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離奇故事:白衣婆

里昂 2023/01/13

在一些偏遠山村,消息閉塞,生活傳統,自然也流傳著許多神奇而又恐怖的傳說,比較經典的便是東北五大仙、神農架野人等故事了。

小編有個江西的朋友,老家是個位于群山之間的村子,有幸去過一次,的確很偏,光是走山路都要兩三個小時。他經常講一些小時候聽到的故事,比如「水棒子」,其實就是常說的水鬼,一些人死后,靈魂沉在水底無法投胎,若是有小孩子靠近玩耍,就會被一棒子打暈,被他們拖入水中當替死鬼。

類似于這種故事的,大家聽了都不會有太大感覺,直到他講了一個「白衣婆」的故事,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強調,事情應該是真的。

有個孩子王,名叫山河。山河和阿培的父母一樣,全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爺爺奶奶照顧他們。山河十一歲,沒讀過書,父母好像把他給忘了,已經三年沒回過家了。

山河除了沒文化,其他的都很厲害,抓兔子、掏鳥蛋、摸魚等,他幾乎全都會。另外,他是阿培那一代孩子里年紀最大了,自然就成了孩子王,整天有一群人跟在其屁股后面,阿培也不例外。

直到有一天,阿培來找山河玩,結果還沒進門,就聽到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那聲音好像是貓發出的,他走進院子一看,山河面前綁著一只流浪貓,它身上的毛被拔掉了大半,鮮血淋漓,很是恐怖,山河卻毫不在意,仍大笑著不停去拔流浪貓身上的毛。

阿培嚇壞了,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山河注意到他后,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并上前招呼。阿培別過頭,不敢看那只流浪貓的慘狀,山河卻笑了起來:「怕什麼,就是一只野貓,天天夜里鉆進我家廚房偷吃的,半夜還撓墻,弄得我跟奶奶一直睡不好,好不容易逮住它了,可不能這麼放了它。」

言罷,他便再次起身,折磨起那只野貓。阿培不敢看了,只好起身回了家。第二天一早,那只野貓的尸體就被山河丟了出來。這事就像打開潘多拉魔盒的鑰匙,自那以后,山河就迷戀上了虐殺野貓,各種手段層出不窮,越來越瘋狂。

有一次他甚至當著阿培等人的面,將一只野貓給分尸了,嚇的阿培連著尿了好幾天床。幾個孩子的家長知曉了此事,便去找了山河的奶奶說明情況,想讓山河收斂收斂。可山河的奶奶也不是個善茬,她很是溺愛孫子,非但不管,反而妳一句我一句跟來找說法的幾人吵了起來。

之后阿培聽自己爺爺講了個故事,說是他們山里的動物,死得多了,就會產生一種靈,這種靈看不見摸不著,可修煉時間長了,這種靈便會成為動物的保護者,他們被稱為白衣婆。

白衣婆若是遇到傷害山里生靈的人,就會在夜里潛入他家,吃掉其奶奶或婆婆,變成他們的樣子留在其身邊,找機會將此人也吃掉。

爺爺告訴阿培白衣婆的故事,其實是想讓他講給山河聽,畢竟那個時候,村里的長輩們總是用這種法子嚇唬孩子們,就是為了防止孩子們闖禍。阿培果真被白衣婆的故事嚇著了,想起山河總是虐殺山里的野貓,很可能會遭到報復,第二天一早就找到了他,將白衣婆的事告訴了他。

怎料山河聽后卻嗤笑起來,還罵阿培膽小,沒出息,連這種故事都信。被山河這麼一嘲笑,就連阿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了。結果沒多久,意外還是發生了。

這天傍晚,阿培在村口等出門干農活的爺爺。就在這時,一道白影從遠處走了過來,詭異的是,那白影步履輕浮,說她是走著的,不如說是飄在空中的。很快,她便走到了阿培的面前,阿培這才發現,她是山河的奶奶。

詭異的是,山河的奶奶一向不喜歡其他孩子,也很摳門,這次卻笑著遞給阿培一顆糖,并詢問山河的家在哪。阿培接過糖,也沒多想,十分熱心地給她指了路。直到山河奶奶離開,他才反應過來,她會自己家,怎麼還跟自己問路。

正想著,爺爺回來了,看到孫子手里的糖,他笑著問是誰給的。阿培實話實說,爺爺聽后也很是驚奇,還說這老太婆轉性了。阿培聽后也跟著笑了起來,并隨口道:「是的,山河奶奶今天很奇怪,還問我自己家在哪!」

結果爺爺聽到這話后愣住了,隨即大叫一聲不好,立馬拉著阿培跑回了村子,并叫上了街坊鄰居,拿著鋤頭笤帚趕到了山河家里。院長里一片寂靜,當眾人闖進去的時候,并未看到山河和他奶奶,爺爺帶人挨個房間尋找,最后在里屋發現了二人的尸體。

二人的死狀極為怖,阿培也是後來聽別人說的,他們的下半身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啃掉了,只剩下了白花花的骨頭,可屋子里很整潔,不想發生過搏斗,二人好像死前也沒有掙扎。

阿培想起了爺爺說的白衣婆,懷疑就是她干的。這事在當地很快就傳開了,白衣婆也成了最不能招惹的存在。也正是如此,阿培長大后,對路邊的野貓野狗都很是友好,有吃的就會去喂,雖說村里有人說是殺死山河和他奶奶的是狼,可阿培還是相信,兇手是那虛無縹緲的白衣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