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好心女人留過路男人吃了一碗面,無意中,拯救了兒子

里昂 2022/11/12

明朝成化年間,小山村里住著一戶姓孟的窮苦人家,因為他長著一副女人嘴,說話啐啐念,啰里啰嗦的,因此被人們戲稱為「孟碎嘴」。他家境貧困,人才也不出眾,直到二十多歲了,才娶回一個小寡婦為妻。

小寡婦姓劉,長相出眾,嫁到夫家不到三個月,丈夫暴病身亡。好在她還沒有懷上身孕,娘家人把她接回家里,又把她許配給孟碎嘴。孟碎嘴剛開始還嫌棄劉氏是個寡婦,說她克夫,被母親指著鼻子臭罵一頓,他才極不情愿地把劉氏娶回家里。

劉氏是個極其賢惠的女人,手腳勤快,吃得苦,把一個原本不富裕的家,操持得井井有條,不愁吃穿。她白天操持家務,晚上熬夜紡線,孟碎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再也沒有嫌棄之意了。

劉氏一共生了三個兒女,兩個兒子一個閨女。老三是個兒子,小名蟲子。那時候,窮苦人家孩子的名字都不是很好聽,講究名字越賤越好養活。蟲子長到五歲時,摔了一跤,從此落下一個肚子疼的病癥。

這個病癥經過幾個郎中之手,都沒有治好,錢卻花了不少。后來,家里實在拿不出錢來了,便不治了。蟲子越來越瘦,病癥發作時,便捂著肚子喊疼。時間一長,孟碎嘴心情不好,發起脾氣來沒完沒了。劉氏又要照顧孩子,又要安慰孟碎嘴,忙個不停。閑下來的時候,她便躲在角落里獨自抹淚。

這一天是個大熱天,太陽曬得人都不敢出門。吃過午飯后,劉氏的公公婆婆和孩子們都在睡午覺,孟碎嘴到財主家幫短工去了,劉氏端著一大盆衣服,坐在門前搓洗著。

這時,大道上走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渾身冒著汗,對劉氏說:「大妹子,天氣太熱了,我能向你討口水喝嗎?」劉氏爽快地說:「行,你坐一坐,我去給你舀水來。」男人在門前坐下,劉氏起身到廚房里,用水瓢舀來一瓢涼水,遞給男人。

男人接過來,咕咚咕咚灌了下去,抹一把汗,說道:「涼爽多了,這天氣,都快把人熱壞了。」劉氏問道:「大哥,這麼熱的天,大家都窩在家里不出門,你干嘛要出門呢?」男人說:「我要出門辦事,從早上走到現在,事情還沒有辦完。」

劉氏順嘴說:「那你不是還沒有吃飯嗎?我去給你煮一碗面條。」男人忙推辭不用,劉氏說:「大哥,你不用客氣了,總不能餓著肚子趕路吧。」說罷,便去廚房里開始和面搟面,不一會兒,端出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里面還埋著一個荷包蛋。

男人吃完后,說了一會閑話,自稱姓楊,因為長著一雙大腳板,人們稱呼他為楊鐵腳,家住五十多里外的村莊里。他抬頭看了看天,發現日頭小了許多,正要告辭,蟲子忽然哭了起來。劉氏趕緊把他抱起來,幫他輕輕地揉著肚子,蟲子不住地喊疼。

楊鐵腳見狀,詢問起來,劉氏便講了情況。楊鐵腳說:「這事我有辦法,念在你一飯之恩上,我帶他去找鬼醫看一看吧。就是不知道,鬼醫肯不肯。」劉氏聽說鬼醫,大吃一驚,沒有應聲。楊鐵腳便解釋起來,他是一名陰差,經常在陰間行走辦事,認識陰間的鬼醫。在陰間里,鬼魂也有生病的,都會找鬼醫去看。

劉氏詢問怎麼去?楊鐵腳說:「我今天還得去辦事,辦完事后,明天回來,晚上帶你兒子去看病。」劉氏答應下來,楊鐵腳告辭走了。

第二天下午,劉氏早早地準備了一桌酒菜。傍晚時分,楊鐵腳果然來了,孟碎嘴也聽從劉氏的叮囑,待在家里沒有出門,陪著楊鐵腳喝酒。

大約二更初,楊鐵腳讓孟碎嘴帶著蟲子,跟他出門,向山上走去。月亮黯淡無光,孟碎嘴背著兒子走了不久,四周忽然升起霧氣,氣氛變得詭異起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來到一座云霧繚繞的山頂上,到了一座石洞外面。

楊鐵腳回頭對孟碎嘴說:「到了,無論你遇見什麼人,看見什麼事,都不要出聲。」孟碎嘴點頭表示記住了,跟在楊鐵腳的后面,走進了山洞里。

山洞里,到處都是霧氣,霧氣里飄著許多綠火。走了不久,有人對楊鐵腳打招呼說:「來了。」楊鐵腳點頭說:「來了。」那些和楊鐵腳打招呼的人,都長得奇形怪狀,很是嚇人。

到了洞底,坐著一位年老的女人,霧氣繚繞,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聽她責怪說:「你怎麼把生人帶來了?」

楊鐵腳說:「我和這孩子的媽素不相識,大熱天的趕路討水喝,白吃了她家一碗面和一個雞蛋。她一家人都是善良本分的人,你幫孩子看一看吧。」

女子說:「你把孩子遞過來。」楊鐵腳把蟲子從孟碎嘴的背上接過來,抱到女子面前。女子伸手在蟲子的肚子上一陣摸索,說道:「好了。」楊鐵腳道了一聲謝,領著孟碎嘴父子回來了。

到了家里,已經快要天亮了,劉氏和公公婆婆一晚上沒有睡,一直在家里等著。楊鐵腳沒有停留,告辭走了。

劉氏詢問蟲子,蟲子說:「只覺得肚子里被抽走了一點東西,也沒有別的事情。」但是,自此后,蟲子的肚子不再疼了。一直到老,他的肚子也不曾鬧過毛病。

好心必然會得到好報,此話不虛也。如果劉氏不是好心留楊鐵腳吃飯,可能就會錯過了機會。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人為善,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