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嬰剛出生就會說話,嚇暈產婆,引出一樁風月案

里昂 2022/11/17

明朝時期,徽州有一戶姓聶的人家,聶老爺是一位成功的富商,還是個大善人,他與當地知府交好,每年都會與其一同開倉放糧,救濟窮苦百姓。

聶老爺三十歲那年,娶了當地一個名叫念初的女孩。念初出身書香門第,溫良賢淑,手腳勤快,婚后將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夫妻倆的感情也十分穩定,聶老爺一直對她寵愛有加。

比起念初,她的朋友月凡就顯得有些落寞了。念初跟月凡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姐妹,兩人也是同一天嫁人的。月凡嫁給了外地一個姓孫的員外,孫員外出身官宦世家,也算身世顯赫,只可惜他好色成性,脾氣暴躁,月凡經常遭其毒打,日子過得并不怎麼好。

每次月凡來念初家串門,其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念初很是心疼,可孫員外勢大,就算是聶老爺見了,都要禮讓三分。

就這樣過了三年多,念初忽然收到了月凡的死訊。當他跟聶老爺趕到的時候,只看到了月凡冰冷的尸體,其脖頸處有一道黑紫色的勒痕。孫員外稱,從幾個月前開始,月凡的精神狀態就很不好,結果他出門應酬的時候,月凡竟然在家里上吊自盡了。

好友去世,念初十分心痛,她主動為月凡守孝七天,直到她入土,月凡才離開了。不過她聽聞,沒過多久,孫員外就領著別的女人回了家,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月凡死后沒多久,念初就懷孕了。與此同時,念初還收留了月凡的貼身丫鬟,阿蘇。自從月凡死后,阿蘇就孫員外趕出了家門,走投無路的她,只好投奔了念初。

從其口中得知,月凡在臨死前幾月,一直遭到孫員外的冷落和毒打,且孫員外還勾搭上了別的女人,動不動就表示要休掉月凡。

念初聽后,總感覺月凡的死有些蹊蹺。她找到聶老爺,希望他能夠說動知府大人調查此事,可這畢竟只是臆想,并無任何證據,萬一被孫員外抓住把柄反咬一口,那就得不償失了。聶老爺自然沒有答應,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眨眼間到了臨盆的日子,念初順利生下了一名女嬰,而在臨盆之時,知府大人聽聞消息,特趕到聶府慶賀。可就在聶老爺與知府閑聊之際,產房里卻忽然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聶老爺嚇了一跳,立馬沖了進去,之間產婆雙眼緊閉,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顯然是被嚇暈了,妻子也是一臉驚恐,仿佛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與此同時,阿蘇抱著剛出生的女嬰,顫顫巍巍上前,可聶老爺還沒靠近孩子,便忽然聽到有人大聲吆喝起來:「冤枉,冤枉啊!」

原來,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出生的女嬰。聶老爺被嚇得半死,一時間也不敢去接女兒,只能繼續讓阿蘇抱著,并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阿蘇表示,一開始生產十分正常,可孩子出生后非但沒哭,反而直接開口說話,并大喊冤枉,產婆也因此被嚇暈。

言罷,懷中的女嬰繼續開口道:「聶老爺,念初,是我,月凡啊,你們不記得我了嗎!」

此話一出,聶老爺再次被嚇出一身冷汗,月凡明明已經死了,怎麼忽然變成自己女兒了。好在念初聽后鎮定了不少,并讓阿蘇將女兒抱到了身邊,與其攀談起來。

從女兒口中得知,她其實就是轉世的月凡,不過她心中怨恨難消,因此沒有喝下孟婆湯,記得前世的一切。她告訴眾人,自己并死于自盡,而是孫員外跟他的新歡聯手害死的自己。

原來,孫員外有了外遇,并打算休掉月凡。月凡自然不同意,結果卻被孫員外和其情人合謀害死,并偽造了她自盡的假象。

眾人聽后,皆倒吸了一口冷氣,而這都被站在門外的知府大人聽到了。不管是真是假,為了查明出真相,知府立刻命人逮捕了孫員外和她的情人。結果這一查,還真發現了不少秘密,除了密謀害人外,孫員外還長期與當地縣官勾結,欺壓百姓,挪用公款。

在嚴刑審訊下,孫員外最終承認了自己的罪行,月凡這樁風月案也就此告破,孫員外和他的情人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此事過后,聶老爺與念初的女兒就恢復了正常,仿佛一切都是場夢,從未發生過一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