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更夫偷看風塵女,道士一巴掌把他拍醒,引出一樁風塵案

里昂 2022/11/21

張勝趴在墻角,順著一道縫隙向屋里張望。屋里隱約有水聲傳出,他的視線中是一個坐在浴桶里的女子,她纖細白皙的背部正對著張勝,這香艷的背影讓張勝險些忍不住噴出鼻血。突然,女子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突然回頭看向了張勝偷窺的那道縫隙。

西街柳葉巷子里搬進了一個女人,這人名叫雨嬌,長得色若春花,身材凹凸有致。整個巷子的男人都伸長了脖子往她家院子里瞧,巷子里的女人則都在背后偷偷罵她是個狐貍精。

時間久了,人們發現雨嬌家門前經常有不同的男人出現,她笑著將這些男人迎進去,過了一晚上再將人送出來。于是大家都明白了,雨嬌恐怕是風塵女子,租這個院落是用來做些見不得人的買賣。

這下,巷子里的女人更是看不起雨嬌,但巷子里的男人都活泛了心思,經常有事沒事就往雨嬌家門口轉一圈,希望自己能得到她的青睞,也被請進家門,好風流快活一場。張勝就是這些男人中的一員。

張勝是一個巡夜的更夫,每晚敲著竹梆子走街串巷,哪里有點什麼動靜他總是一清二楚。最近,張勝發現,雨嬌家的房屋后面每晚都會有光,湊得近了還能聽到水聲,應當是雨嬌在洗澡。

自從有了這個發現,張勝每晚巡夜都會到雨嬌洗澡的屋后站上一會兒,聽著房屋里傳來的淅淅瀝瀝的水聲幻想雨嬌洗澡的每個動作。

這天晚上,張勝照舊來到了雨嬌家的房屋后,原本他打算聽會兒聲音就離開,可就在轉身之際,他突然發現屋后的墻上有一道裂縫,從縫隙還透出了屋里的燭光。

張勝看著那道裂縫,咽了咽口水,而后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眼睛貼在了上面往屋里瞧。他看見了雨嬌裸露的脊背,雪色的皮膚在燭光下白得晃眼,張勝看愣在了原地,心跳越來越快。

這時,雨嬌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回頭看向了裂縫,張勝連忙往一旁躲閃,他知道雨嬌從屋里是看不見自己的,但仍然覺得心慌,腦子里全是雨嬌身上白花花的肌膚。

第二天晚上,張勝內心掙扎了一番,但還是抵不住誘惑,來到了那個縫隙前。這天,屋里沒有傳來雨嬌洗澡的聲音,反而是縫隙里塞了一張紙條。

張勝看見紙條上寫著,明晚可來家中一敘,門會留好。看完紙條,張勝似乎聽見雨嬌在屋里笑了一聲,心跳得更厲害了。

第二天一早,張勝把自己拾掇一新,來到了一個茶樓里,焦急地等待著晚上的來臨。

就在他喝茶時,一個道士突然出現在他身邊,他說看張勝滿面春色,問他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張勝神秘一笑,將自己今晚有佳人相約的事情說了,還將懷里揣著的紙條拿給道士看,言辭之間頗為得意。

道士笑瞇瞇地聽完了張勝的話,而后抬手朝著張勝的腦袋重重拍了一下,說:「可憐你在這兒白日做春夢,那是個公的。」

張勝被道士這兜頭一巴掌拍懵了,沒等他反應過來,道士的這句話又將他震在了原地。他一時之間覺得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又覺得這道士恐怕是個滿口胡言亂語的瘋子。

道士看出他的懷疑,笑了笑,將一道符箓給了張勝,讓他今晚帶著符箓去和佳人約會。張勝半信半疑地收下了。

這天晚上,月明星稀,張勝懷著忐忑的心情輕輕推開了雨嬌家的大門,雨嬌正在屋前迎他。月下看美人,張勝一時分不清是月色更美還是佳人更美,他迫不及待地上前拉住雨嬌的手,但這時,胸口放著的符箓開始發熱,張勝低頭摸了摸胸口,等再抬起頭時,卻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只見之前的美人已經不見了,映入張勝眼簾的是一張毛茸茸的貓臉,牽著張勝的手也變成了貓爪,那貓見張勝看過來,還對他露出了一個笑容,這笑快把張勝給嚇哭了。

張勝心里既難過又害怕,他拼命掙扎,可貓妖的手像鐵鉗一樣緊緊卡住他,將他朝房屋里拖去。就在張勝絕望之際,從旁邊突然傳來了一句:「既然他不愿意,你又何必勉強。」

張勝扭頭一看,說話的正是自己白天見過的那個道士。

貓妖見道士來了,竟也不驚慌,而是冷哼一聲放開了張勝,然后化作一只四腳著地普通大小的貓,轉身竄上房梁,不見了蹤影。這時,不用道士多說,張勝也看出來了,這確實是一只公貓。

張勝被放開后,只覺得雙腿像面條一樣發軟,「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道士看他這般模樣又哈哈大笑起來。

道士告訴張勝,他看到的貓是金華貓,靠吸取人的精氣修煉,這種貓無論公母,遇女則變俊男,遇男則變美女,他們不害人,只和人進行一場你情我愿的買賣,自己原本也不會多管,只是又見張勝行為猥瑣,不想讓他如愿和美人云雨,所以才出手阻止。說完,道士也轉身消失了蹤影。

從這件事以后,張勝每次巡夜都會老老實實的,再也不敢偷聽偷看,而雨嬌則從這條巷子里消失了,此后再也沒有出現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