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男人玷污書生之妻,縣令主持公道被害,城隍:看我是誰

里昂 2022/11/12

#頭條創作挑戰賽#

唐朝武周年間,有一個名叫昌言河的書生,娶妻鳳氏。鳳氏生的貌美如花,堪稱絕代佳人,見者無不稱贊她是仙女下凡,貂蟬轉世。

有一個名叫韋儒留的世家子弟,是一個色鬼,垂涎鳳氏的美貌,心心念念想一親芳澤。他苦思冥想,終于想出一條歹計。

這一天,韋儒留設了一個「牡丹局」,遍邀文士名人到他的牡丹園里觀賞牡丹花,吟詩作賦,附庸風雅。

昌言河頗具文名,也在受邀之列。他現場做了一篇《牡丹賦》,深受好評,眾人紛紛過來敬酒,交口贊譽。酒宴一直從中午舉行到晚上,昌言河不勝酒力,趴在酒桌上睡著了。韋儒留令人把他攙扶到偏房里,在床上睡了。

到了三更初,韋儒留來到昌言河的家里,只見院門虛掩著。他走了進去,徑直來到后院臥室,推開門走了進去,脫衣上床。

鳳氏聽到動靜,醒了過來,說道:「你回來了。」她以為是昌言河回來了。韋儒留含糊其辭地應了一聲,鉆進了被子里。

過了一會兒,鳳氏才發現不對勁,此人不是昌言河,急忙喝問:「你是誰?」事到半途,韋儒留趕緊說出仰慕之意,哀求鳳氏成全。鳳氏卻一把將他推開,高聲喊叫起來,韋儒留見勢不妙,抱著衣服趕緊逃走了。

第二天早上,昌言河酒醒了,告辭回家,聽了鳳氏的哭訴,怒氣填胸,跑到官府里擊鼓鳴冤。縣令姓鹿,是一個正義之人,看了訴狀,派遣差役們將韋儒留抓來審問。韋儒留拒不承認,鹿縣令下令重刑伺候。韋儒留最終受刑不過,招認了事實,他故意指使文士名人們把昌言河灌醉,冒充昌言河行無恥之事。

鹿縣令將韋儒留判了斬刑,下在大牢里,行文到上司衙門,等候批復。韋儒留的父親,趕緊修書一封,派遣家仆,星夜兼程,送到都城內衛府。他有一位姓牛的表兄,在內衛府里當官。

牛官員接到書信后,趕緊派親信找到刺史,壓下文書不批復,然后找到鹿縣令,讓他撤回文書,重新審理此案,宣判韋儒留無罪。如果鹿縣令照辦,保他官升一級。

鹿縣令將來人痛斥了一頓后,亂棍打出,堅持原判。親信回到都城,添油加醋地告了鹿縣令一狀,牛官員氣得七竅生煙,當晚捏造了一個圖謀不軌的罪名,連夜派出內衛人員,將鹿縣令抓了起來。

牛官員使用重刑,企圖屈打成招,無奈鹿縣令錚錚鐵骨,咬緊牙關,決不屈服。最終,鹿縣令被打死在審訊室里。牛官員捏造供詞,把鹿縣令的手指印按在供詞上,制造了一樁冤假錯案,讓鹿縣令蒙受了不白之冤。

新的縣令上任后,重新審理了案件,當堂釋放了韋儒留,以誣告之名,將昌言河打了二十大板,責令他回家閉門思過。昌言河氣得吐了一口鮮血,只得垂頭喪氣地回去了。鳳氏大哭了一場,晚上懸梁自盡,幸虧被昌言河及時發現,救了過來。從此后,夫妻倆的心中,壓著一塊石頭,沉甸甸的。

話說鹿縣令死后,恰逢陰司招考城隍,當即報名參加考試,成績突出,成了三位候選人之一。面試時,鹿縣令慷慨激昂,痛陳為官不仁的弊端,發誓要做一名洞如觀火的明官,為天下的蒼生主持公道。

關公是五位面試官之一,他非常欣賞鹿縣令,力排眾議,推舉鹿縣令當上了新一任城隍。上任伊始,為了還鹿縣令一個公道,關公下令把牛官員抓來,親自審理鹿縣令屈死的案件,將牛官員的魂魄,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當天晚上,牛官員大叫三聲,暴斃而亡。至于他的死因,眾說紛紜。

這一天晚上,熟睡中的昌言河夫婦,忽然看見兩個差役走進來,說是新任城隍要他們去公堂對質。兩人隨著差役,到了公堂之上,只見韋儒留早已跪在堂上。

兩人剛在大堂上跪下,鹿城隍走了出來,端坐在高位上,一拍驚堂木,高聲喊道:「韋儒留,你抬頭看我是誰?可否認識我?」

韋儒留抬頭一看,認出城隍爺就是屈死的鹿縣令,當即面如死灰,戰戰兢兢。昌言河認出鹿城隍,當即高呼,讓鹿城隍為他做主。

鹿城隍開始審案,韋儒留哪敢隱瞞?當堂供認不諱。鹿城隍將韋儒留打入地獄,每天遭受閹割之刑,并讓差役送昌言河夫婦回去。

到了屋頂上空,差役將兩人使勁一推,兩人醒了過來,相對嗟嘆不已。第二天上午,兩人打聽到,韋儒留半夜里暴斃身亡,心中對鹿城隍的主持公道,感激不盡。

夫妻兩人將陰司之行講了出來,人們聽說后,心中敬畏不已,再也不敢做一些暗室欺心之事了。夫妻兩人常常相對感嘆,想不到人間蒙受的冤屈,竟然在陰司里得到昭雪,真是陰陽顛倒啊!

陰司在哪里?其實,在人心里。人們在人世間遭受了不白之冤,只好把昭雪冤屈,寄托在陰司里,它是人們思想里的最后一塊光明之地。但愿世人和諧相處,共享太平!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