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奇案故事:縣令智斗剪鐐賊,意外引出一樁命案,失主變兇手

里昂 2023/01/13

明朝時期,位于大運河邊的臨清,是十分重要的貨物聚集地,也出現了很多往來的商人,且街頭熱鬧非凡,賣藝、算卦、乞丐等比比皆是。可越是熱鬧的地方,就總有人想著投機取巧。

當時人們喜歡將銀錢放在腰間或袖子當中,可要是在街上轉一圈,不小心露了富,那這錢估計就沒有了。當時的小偷被稱為剪鐐賊,鐐是當地人對白銀的一種美稱,而這些賊人喜歡割破失主的衣袖,拿走錢財,自然被稱為剪鐐賊。

這些人大都聚集在一起,就算被失主發現,也能打著掩護逃走,當地官府對其很是頭疼。好在他們除了剪鐐之外,不敢干其他違反亂紀之事,因此當地倒也比較安穩。

這天,一個名叫楚千里的綢緞商來到官府,其身后還跟著一個賊眉鼠眼的男子。此人名叫胡服,是當地的一個剪鐐賊,二人此次前來,就是因為一包銀子。

處理此案的縣令是個剛剛上任的年輕人,名叫陶子安,乃進士出身。上任前他便聽聞此地剪鐐賊猖獗,不好應付,沒想到這麼快就對上了。

呈上的證物是一包銀子,里面足足有二十兩白銀,二人都聲稱那是自己的。楚千里表示,他是外地來此進貨的,這些錢都是進貨所用,只因路過鬧市時,看到有人表演雜技,便上前圍觀。錢袋放在其袖口,他觀看的時候,忽然聽到刺啦一聲,這才發現衣袖被人剪開了一道口子,錢袋掉在地上,他伸手想要去撿,卻被胡服搶先一步。

楚千里上前與其爭論,可胡服卻說那銀子是他先撿到的,何況楚千里如何證明,那銀子是他的。不止如此,在場還有兩個年輕人,都向著胡服說話,其中一人建議錢都該歸胡服,畢竟是無主之物,誰撿到算誰的。另一個則表示見者有份,不如二人平分了這筆銀子。

不過在場也有明事理之人,都向著楚千里說話,畢竟胡服在此地干這事已經不下十次了,都知道他是剪鐐賊。在眾人的起哄下,二人才決定到官府找縣令幫忙決斷。

陶子安聽后眉頭微皺,先詢問楚千里如何能證明那白銀是他的,結果楚千里支支吾吾說不出來。按理說,就算是綢緞商,家里總歸是有賬簿的,一下拿出這麼多銀子,定然是有記錄,只需回家找找便能以此為證據。

陶子安自然是相信楚千里的,可他卻表示,自己對數字并不敏感,因此家里沒有記賬的習慣,自己也沒法證明。一旁的胡服聽后立馬吆喝道:「我就說吧,這錢就不是妳的!大人,我還有證人!」

陶子安聽后,只好宣證人上堂,而他的證人,自然是在鬧市幫其說話的那二人。他們當時都站在楚千里的兩側,清楚的看到發生了什麼。面對陶子安的詢問,二人都表示沒看到錢袋是從楚千里的袖口掉出來的,不過是他先看到,卻是胡服先撿起來的。

話說到這份上,陶子安也有些無奈,只能認定其實無主之物。按照大明律: 遺失之物無人識認者,全給拾撿人。不過鑒于楚千里也發現了,這錢便由二人平分。胡服聽后很是滿意,當即打開錢袋,嘩啦啦倒出一半離開了。楚千里見狀,也沒多說,拿起剩下的錢也走了。

陶子安見狀,立馬派出兩個捕快跟蹤上去,原來他并不相信胡服的話,那兩個證人,恐怕也是剪鐐賊,與其是一伙的,拿到錢后自然會分贓,只要無意中說出真相,便可直接將其拿下,至于跟著楚千里,是他總感覺哪有些不對勁。

很快,兩個捕快便傳來了消息,說是楚千里沒啥大反應,找了個客店住下了,也沒去進貨。至于胡服那三人,則拿錢到酒館吃喝,喝多后分贓,并在期間笑罵陶子安這個縣令愚笨,而失主楚千里冤大頭,且說出了作案法子。原來是那兩個證人負責剪破楚千里的衣袖,胡服負責胡攪蠻纏,若是楚千里沒發現,這錢就是他們的,就算發現了,三人串供,在縣令面前也露不出什麼破綻。

跟蹤的捕快將三人的談話內容全部記錄了下來,陶子安正欲帶人去抓,結果剛出縣衙,三人便一臉驚恐的自己跑回來了,一看到陶子安便撲通一聲跪下了:「大人,妳,妳看!」

說著將錢袋丟在其面前,而里面的白銀大部分都被染上了血跡,上面還有很多頭髮,而在銀錢的下面,竟然有一根斷指。

與此同時,跟蹤楚千里捕快又傳來消息,說是楚千里失蹤了,他表面開了客店,實際上從后門溜走了,很可能是發現了跟蹤的捕快。陶子安這才意識到,這個楚千里有問題,可這鬧市之下,找人談何容易。

就在這時,胡服開口道:「大,大人,草民愿將功補過,幫您抓住這廝!」

原來,胡服認識當地許多的剪鐐賊,他們的消息四通八達,凡是有外地人進城,都會被盯上,除非是平頭百姓,大家才會善罷甘休,若是有錢人,自然免不了被他們剪鐐。而楚千里作為綢緞商,自然一進城就有人盯上了。

陶子安聽后很是高興,當即派出捕快與胡服等人合作,在他們的幫助下,果真在運河渡口發現了想要逃走的楚千里,并順利將其抓捕。經過一番審訊,還真引出了一樁命案,而這失主,也成了命案的兇手。

此人的真實身份,并非綢緞商,也不叫楚千里,而是一個名為寧康的小廝。真正的楚千里雇他當小廝,趕車來揚州談生意,結果半路露富,寧康動了歪心思,便在野外將其砍殺,由于是第一次殺人,寧康太過緊張,遭到了楚千里的反抗,而他在揮刀亂砍的時候,砍斷了楚千里的手指,掉進了錢袋里。

楚千里死后,他草草處理的尸體,又擔心被人發現,這才冒充了楚千里的身份,準備在揚州轉悠一圈后便逃走,以此混淆視聽,誰曾想卻因一個剪鐐賊露出了馬腳。

最終,根據大明律,寧康謀財害命,被判斬刑。至于胡服等剪鐐賊,此次捕快也將他們的信息摸清,一縷抓捕,不過念在他們幫助抓捕犯人,將功補過,陶子安并未讓其接受太重的懲罰。不止如此,陶子安發現這些剪鐐賊大都是無家可歸,生活不下去的難民,為此,他親自到幫這些人找到了正經的工作,自那之后,揚州街頭的剪鐐賊就少了許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