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伙夫夜歸,見老翁可憐請他喝酒,老翁在他臉上抹了把泥

里昂 2022/11/11

故事發生在明朝英宗年間,青州有個名叫郝義的伙夫,他本是行伍出身,自幼習武,身手了得,且為人正直勇敢,可在一次圍剿山匪的任務中不慎受傷,成了跛子,他不愿離開,便當起了伙夫。

郝義為人和善,大伙都很喜歡他,只可惜他的婚姻并不幸福。

郝義的妻子名叫紅衣,二人是指腹為婚,不過婚后沒多久,紅衣的父親就因經商有道發了家,加上郝義由于受傷成了個伙夫,她便經常罵郝義沒出息,在家里也從不干活。好在郝義脾氣溫和,從未說過什麼,兩人倒也沒有太大的矛盾。

這天傍晚,郝義干完活回到家,發現小舅子來了。原來小舅子是打算讓郝義改行,到岳父家幫忙,一起過好日子。可郝義為人倔強,不愿寄人籬下,因此一直沒同意。小舅子見狀,也不好強求,只是跟紅衣交代了幾句話便離開了。

紅衣也懶得多費口舌,弟弟走后,她便告訴郝義,自己過幾日要回娘家一趟,少則三五日,多則十天半個月,反正一時半會回不來。郝義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回房歇息了。

隔日一早,紅衣便收拾東西離開了,看著妻子的背影,郝義心里很不是滋味。當天夜里,他便跟幾個朋友一同到酒館喝酒解悶。

眾人一直喝到傍晚才一一離去,就在郝義準備離開酒館的時候,迎面撞倒了一個白發老翁。那老翁看起來六七十歲了,穿著一件黃皮大襖,賊眉鼠眼的,已經在酒館門口鬼鬼祟祟轉悠半天了。

郝義上前將他扶起,老翁卻緊盯著他手中的酒壺,嘴角也流出了口水。郝義見狀微微一笑,便主動拉著他上了酒桌,與其對飲起來。那老翁是個酒鬼,當即豪飲三杯,隨即有些慚愧道:「小伙子,我想喝酒不假,可是我身無分文啊!」

郝義聽后微微一笑,當即表示愿意請客,老翁一聽,這才放下心來。二人一邊喝一邊聊,郝義這才知道,這老翁是個外地人,前不久逃荒到了這里,家里人已經死光了。郝義聽后對其很是同情,當即表示,要領他回家。

怎料老翁聽后臉色微變,隨即連連擺手拒絕,還說了句沒頭沒腦的話:「算了算了,有點危險,我還是不去了!」

郝義聽后一臉懵,自己一個瘸子,家里又沒人,何況他一個老頭,能有什麼危險。他正欲開口,老翁卻故意岔開了話題,他也就沒放在心上。

二人一直喝到深夜才離開酒館,就在分別之際,老翁卻忽然叫住了郝義,結果他剛一轉身,老翁便從地上抓了一塊稀泥,直接拍在了他的臉上,并將其涂抹開來。一股刺鼻的牢騷味傳來,郝義的酒瞬間醒了大半,正欲發作,卻猛然發現,老翁剛剛涂抹在自己臉上的稀泥竟消失不見了,那黏糊糊的觸感也沒有了。

老翁一臉笑意地看著他,隨即轉身離開,郝義還以為自己喝多出現幻覺了,也就沒放在心上。

回到家后,郝義倒頭便睡。迷迷糊糊中,他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的是三年前的一件事。

那是一個冬天,郝義像往常一樣在行伍的廚房做飯。就在他準備到庫房取菜的時候,卻發現庫房不知何時鉆進了一只體型碩大的黃鼠狼,正在偷吃。那黃鼠狼渾身是傷,且傷口處的血液已經被凍硬了,看起來很是凄慘。

黃鼠狼注意到郝義后,被嚇得連連后退,好在郝義并未將其殺死,反而主動將其帶回了家,幫它處理了傷口。就在這時,那黃鼠狼忽然發出一陣笑聲,隨即身形巨變,竟變成了郝義遇到的那個白發老翁。

老翁畢恭畢敬地向他鞠了一躬,隨即開口道:「恩公,不能再睡了,該醒了!」

話音剛落,郝義便猛地從夢中驚醒,而他發現,自家竟然著火了,而他已經被大火吞噬,已經跑不了了。郝義驚恐萬分,他大聲呼救,卻無人應答。

就在這時,他透過火光看到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本該離去的妻子紅衣和自己的小舅子。二人站在火場外,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原來,小舅子為了跟鎮上另外一戶富豪人家搭上線,竟將自己已為人婦的姐姐介紹了過去,而紅衣為了過上好日子,與弟弟狼狽為奸,二人為了隱瞞這段往事,便決定殺死郝義。紅衣之所以要回娘家,就是要制造不在場證明,之后引發火災,讓郝義死于意外。

得知真相后,郝義悲憤交加,眼看自己就要被大火吞噬,回天乏術之際,他的身上卻忽然射出一道金光,之后他的皮膚外側,竟出現了一層淡淡的保護膜。當火焰燃燒到其身旁的時候,他竟感覺不到任何灼燒感。

郝義震驚萬分,隨即想起了夢中的那個老翁,以及與其分別之際,那老翁在自己臉上涂抹稀泥的情況。如此看來,那老翁恐怕就是當年自己所救的黃鼠狼,此番回來,就是報恩的,之所以在自己身上涂抹稀泥,就是為了救自己。

想到這,郝義立馬冒火往外沖,最終在房屋倒塌前離開了火場,這才逃過一劫。他環顧四周,發現妻子和小舅子已經離開了。他沒有猶豫,立刻趕往官府報案,可當官兵找到紅衣和她弟弟的時候,二人已經變成了冰冷的尸體。原來他們在回家的路上,不慎掉入河中淹死了,詭異的是,那條河不過只有小腿肚子那麼深,至于二人為何會被淹死,沒人知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