫁給一個死人!」

原來楊霄在幾日前就已經死了,可楊老爺子愛子心切,為了不讓他在地府孤單,仍執意要舉行婚禮,并讓薛含柔下去陪楊霄。為了不讓人看出端倪,算命先生利用鬼魂控制了楊霄的尸體,營造出一種他尚未死去的假象,好在何歡觀察仔細,不然薛含柔就危險了。

事到如今,何歡來不及多想,當即背起薛含柔,趁著夜色翻墻逃出了楊府。當算命先生和楊老爺子反應過來的時候,洞房里只剩下了一灘尿漬。

此事過后,為了躲避楊家人,何歡帶著薛含柔遠走高飛,二人也終于互訴衷腸,走到了一起。至于楊老爺子,他可能是想開了,也不再想著找人跟兒子配陰婚了,而是為他舉辦了葬禮,讓其入土為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