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子在河中洗澡,男子見后往河里丟鞋,事后他后悔不已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大觀年間,在清流縣有一老漢,大家都叫他張老漢。

張老漢如今已五十三歲了,卻還是孤身一人。

張老漢年輕時是個木匠,經常走南闖北給人家做木工,可有次張老漢在給一個大戶人家做木工時卻被人家給打斷了腿,就此變成了一個瘸子。

話說張老漢那時已二十八歲,本就到了該娶妻生子的年紀。

可因其家境貧寒,且還駝背,更關鍵的是張老漢的長相極其猥瑣,所以根本就沒有姑娘愿意嫁給他。

那天張老漢正在家里獨自喝悶酒,突然有人前來造訪,來人自稱是隔壁縣劉府的管家,他們家小姐不久就要出嫁了,所以特意前來邀請張老漢前去打一套家具。

張老漢本就是一個懶漢,經常是做一天活歇三天,這天剛好他口袋里已經空了,所以面對主動上門的生意,張老漢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次日一早,張老漢喝了兩口涼水墊了一下肚子后就往劉府趕去,終于在晌午時分趕到了劉府。

在談好了價錢,吃了飽飯后,張老漢就開始干活了。

干了好一會,突然有一姑娘前來問道:「師傅,請問一下,你有見到一只貓嗎?我養的貓不見了,我現在正到處找它呢。」

張老漢抬頭一看,只見自己身前正站著一妙齡女子,且女子長得極為漂亮。

看著眼前的女子,竟一時之間把張老漢給看癡了。

但張老漢哪有見到貓啊,不過為了內心的躁動,只見張老漢指著一旁的大樹說道:「哦,我看見了,我剛剛看到有一只貓跑到樹上去了。」

女子聽到這話,開心的就往大樹走去,然后抬頭一直往樹上看。

可正當女子看來看去卻始終不見貓時,張老漢卻突然從身后抱住了女子,然后說道:「小娘子,你陪我快活快活,完事后我就幫你一起找貓啊。」

面對張老漢的輕薄,女子被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大喊道:「師傅你放開我,來人啊,救命啊。」

為怕被別人發現,張老漢便用手捂住了女子的嘴巴。

正當張老漢要對女子行不軌之事時,管家突然帶人趕到,然后大聲呵斥說道:「張羅鍋,你在干嘛,你這畜牲,還不快將人放開。」

見到突然來了這麼多人,張老漢一時也心虛了,于是便急忙放開了女子。

女子得到自由后,因覺得被蒙羞了,于是用手捂著臉便哭著跑開了。

而這時劉老爺也趕了過來,見到這一幕,劉老爺是氣不打一處來,立即擺手示意讓下人們去好好調教調教張老漢。

張老漢見劉老爺來真格的,立即不服氣地喊道:「劉老爺,你這就過分了吧,是,我承認,我剛剛是輕薄那姑娘了,但那不過就是你劉府的一個奴婢而已,至于讓你這麼動怒嗎?」

張老漢越說越激動,可他卻沒注意到,當他說這些話時,劉老爺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仿佛隨時要爆發了一樣。

說完就只見張老漢又繼續說道:「我在我們縣,去一趟萬花樓,不過也就才二兩銀子,但我剛剛還什麼都沒干,打不了我等下給你一兩銀子不就得了嗎,至于讓你這麼動怒嗎?」

「閉嘴,你這畜牲,看我今日不打死你,給我打。」劉老爺再也聽不下去,立即招呼一旁的手下上前調教張老漢。

打了好一會,劉老爺還覺得不解氣,還要讓人繼續打,幸好一旁的管家及時勸解,不然那次張老漢真有可能會被劉老爺叫人給打死。

可雖然張老漢最后被饒了一命,但他的腿卻因此而被打斷了。

過了好一會,張老漢就被人抬出了劉府門外,然后給丟到了大街上。

最后在管家善意的提醒下,張老漢這才明白了為何劉老爺會那麼生氣了,因為被自己輕薄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劉老爺不久后就要出嫁的女兒。

得知真相后的張老漢悔不當初,但已經為時已晚了。

而因為這件事是自己過錯在先,張老漢深知自己不在理,所以他并不敢去衙門報案,最后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也正因如此,原本就討不到媳婦的張老漢,現在更加沒有姑娘愿意嫁給他了。

而腿被打瘸后,張老漢生活就更加不方便了,更別說四處奔波做木工活了。

最后經過深思熟慮后,張老漢便決定開一個壽材鋪,因為放眼看整個清流縣并沒有人開壽材鋪,個個都覺得晦氣。

每當有白事之時,大家都是只能前往隔壁縣買壽材,一來一去極為不便。

所以如果自己真的開了壽材鋪,那生意肯定就不會差。

想明白這一點后,張老漢說干就干,立馬就到處找人借了點銀子后,然后開起了壽材鋪。

而事實也果真如張老漢所想那般,自他開了壽材鋪后,他的生意就真的很好。

由于張老漢是屬于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且這麼多年他也因為壽材鋪掙到了不少錢,所以張老漢的生活過得很是有滋有味。

想到自己如今已五十三歲了,也不知還有多少年的活頭,還不如及時行樂。

想到這,往后日子里的張老漢就開始過上了花天酒地的生活,每日空閑之余就會去那煙花柳巷之地尋歡作樂。

漸漸地,張老漢喜歡上了萬花樓的一名女子,女子名為小桃紅,雖沒有長得很驚艷,但卻很會說話,每次都會把張老漢哄得極為開心,有些時候還會對張老漢噓寒問暖的。

見此,張老漢就以為小桃紅也喜歡上了他,每次對小桃紅出手都極為闊綽。

因為小桃紅喜歡耍錢,為了能討小桃紅開心,張老漢便和小桃紅約定了時間,到時候帶小桃紅去耍錢。

可不料張老漢卻不知道,他已經被小桃紅和賭場掌柜給做了局了。

那一次,張老漢所帶去的銀子全被輸完了不說,還倒欠了賭場掌柜的不少銀子。

張老漢深知賭場掌柜的為人,為了活命,他必須盡快把銀子給還上,可因為欠的銀子太多,他一時半會之間確實也是無能為力。

思來想去之后,張老漢想到了一個辦法,說不定此舉不但能把他欠的銀子全還了不說,可能還會讓他大賺一筆。

深夜之時,眼見四下無人,張老漢便悄悄拿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死狗,將死狗分成了幾份后,張老漢就背著死狗出門了。

來到街上,左右查看沒人后,張老漢就悄悄將死狗的尸體給扔到了井里,沒一會的時間,張老漢就把清流縣所有飲用的水井全都給扔進了死狗尸體。

而一切也正如張老漢所想,清流縣縣內開始有人接連死亡。

但令張老漢沒想到的是,死亡的人會那麼多,以至于讓他有些時候都開始忙不過來。

為了能賺更多錢,張老漢又雇了好幾個木匠給自己做壽材,同時還把壽材的價格往上增加了兩倍。

面對坐地起價的張老漢,清流縣的百姓是敢怒不敢言,因為報官府沒用,張老漢早就給清流縣的縣令拿過銀子了,因此縣令是站在張老漢那頭的。

而去隔壁縣買也不行,因為縣令早已派人守在了出口,不讓任何人出去,美其名曰是為了防止疫情擴散出去。

因此,清流縣的百姓一時間是苦不堪言,但又無可奈何。

而張老漢此舉也確實如他先前所料那樣,因為他非但短時間內還完了所有所欠的銀子,還積攢下了很多錢財。

可漸漸地,張老漢又發現了一個商機,那就是所有辦白事的地方都會需要用到壽衣和冥紙。

而隨著張老漢的發財,做這兩種生意的商人也是跟著大賺了一筆。

但想到這,張老漢是越想越氣憤,因為他覺得這一切都是他的功勞,憑什麼別人也要來分一杯羹。

心有不甘的張老漢想著一不做二不休,立即雇了幾名打手,把開壽衣鋪和冥紙鋪的掌柜們全都給趕出了清流縣。

因為有清流縣縣令的幫助,張老漢這件事沒多久就辦成了。

事后,張老漢就獨自再開了一家鋪子,專門賣壽衣自己各種喪葬用品。

果然,隨著張老漢喪葬用品鋪子開張后,張老漢又再次大賺特賺。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張老漢就成為了清流縣的富商之一。

有錢后的張老漢更加花天酒地,直接出錢包下了萬花樓的幾個姑娘,然后來他家陪他一起尋歡作樂。

這天,張老漢受邀去喝酒,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嘴里哼著小曲就出發了。

等到張老漢喝完酒已是二更之時,主人家見天色已晚,于是就邀請他在府中住下,明日再行離去。

可張老漢豈會愿意,因為家里面還有幾位美人再等著他呢。

喝得酩酊大醉的張老漢嘴里哼著花曲,搖搖晃晃的就往家里走去。

可等張老漢走到清流河旁時,卻見一女子正在河中洗澡。

借著月光的照映,女子顯得很是漂亮,猶如那天上的仙子一般。

見此畫面,張老漢直覺得心里一陣躁動,一股無名之火就生了出來,酒也醒了一大半。

站在岸邊,朝女子吹了幾下口哨,見女子沒有任何反應后,張老漢直接脫下了自己的鞋子,然后就往河中的女子丟去。

「誰?是誰?誰在旁邊?快出來。」受到驚嚇的女子轉身大聲喊道。

而張老漢看到女子的正臉后,心里更加激動不已,立即脫下另一只鞋子,然后往河中女子走去。

看著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來的張老漢,女子顯得很是害怕,可不知為何,女子卻一步都沒有移動,而是一直站在原地。

不一會,張老漢就走到了女子身旁,拉起女子的手說道:「小娘子,你就從了我吧,只要你能讓我快活了,大爺還會給你一些賞錢,讓你吃喝不愁。」

可這話剛一說完,張老漢就感覺到了不對勁,立馬就酒醒了。

因為眼前女子的手極為冰涼,且女子身上還冒出陣陣白氣。

看著眼前的張老漢,女子突然變成了另一幅模樣。

張老漢見女子突然變得兇神惡煞之樣,心里也明白了眼前女子不是尋常之人,于是便想要跑。

可此時他的手已經被女子緊緊抓住了,他又如何能跑得了呢?

看著眼前的張老漢,女子惡狠狠地問道:「張老漢,你還記不記得前些時日上門和你買壽材的寡婦?」

聽到這話,張老漢頓時被嚇得臉色煞白,仿佛想起了什麼令他驚恐之事。

原來,就在前些時日深夜,張老漢正在熟睡之際,突然聽到外面有敲門聲。

張老漢開門一看,只見門外正站著一位年輕貌美的婦人。

婦人見到張老漢后,就哽咽著聲音說她是來買壽材的。

張老漢本就是喜色小人,見到如此貌美婦人,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于是想了一下后,張老漢便哄騙婦人隨他來到了后院。

可不料婦人剛進到后院,張老漢就從一旁拿起了一根木棍,然后狠狠地朝著婦人頭上打了過去。

婦人被打后,立即就暈了過去,然后倒在了地上。

張老漢見婦人已經暈死了,于是就扛起婦人進到了自己的房間內,然后對婦人做起了那不軌之事。

事后為怕婦人將此事說出去,從而影響到自己的聲譽。

張老漢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便將還尚有氣息的婦人趁著夜色給背到了清流河旁,然后將婦人給推進了河里,活活將婦人溺死。

直到第二天清晨,張老漢聽別人閑聊之時,這才得知了婦人的身份。

原來婦人名叫月娘,月娘的相公是個孤兒,名叫王石,兩人育有一女。

本來是幸福美滿的一家,可是王石卻因一次意外身亡了,剩下月娘和其女兒相依為命。

可禍不單行,前些天月娘的女兒卻因病而亡了,月娘深夜出去給女兒買棺材,可第二天一早卻有人發現月娘早已溺水死在了清流河里。

「看來你是想到了是嗎?我要你給我償命,是你害得我不能給我女兒安葬,讓我女兒曝尸荒野的。」月娘看著張老漢惡狠狠的說道,說完就抓著張老漢往水里脫。

張老漢拼命掙扎,可是卻無能為力,只能一點點跟隨月娘一起沉進了水底。

第二天一早,當有人從清流河經過時,這才發現張老漢已經死在了清流河里。

對于張老漢的死,清流縣的百姓全都拍手稱快,說張老漢罪有應得,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而這件事過去不久,原清流縣的縣令就被抓了,因為朝廷已經得知了他在職期間所犯下的所有惡行。

新上任的清流縣縣令名為林康,乃是個剛正不阿,兩袖清風的清官。

在林康的治理下,清流縣百姓不久又再次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結言:「善惡到頭終有報,哪有早來和遲來。」

張老漢為財害命,本就是罪大惡極之徒,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最后慘死于月娘手里,也算是罪有應得。

所以人生在世,一定要多多行善,對得起天、地、自己的心。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