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嬰牙

里昂 2023/01/19

清朝時期,睦州西南邊有個村落,這日,燕十山應邀來到了村里。他是個道士,村里的人都說這段時間經常在廚房里看到奇怪的黑影,請他來一探究竟。

燕十山到了村里后,四處查探了一番,村里很平靜,并沒有異樣的氣息。忽然,一戶人家中傳出尖叫聲,燕十山趕忙跑了過去,但只看到一個黑影飛快爬上房梁,而后消失不見。

那家人心有余悸地說:「它這是第二次出現在我家了,它速度太快,看不清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有人說看那東西的身形像個小孩兒,但村里從沒有這樣孩子。」

燕十山安撫了那家人幾句,皺著眉頭在村子里繼續轉。在路過村里的小河邊時,他看到了一個抱著襁褓的女人。她大概三十來歲,面黃肌瘦,黑沉沉的眼睛盯著河水,沒有一絲光亮。那是喪失了求生意志的眼神。

燕十山擔心女子會輕生,于是上前詢問她是否有什麼難處。女子一動不動,像是什麼都沒聽見似的。恰好,這時有村民路過,見此情景,連忙把燕十山拉到一邊,「道長,妳不用理她。她是村東頭張家的兒媳婦鈺潔,前不久沒了孩子,從那之后就變得有些瘋癲。」

「她孩子沒了?那她懷里抱著的那個是?」燕十山驚訝地問道。

「那是個空的。張家人說孩子生下來就沒氣了,他們把孩子埋了,但是鈺潔總說孩子還活著,整天抱著空襁褓坐在這兒。」那人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張家是村里有頭有臉的人家,但自從鈺潔瘋了以后,他們再也沒管過她。唉,她也是個可憐人。」

燕十山看著木然坐在河邊的鈺潔,搖頭嘆息了一聲,跟著村民離開了。沒人注意到,鈺潔懷里的襁褓突然動了一下,里面好像包著什麼活物。

在村子里待了三天后,燕十山發現,黑影每次出現都是為了廚房里的肉。察覺這一點后,他用鮮肉做了一個陷阱,在肉里撒上黃符燒成的灰,而后潛伏在一旁默默等待。

不一會兒,黑影躥了過來,停留在了鮮肉的旁邊,這時候,燕十山驚奇地發現,這黑影竟是一個嬰孩,他的身體很臟,上肢纖細,下肢粗壯,在他抱著鮮肉不停撕咬時,燕十山看到他長了滿口尖牙。

嬰孩吃下鮮肉后,軟倒在地,燕十山上前想把他拎起來,卻差點兒被他咬了一口,他的喉嚨里發出尖細的叫聲,一雙幾乎只有黑瞳的眼睛死死盯著燕十山,恨不得從燕十山身上咬下一塊肉。

村民們聞訊趕來,看到這個滿嘴尖牙的嬰孩后,驚恐不已,紛紛拿起家伙什要把它打死,嬰孩呲著牙跟他們對峙。燕十山覺得這孩子有蹊蹺,他正要開口攔下村民,鈺潔忽然抱著襁褓擠過人群,到了孩子的面前。

那孩子一見鈺潔,立刻溫馴了下來,他偏頭蹭了蹭鈺潔的掌心,乖巧地任由鈺潔把他包進襁褓中。鈺潔輕輕拍著襁褓,她看著聽聞消息后慌忙趕到這里的張家人,嘴角露出了譏諷的笑,「既然大家伙已經發現了,那我就不瞞著了,這孩子就是我前不久生下的孩子,張家人為了臉面,當初要把孩子害死!」

鈺潔不是自愿嫁到張家的。當初,張家想要找一個好生養的兒媳婦,他們在村里挑了一圈,拍板定了鈺潔。他們給出了不菲的聘禮,鈺潔被父母逼迫著,離開了喜歡的人,嫁到了張家。

「張家的規矩很大,我婆婆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為了張家的臉面’。我嫁到張家后,不久就有了身孕,全家人都很高興。但我的孩子出生后,我婆婆跳著腳說我和孩子是喪門星。」鈺潔冷著臉說。

孩子出生就長了滿嘴的牙,和正常人的牙齒不同,他的牙像鋸齒一般。張家人都說鈺潔生下了一個怪物,一個邪祟,他們要把孩子溺死。

「那孩子確實有奇異的地方,他剛出生就能跑能跳,異常健壯,也異常靈活。在張家人要抓他時,他自己躥出門不見了蹤影。為了保住顏面,張家人對外宣稱孩子是個死嬰。他們本想休棄我,又覺得我雖然生下了怪胎,但是畢竟婚后很快就懷孕了,生下的還是個男孩,所以他們要把我繼續綁在張家,為他們家傳宗接代。」鈺潔面帶譏誚地說道。

母親從來不會害怕自己的孩子,就算那個孩子長了一口獠牙,鈺潔還是一樣愛他。孩子不見之后,鈺潔一度陷入了消沉中,張家人的冷言冷語更是讓她不堪忍受。那天,她獨自一人到了河邊,想要尋死。這時候,那個孩子出現了。

「也許是母子間有一種特殊的聯系,我站在河邊要跳進去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躥出來抱住了我的腳,我低頭一看,那就是我的孩子。」鈺潔溫柔地看了看懷里的襁褓,「從那以后,我經常抱著襁褓坐在河邊,有時候孩子在襁褓里,有時候襁褓是空的,那是孩子自己去覓食了。他從來不吃我帶給他的東西。」

鈺潔抱著孩子向村民們跪下,「我知道,這段時間我們母子倆鬧得整個村子不得安寧,我之前渾渾噩噩,沒好好管教孩子,是我不對。求大家伙原諒我們這一回,我會帶著孩子離開村子。」

村民們面面相覷,有那心腸軟的,聽完鈺潔的這番經歷已經落下了眼淚。燕十山嘆了口氣,說道:「嬰孩若誕之懷牙,必有神異。這孩子是人,我從他身上沒察覺到邪異之氣,他只是生活方式與普通人不同,身體也比普通人更強壯。」

村民們原諒了鈺潔和孩子,他們讓鈺潔帶著孩子繼續生活在村子里。但鈺潔在謝過村民后,還是帶著孩子離開了。燕十山想了想,追上了鈺潔,他決定幫他們母子找一個適合他們生活的地方。

事情真相大白后,村民們對張家十分鄙夷,張家從此在村子里夾著尾巴做人。鈺潔的丈夫這一輩子都沒能再討到媳婦,沒有一個姑娘愿意再嫁給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