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老母親湊近窗戶,看見屋里的情景,尖叫一聲暈倒在地

里昂 2022/11/08

明朝成化年間,小山村里有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子,母親姓云,人稱云大姑,小伙子姓皮,以砍柴為生,因此人稱皮小樵。皮小樵三歲左右死了父親,是母親云大姑含辛茹苦地把他撫養成人,因此皮小樵心懷感恩,對母親極為孝順。

皮小樵很懂事,正所謂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他十三歲便上山砍柴,如今十六歲了,早已經是一個熟練的樵夫了。為了多掙錢養家,他早出晚歸,每天要砍兩擔柴。

這一天,云大姑感染風寒,臥床不起。皮小樵趕緊請來郎中醫治,郎中開了藥方,叮囑多休息。云大姑吃了幾副藥后,病情有所好轉,就是渾身酸軟無力。

皮小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晚飯后,他侍候母親吃完藥,對母親說:「娘,你病了好長時間了,我明天割點肉,熬肉粥給你吃吧,也好長長力氣。」

云大姑搖頭說:「兒啊,我不想吃肉粥,想吃獐子肉。」早在十幾年前,坐月子那一陣,丈夫找到獵人割了一塊獐子肉,給云大姑補身子。自從那以后,她就再也沒有吃過獐子肉了。如今身子虛弱,她特想吃一口獐子肉。

皮小樵拍著胸脯保證說:「娘,你放心,我明天去割一塊獐子肉回來。」第二天一大早,皮小樵趕了十幾里路,來到大山腳下,找到張獵戶家里。張獵戶聽了來意,搖頭說:「如今不比從前了,因為捕獵無度,獐子越來越少,都躲進深山里去了,難得捕捉到一只。」

皮小樵決定自己上山捕捉獐子。他回到家里,對母親說知,請來隔壁的阿媽來照看母親,扛著獵叉趕往深山。

一連三四天,皮小樵沒有回來。云大姑急得六神無主,哀哭不已。隔壁的阿媽讓自家男人喊來幾個村里的壯勞力,在皮小樵的家里商議,上山尋找他。

正在商議時,皮小樵忽然扛著一只獐子回來了。云大姑看見兒子平安歸來,病一下子好了起來。皮小樵割下一塊獐子肉,請鄉親們吃晚飯。云大姑吃了一大碗獐子肉,渾身有了力氣,第二天就能下地干活了。

這以后,皮小樵不砍柴了,改行當起了獵人。每一天早出晚歸,都會帶回來一兩只獵物,日子倒也過得去。

但是,細心的云大姑,發現皮小樵和以前不一樣了。一是飯量大增,一人的飯量,能抵上三個壯小伙的。二是鼾聲如雷,原先從來不打鼾的皮小樵,如今打起鼾來,全村都能聽見。三是脾氣不好,沒說上兩句話,就不耐煩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云大姑的疑心越來越重。這一天晚上,月色明朗,她被皮小樵的鼾聲吵得難以入眠,索性披衣下床,在院子里走一走。

走了一會兒,云大姑站住腳,望著皮小樵的臥室,只見門窗都關得緊緊的。原先皮小樵睡覺,都會打開窗戶的。她心里一動,走近窗戶,伸出舌頭,舔了舔窗戶紙,然后用手在打濕的窗戶紙上,摳出一個小洞,眼睛湊近窗戶往里觀看。

這一看不打緊,云大姑頓時手腳發抖,尖叫一聲,暈倒在地。原來,透著瓦縫里灑下的月光,她看見床上,躺著一只老虎。

皮小樵聽見尖叫聲,翻身下床,打開門沖了出來,抱著云大姑搖晃著呼喊著。云大姑醒了過來,推開皮小樵,邊往院門外跑,邊大聲呼喊道:「快來人啊,我家出了妖怪啦!」

村里人聽見呼喊聲,紛紛提著燈籠趕了過來,聽了云大姑的哭訴,大家簇擁著她,來到皮家院子里。

皮小樵苦笑了一下,抱拳沖大家說:「事已至此,我也不隱瞞了。」

原來,皮小樵在深山里尋找獐子時,與一只老虎不期而遇。他趕緊爬上樹,老虎大吼一聲,一躍而起,將他撲倒在地,吃了他。

皮小樵的魂魄不肯走,坐在石頭上大哭起來,哭了三天三夜,驚動了山神。山神過來詢問,得知緣由,把老虎召來,責罵了一頓,呵斥它不該吃了大孝子。然而,皮小樵的肉身已經被老虎吃了,無法還陽,山神就責令老虎頂替皮小樵,奉養云大姑。老虎幻化成皮小樵的樣子,扛著一頭獐子回來了。

大家聽了,嘖嘖稱奇。皮小樵拱手說道:「我不該濫殺無辜,愿意接受懲罰。還請大家接納我,還請母親將我當兒子對待,我愿意給你養老送終。」

既然老虎沒有惡意,大家都勸云大姑,收留這個老虎兒子。云大姑同意了,生活又恢復到以前的樣子。

大約七八年后,云大姑舊病復發,拖了半個月后,撒手西去。臨終前,她拉著皮小樵的手,感謝他這些年的照顧,然后嘆了一口氣,說道:「只可惜,皮家從此沒有后人繼承香火了。」

掩埋完云大姑后,皮小樵向鄉親們告辭,回到深山去了。

大約十七八年后,皮小樵忽然引回來一個十七八歲的后生,讓他繼承皮家的香火。原來,為了了卻云大姑的心愿,他收留了一個孤兒,帶到山上撫養,傳授給他一套虎拳。等到孩子長大后,便帶下山來。

這個后生在此扎根,娶妻生子,先后生了八個兒子。幾百年來,皮家在這里一直是望族。

正所謂至孝之人,鬼神佑之。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