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公爹頭七夜,兒媳夢到龜蛇相爭,老道:想活命,快挖墳

里昂 2022/11/12

盈玉從夢中驚醒,渾身發抖,她白皙的臉龐上滿是細汗,身上的寢衣也被冷汗濕透,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了她窈窕的身姿。

她回憶著夢中的情景,越想越覺得害怕,于是轉身想把丈夫王重揚叫醒,但她一扭頭,卻發現丈夫面色猙獰,雙目圓睜,已然沒了氣息。

宋朝時期,貳師城有一戶王姓人家,這家世代經商,積攢下了一筆不菲的財富。王家雖然有錢,但嫡系這一支卻子嗣不豐,到了王重揚這一代,更是只有他一根獨苗。

王重揚聰慧好學,在十來歲時就展現出了驚人的經商天賦,王員外對他抱有很大期望,早早便將他確立為繼承人,希望他能將祖業發揚光大。

王重揚的妻子盈玉姿容艷美,有一手記賬的絕活,夫妻倆配合默契,將王家的產業打理得蒸蒸日上。

這天,王家舉家齊聚,慶祝自家的生意更上一層樓,王員外端起酒杯祝酒,可他嘴里的話還沒說完,就突然捂住胸口倒在地上。

王重揚連忙沖上前,等他將父親攬起時,發現父親面色猙獰,雙目圓睜,已經沒了呼吸。

王重揚抱著父親的尸體悲痛欲絕,在場眾人震驚不已,都失去了反應,最后,還是王重揚的二叔王世仁走到了他身旁。

王世仁拍了拍王重揚的肩膀,說:「大哥的死有些蹊蹺,還是請人來看一看。」

王重揚被二叔的話喚醒了神智,忙讓人去請來了仵作。可仵作查驗過后,卻說王員外是因為太過激動,導致心疾發作,所以才猝死過去。

王重揚從來不知父親患有心疾,但聽仵作都這麼說了,也只好接受了這個理由,好生為父親辦理了后事。

可能是父親的死去對王重揚造成的打擊太大,王員外還沒下葬,他便病倒在了床上,最后是盈玉主持局面,將公爹安葬進了墓穴。

王員外下葬后,王重揚的病漸漸好轉,盈玉見丈夫振作了起來,也放下了心。

這一日,是王員外的頭七,王家準備好了祭品,早早熄滅燭火進了被窩。盈玉睡著之前還在跟丈夫念叨說,不知公爹今晚會不會回來。

當晚,盈玉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一只小山包大的烏龜正在和一條幾十丈長的黑蛇搏斗。黑蛇緊緊纏住烏龜,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將烏龜吞入腹中。而烏龜也不甘示弱,它緊緊咬住了黑蛇的七寸,讓黑蛇動彈不得。

盈玉看著面前龐大的一龜一蛇,不由得感到害怕,這時,龜和蛇也察覺到了盈玉的存在,它們放棄搏斗,竟一同朝盈玉撲了過來,盈玉大叫一聲,從夢中驚醒。

醒來后,盈玉覺得很不安,于是扭頭想叫醒丈夫,就在這時,她發現丈夫躺在自己身邊,已經沒了氣息,死狀和公爹一模一樣。

盈玉是個聰慧有膽識的女子,她雖然為丈夫的死而感到悲痛,但同時也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其中必定有什麼蹊蹺。于是,盈玉將丈夫死去的消息隱瞞了下來,并在第二日派自己的心腹悄悄將一名老道帶進了家中。

老道一看到王重揚的尸身便皺起了眉,等聽盈玉說完王員外的死以及她昨晚做的夢后,更是揪起了胡子。他沉吟一會,而后讓盈玉帶著自己去了王員外的墳前。

道士圍著墳墓轉了一圈,又抬頭看了看周邊的環境,面色凝重地對盈玉說了句,「想活命,快挖墳。」

老道說,王員外埋葬的地方是一處陰煞之地,這里之前是一片古戰場,北方有一座墳包狀的山丘,而西方則是一條極陰極寒的河流。王員外下葬那天,盈玉前來送葬,被煞氣沖撞,她夢中的那一龜一蛇,便對應著山丘和河流。

老道還說,葬在這塊地里的人會斷子絕孫,其家人也會接連暴斃,死后,他們的靈魂也會被囚禁在這里,永世不得超生。

盈玉聽了道士的這番話,大吃一驚,她告訴老道,這塊墓地是王重揚的二叔找了道士選的,當時的那個道士分明說這是一塊風水寶地。

老道聽了盈玉的話,長嘆一口氣,說看來這是人禍。他看著盈玉讓人將墳墓挖開,等王員外的棺材露出來后,他卻突然「咦」了一聲,而后便讓盈玉趕緊開棺。盈玉雖然不解,但還是照做。

棺材打開后,眾人大吃一驚,只見躺在棺材里的王員外竟然有了氣息,不知是因為驚嚇還是饑餓,王員外面色青黃,氣若游絲,但也確實是活了過來。

看到活著的王員外,老道一拍腦門連聲道,「原來如此,我說怎麼覺得有些奇怪。」

原來,老道看到王重揚的尸身后,一直覺得有些不對,等看到王員外的墳墓,那種疑惑又被加深了。

老道說,自己一直覺得王重揚的死相不對,等看了王員外的墓地后,發現此地的風水雖然兇險,但還不至于短短七日就要了王重揚的命。他正在疑惑時,突然發覺王員外的棺材中有活人的氣息,于是連忙叫人開棺。

老道說自己曾經聽說過有一種香料,長期熏染這種香料的人會陷入假死狀態,但表面看起來卻像是心疾發作,想必王員外和王重揚都是不慎吸入了那種香料,等過了七日,王重揚就也能醒過來了。

盈玉聽了這話,想起了二叔王世仁在一個多月前送給公爹和丈夫的香料,心里更加肯定了兇手就是王世仁。

盈玉將王員外偷偷帶回了家,七日后,王重揚果然醒了過來,他見到父親還活著大吃一驚,待聽盈玉講了事情的經過后,發現這一切都是二叔的陰謀,頓時怒發沖冠,當即就要去找二叔理論,卻被盈玉攔了下來,兩人耳語一番,定下了計策。

第二日,盈玉召集了王家所有人,還將族老也請了過來,當眾公布了王重揚的「死訊」。

王世仁聽到這個消息后,便開始逼迫盈玉交出王家財產。盈玉反問財產該由誰來繼承,王世仁得意一笑,說還有自己這個男丁在。

他話音未落,王重揚和王員外一起走了進來,兩人當眾揭穿了他的陰謀,還拿出了剛剛從他院中搜出來的可以令人假死的香料。

王世仁見自己已經暴露,陰陰一笑,問王員外被活埋的滋味好不好受,他們的父親偏心王員外,將所有家產都給了王員外,讓他只能仰仗王員外的鼻息生活,所以他決心讓王員外也嘗嘗那種無力又絕望的滋味。

王員外聽了這話還沒說什麼,盈玉先開了口,每月家里的賬單二叔家的花用占去將近一半,他手里還有十來個鋪子,公爹從未苛待過他,是他自己不知足。

王家上下一致決定,收回王世仁手中全部的財產,將他逐出家門。

王世仁剛被趕走時,還每日到王家家門口叫囂,王重揚叫人將他痛揍了一頓,打斷了他的腿,他便再也不敢來了。

后來,王世仁成了一個四處流浪的乞丐,最后在一個冬天的夜晚凍死在了荒郊野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