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奇案故事:縣令聽曲被哭喪婦人打斷,一碗斷頭飯,引出背后隱情

里昂 2023/01/13

明朝時期,江陵有個名叫王孝德的縣令,他年過四十,為人公正清廉,頗受百姓愛戴。在這之前,他其實是一位御史,雖是小小的七品官,卻被無數人忌憚,只因王孝德此人嗅覺敏銳,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經常彈劾其他官員。

讓朝堂清明,本就是御史該做之事,本來倒也沒啥問題,可王孝德得罪的人越來越多,其老師,也就是官至正二品的左都御史,擔心其安危,看似貶低,實則歷練,讓其到江陵當了一名小小的縣令。

當地一聽有個大人物要來當縣令,那是準備得相當充分,王孝德剛到,就被當地一個員外接到了附近的琴坊聽曲。

王孝德也想借著這個機會放松一番,本是一件美事,結果聽曲聽到一半,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哭聲。王孝德聽到后微微皺眉,便派人前去打探,這才知曉原來是有個婦人的丈夫死了。

出了人命,王孝德這個當縣令的自然坐不住了,立馬帶人趕了過去,婦人家門口已經圍滿了人,街坊們也都在勸慰她。王孝德沒有第一時間表明身份,而是撥開眾人鉆到了前方,看到了那婦人的相貌。

細腰柳眉,皮膚白皙,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只是此刻的她哭得兩眼紅腫,懷里抱著一個已經沒了氣息的男人。

聽圍觀之人討論,這婦人名叫徐玉馨,前不久才剛剛嫁過來,沒想到沒多久,家里男人卻死了。不過夫妻倆的感情好像一直不怎麼樣,這男人是個賭棍,經常喝醉了毆打徐玉馨。

王孝德聽后,看著哭泣的徐玉馨,眉頭微皺,這才掏出腰牌表明身份,并讓手下屏退眾人,上前詢問情況。徐玉馨看到縣令大人前來,連忙放下丈夫尸體,恭恭敬敬跪拜行禮,王孝德見狀眉毛微挑,輕聲道:「怎麼回事,細細說來!」

徐玉馨聽后,忙擦去臉上的淚痕,解釋道:「昨日我相公贏了錢,讓我買了好酒好菜慶祝,我們夫婦倆一直喝到半夜才歇息,誰曾想我這苦命的相公,半夜竟中風而死!」

王孝德聽后,便詢問為何發病時,不去找人幫忙。徐玉馨連忙解釋,說自己去找了郎中,只是當時太晚了,郎中家沒人應,她一個婦人,深更半夜也不敢在街上逗留太久,只好先回家,等到天亮再去請人,可惜還是晚了一步,丈夫已經死了。

這一點,鎮上的郎中的確可以作證,他聲稱昨晚半夜時分,他好像聽到有人敲門,可一會就沒聲了,他以為聽錯了,就沒在意,這才錯過了救人時機。

王孝德聽后,卻忽然發起火來,呵斥道:「大膽民婦,妳相公根本不是死于中風,來人,把她給我抓起來,待我嚴加審問!」

就這樣,徐玉馨被抓進了官府,可她卻表現得十分淡定,好像早已料到一般。王孝德也沒急著提審,而是派仵作前去驗尸,看徐玉馨的丈夫到底怎麼死的。仵作檢查了一番,發現他的確不是死于中風,又用銀針探喉,也不是中毒,由于什麼都沒檢查出來,王孝德得知后大怒,并命仵作繼續檢查,若真查不出問題,便賞他三十大板。

仵作有些無奈,只好繼續查驗尸體,結果在檢查尸體的發髻時,摸到了一個硬東西,撥開發絲一看,尸體的腦袋上竟釘著一根長釘,仵作連忙將其拔出,交給了王孝德。

王孝德點了點頭,當即提審了徐玉馨,并將那釘子丟在了其面前。徐玉馨見狀,非但沒有狡辯,甚至痛快地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她告訴王孝德,此事是她一人所為,只因婚后一直遭其毒打,她實在難以忍受,便趁著將其灌醉,把布條塞進其嘴中,拔出門房后的釘子,用鐵錘將其打入他的頭顱,那鐵錘被丟在門后,還在家中,王孝德一搜便知。

王孝德聽后,眉頭微皺:「徐氏,妳可知殺死親夫,要凌遲處死,妳可想好了?」

徐玉馨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王孝德聽后眉頭一皺,隨即大喝道:「徐氏謀害親夫,罪無可恕,明日游街,三日后凌遲處死!」

此事很快就在當地傳開了,第二天一早,徐玉馨就被一群官兵拉去游街了,眾人拿著爛菜葉和臭雞蛋不停砸在其身上,罵她不守婦道,不要臉。

在行刑前一晚上,按理說獄卒都會送來一碗斷頭飯,可王孝德卻特意在游街結束的時候,當著所有人的面下令,不給此人斷頭飯。誰曾想到了夜里子時,獄卒還是端來了一碗斷頭飯,徐玉馨見狀,忙詢問是誰送的,獄卒沒有理會,只是叮囑她趕緊吃。隨后,獄卒走出牢獄,而門外站著的,正是王孝德。

行刑當日,徐玉馨被綁在凌遲木柱上,當地很多人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凌遲之刑,不知其殘忍,大都是來看熱鬧的。底下熙熙攘攘,王孝德則不著急叫人動刑,一直等到晌午時分,才下令動刀。

就在這時,人群中一個后生忽然吆喝道:「妳走好,黃泉路上自有人送妳!」

聲音雖然很快被掩蓋,可王孝德還是聽到了,他立馬將昨晚送斷頭飯的獄卒叫了過來,讓其帶人去抓吆喝的后生,而那后生,也是昨晚去送飯的,獄卒能認出他是誰。

至于這邊,王孝德立馬下令收刀,表示案件仍有疑點,需重新審理,便暫時將徐玉馨收押了。很快,獄卒就帶人抓住了那個后生,而徐玉馨在看到他后,情緒頓時變得有些激動,但又擔心王孝德看出,連忙收斂了情緒。

王孝德將一切盡收眼底,之后讓人將那后生壓到了縣衙,他沒有開堂審理,而是當面質問:「是妳殺了徐氏的丈夫吧,看妳也是精明能干之人,徐氏為妳不惜接受凌遲之苦,也沒供出妳來,妳卻不肯自首,按律法只要妳自首,便可減輕三等量刑,妳會被處斬,可徐氏不用死,妳還是不是男人,竟讓女人幫妳頂罪……」

在一系列的勸慰下,這后生終于決定說出背后的隱情。原來,后生與徐氏有段感情,只可惜二人沒能成親,感情也胎死腹中。在聽聞徐氏經常遭到丈夫毒打后,后生很是擔心,便前來探望,結果那日一進門,就看到徐氏的丈夫在毒打她,后生很是生氣,當即上前拉開了其丈夫。

后生本無害人之心,只想救下徐氏,結果在混亂中,他推開徐氏丈夫,而他身后的門框上,剛好有一根凸出的釘子,直接扎進了其腦門,他也因此一命嗚呼。

鬧出了人命,二人一下子慌了神,后生想帶徐氏跑,可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徐氏索性拿來錘子,又將釘子釘深了幾分,并讓后生趕緊走,一切由她承擔。

本以為能騙過眾人,可王孝德曾作為御史,心跟明鏡一般,光是從哭聲上就判斷出,徐氏根本就是在裝,也猜出其丈夫的死不簡單。那碗斷案飯,其實也是他故意安排的,就是在等后生自己露出馬腳。

得知真相后,王孝德無奈的嘆了口氣,也很是同情徐氏的遭遇。最后,案件重新審理,二人害死徐氏丈夫,理應問斬,可念在二人是失手殺死人,可免一死,杖刑八十,流放三千里。

這結果雖不算好,可二人最起碼還活著,還能在一起。法無情,人有情,此事過后,王孝德便一直留在當地當縣令,也幫助百姓解決了很多案件,并被大家譽為「王青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