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搬家后不久,家里怪事連連,老尼說,你家無福壓不住

里昂 2023/01/06

宋孝宗年間,小山村里有一家姓暴的富戶,出了一位能干的人,名叫暴心仁。別看他的名字里有一個「仁」字,內心里卻和他的姓一樣,住著一個「暴」字。他為人心狠,做事手辣,仗著他家的財勢,巧取豪奪,欺壓良善,好事沒有做一件,壞事幾乎做絕。

暴心仁當家的這些年,積累的財富比他的父輩翻了一番,他的心開始膨脹,覺得老房子住著不舒坦,打算建造一座大莊園。他請來名聲響亮的風水先生,四處選址,最終把地址選在了山腳下。

這里背靠青山,門前一條小河蜿蜒流過,兩邊長著幾棵粗大的古樹,環境幽雅,不遠處就是一條官道,交通方便。就算不會風水學的普通人,也能看出,這是一塊好地方。

暴心仁請來泥瓦匠,購買來材料,設計出三進三出的大莊園,開始建造亭台樓閣。閑話少敘,歷時一年多,莊園終于交付使用了。莊園相當氣派,但凡路過的人看見,無不交口稱贊,心生羨慕。

選擇了一個好日子,暴心仁搬進了新莊園里,大擺宴席,款待前來祝賀的親朋好友們,接連慶賀了三天。

過了幾天,半夜里,暴心仁的老父親睡不著,見月色皎潔,便獨自出屋,在后園里溜達。這時,他看見一個龍頭人身的怪物,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手持長矛,跳躍到他的面前,舉起長矛就刺。

暴父驚慌失措,躲閃不及,胸口中了一矛,疼痛難忍,當即暈倒在地。他的魂魄站起來,被龍頭人身的怪物揪住,呵斥道:「這里不是爾等居住的地方,趕快搬走,不然我就不客氣了。」說罷,將暴父使勁一推,暴父蘇醒過來,慌忙跑回房間。

第二天早上醒來,暴父的心口疼痛難忍,不能起床,不住地[呻·吟]。家仆急忙來向暴心仁匯報,然后去請郎中。暴心仁去探望父親,聽父親講了昨晚的遭遇,根本就不相信,認為他人老眼花,出現幻覺,讓他安心治病,不要胡思亂想。

郎中來后,診治一番,開了藥方。家仆去藥鋪里抓來藥,煎給暴父服下,一連服了三副藥,卻一點也不管用。暴父每天[呻·吟]不止,有時候嘴里說著胡話,大罵暴心仁沒有良心。

過了幾天的晚上,暴心仁外出未歸,他的老婆勞氏帶著丫環仆婦,坐在亭子里,吃著點心,觀賞月色。亭子建在池塘旁,池塘是人工開挖的,里面種滿荷花。

丫環仆婦們正在挖空心思地講趣話,來討主子的歡心,這時,池塘里突然翻涌起一片水花,嚇得眾人一個激靈,一起轉頭看向水花處。只見從水里站起一位虎頭人身的妖怪,穿著花里胡哨的衣服,手持寶劍,踏著水花走來。

眾人尖叫起來,紛紛往屋里逃。只有勞氏邁不動腳步,坐在亭子里瑟瑟發抖。虎頭人身的怪物來到面前,舉起寶劍,剁在勞氏的肩頭。勞氏疼痛難忍,暈死過去。

她的魂魄剛站起來,就被虎頭人身的怪物用寶劍指著,大聲呵斥道:「這里豈是爾等俗人居住的地方?趕緊搬走,不然索你的命!」說罷,他的寶劍舞成一團花,直逼勞氏。勞氏的魂魄嚇得尖叫一聲,急忙躲進身體里,醒了過來。

這時,只見丫環仆婦們畏畏縮縮地走了過來。她們驚慌失措地跑回屋子里,待到喘息稍定,才發現主子沒有回來,只得硬著頭皮來尋找勞氏。好在虎頭人身的怪物不見了,大家趕緊將勞氏扶回屋里。

自此后,勞氏落了個肩疼的毛病,手臂使不上力,吃藥無效,吃飯要人喂,衣服要人幫忙穿。她對暴心仁講起遇見虎頭人身的怪事,這次看見的人多,不由得暴心仁不信,于是找來高人整治了一番,卻沒有效果。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雙兒女忽然發起高燒,昏迷不醒,滿嘴胡話,吃藥無效。暴心仁心煩意亂,這一天騎馬外出,剛跨上馬,馬兒忽然受驚,奮蹄狂奔。暴心仁猝不及防,摔落馬下,一只腳被馬鞍別住,拖在地上跑了幾百米,多處受傷。

一家六口人,只有暴心仁的老母親沒有出怪事。他的老母親信佛,每天都要跪在佛像前禱告,而且和尼姑庵的老尼交情頗深。她覺得怪事連連,必有蹊蹺,便派人把老尼請來。

老尼道法高深,在莊園里環視一周,對暴心仁說:「這屋你家不能住了,你家的人,都是福薄命淺之輩,這屋福氣太大,你家壓不住,早晚會出人命的。」她解釋,這塊福澤之地,有青龍白虎守護,家里的怪事,都是青龍白虎作怪造成的。

暴心仁一向自高自大慣了,心中頗為不服,說道:「我家如此富裕,難道說沒有福氣嗎?」老尼低眉垂眼說道:「錢多未必就是福氣,你家的錢,好多屬于來路不正,屬于不義之財,沾滿了暴戾之氣,每增加一分財富,福氣就會減去一分。你還是好自為之吧。」說完,回尼姑庵去了。

事已至此,不由得暴心仁不信,趕緊搬回老屋居住。也是怪了,搬回老屋不久,全家人的怪病都不治而愈,再也沒有怪事發生。

過了兩年,暴心仁的一家遠房表親趕來投奔他。表親家主北方,鬧起了兵亂,便變賣了家產,投奔暴家。暴心仁便把他們一家安置在那座空閑的大莊園里居住。

表親姓魚,原是大戶人家,一家三代六口人,有個十幾歲的讀書人,名叫魚進之。魚進之深夜讀書,忽然看見一個龍頭人和一個虎頭人,跪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說道:「尚書大人,這塊福地屬于你的,你可以買下來,長久居住。」說完,消失不見。

魚進之講了怪事,父母奇之,便依言買下了莊園。暴心仁樂得挽回建造莊園的損失,也不言明莊園鬧怪事,開了一個高價,趁機賺上一筆。

魚家定居在此,聘用了家仆,購置了良田。魚進之讀了幾年書,先后考上了秀才、舉子,後來考上了進士,被分配到地方任職。

魚進之的父母,一直居住在這座莊園里。過了幾年,暴心仁因為奪取別人的良田,吃了官司,被抓進監獄里。勞氏找到魚進之的父母哀求,父母寫了一封書信,派人送給魚進之。

此時,魚進之已經升任知州,接到信后,派人去找地方官員通融,好歹保住了暴心仁的一條命,但是家產消耗過半。他壽命不長,不到五十歲便病死了。

魚進之一生為官清正,最終官至尚書。後來告老還鄉后,居住在這座莊園里頤養天年,八十歲無疾而終。

正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義之財多了,自會消耗福氣。不要不信,試看歷史上巧取豪奪的有錢人,有幾個有過好下場!風水寶地,唯有德者居之,方能太平無事。本故事采用了風水的元素,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推薦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