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老漢英雄救美,美婦非要以身相報,老漢說:我先回屋了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建隆年間,在汪清縣有一老漢名叫袁青,大家都叫他袁公。

袁公如今已五十八歲,和孫女袁梅相依為命,家里的收入就全靠袁公一人。

袁公年輕時家窮,幸好在村里媒婆的幫助下才娶到了媳婦,婚后的袁公為了給娘子更好的生活,天天起早貪黑去打漁。

而其妻子劉氏也很賢惠,每日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條不說,還把袁公照顧的很好。

袁公平日里只需打漁就行了,家里的一切因為有劉氏在,從不需要袁公去操心。

在袁公的勤勞和劉氏的勤儉持家下,袁公家的生活也開始慢慢好了起來。

兩人結婚一年后,劉氏還為袁公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袁龍。

袁龍自小就很聰明,而袁公也深知唯有讀書才能出人頭地之理,于是便自小就送袁龍去讀私塾。

本來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日子也越來越有盼頭,可突如其來的一場變故卻讓這個家庭就此陷入了困境。

在袁龍八歲那年,劉氏突然患上怪病,為了給娘子治病,袁公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

甚至到最后袁龍連上私塾讀書的錢都沒有了,除此之外還欠了不少的外債來給劉氏治病。

可縱使如此,最終還是沒能救回劉氏的命,在一年后,劉氏還是撒手人寰了。

娘子去世后,袁公在處理完娘子的后事后,顧不上傷心的他又再次開始起早貪黑地打魚,因為他還有外債要還,還有兒子需要養。

袁龍也是個懂事的孩子,深知家中境況的他便決定不再讀書了,而是在家幫父親干活,長大一點后還跟袁公一起外出打漁。

在父子倆的努力下,以前欠的外債終于還清,而此時的袁龍也已經長大了,變成了一個大小伙。

在袁龍二十歲那年,袁公讓媒婆給袁龍說了門親事,對方是縣上王鐵匠的女兒王芳。

為了給兒子操辦婚事,袁公父子倆多年來好不容易攢下的積蓄又全部花光了。

幸好王芳為人賢惠,在嫁過來后不但操持家中事務,還經常跟袁龍一起外出打漁。

袁公起初是不同意兒媳和兒子一起外出打漁的,但王芳的一句話就讓袁公眼眶紅了,并默許了兒媳也一起出去打漁。

王芳說道:「公公,你已經辛苦了一輩子了,再加上你身有頑疾,你一輩子膝下無女,我嫁過來后我就是你的女兒,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爹,所以公公,你就聽我一句勸,以后你就在家安心頤養天年即可,我和相公一起養你,給你養老送終。」

王芳嫁過來兩年后就生了一女,取名為袁靜,對于袁靜這個孫女,袁公很是喜愛,閑來無事就抱著袁靜到處炫耀。

眼看日子越過越好,不料有天袁公在家逗袁靜玩時,鄰居陳三卻來報說道:「袁公,你快去汪清河看下吧,袁龍哥和嫂子出事了,他們的遺體已經被撈上來了,現在就放在岸邊呢。」

聽到這話,袁公突然手里一軟,袁靜差點就摔了下去,幸好陳三眼疾手快及時接住了袁靜。

在陳三的攙扶下,袁公顫顫巍巍地走到了岸邊,看著躺在地上的兒子和兒媳,袁公紅著眼睛卻流不出一滴眼淚,嘴唇顫抖著動了動,卻說不出一句話。

「袁公你怎麼了,袁公,袁公,袁公你別嚇我們,袁公。」看著地上的兒子兒媳,袁公一時挺不住暈了過去。

待袁公醒時已是天黑,其身旁還躺著已經熟睡的孫女袁靜。

看著孫女,袁公深深嘆了一口氣,抱起孫女就走到大廳開始操辦起兒子和兒媳的后事。

雖然袁公此時心里很痛,甚至痛到無法言喻,但他一滴眼淚都沒有掉,只是默默的一只手抱著袁靜,一只手忙東忙西。

在處理好兒子和兒媳的后事后,為了生計,袁公便當起了挖寶人。

他不再當漁夫,因為他不想再「看到」兒子和兒媳,他也怕他會出了什麼事,剩下孫女一人孤苦伶仃。

此后的每天里,天剛微亮之時,袁公就會將袁靜背在身后,然后手里拎著小鋤頭就往山里走去,他要去挖藥,然后以此換取銀子。

在袁公的拉扯下,日子雖過得艱苦,但袁靜還是慢慢長大了起來。

長大后的袁靜很懂事,平日里在家就會干一些力所能及之事,然后每日爺爺上山之時,她都會跟隨爺爺一起上山,然后為爺爺爬一些較為崎嶇的山路。

袁靜在十歲之時就已經初顯美色,很多人都開始來找袁公定親,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富家公子。

但袁靜乃是袁公的掌中寶,他深怕袁靜以后會吃苦,所以他對于前來提親之人全都婉拒了回去,因為他要慢慢挑選,選出一個能疼愛孫女一輩子之人。

在袁靜十五歲之時,這天早上袁公拿著小鋤頭就要上山,而袁靜此時也早已做好和爺爺上山的準備。

不料此時袁公卻擺手笑道:「靜兒,你今天就不要去了,爺爺昨天發現了幾株上了年份的草藥,我等下把它們全摘回來就完了,很快就完事了,你在家做早飯吧,我等下就回來了。」

聽到爺爺的話,袁靜便答應了下來,笑得很是開心。

因為自從她記事開始,爺爺沒有一天是不累的,時時刻刻都在干活,唯有今天,爺爺可能終于能休息一會了。

爺爺走后,袁靜笑呵呵地就去做早飯了,開心之余,袁靜還多拿了一點爺爺愛吃的咸菜。

可袁靜剛做好早飯不久,爺爺就被附近樵夫徐才給背了回來,且爺爺此刻已經陷入了昏迷。

袁靜見此顧不上傷心,急忙拜托徐才幫她把爺爺背到床上躺著,然后幫她照看爺爺一會,她出去找郎中來給爺爺看病。

事后據徐才所說,他那日上山砍柴,不料卻發現袁公躺在不遠處的地上。

徐才見此便上前呼叫袁公,可不料袁公卻不回應他,覺得事有蹊蹺的徐才便上前查看,不料這才發現袁公已經暈過去了,于是便急忙把袁公背了回來。

不一會,袁靜就找來了郎中為爺爺治病,可郎中一直眉頭緊鎖的把脈,一句話都不說。

這可把在一旁的袁靜和徐才嚇壞了,一句話都不敢說,只得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而袁靜此時早已是淚流滿面。

由于袁公的人緣很好,且附近鄉鄰都很可憐袁公的遭遇,所以袁公病了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

不一會的時間,屋子里就站著很多前來看望袁公的人。

而這時郎中也把脈完了,郎中深嘆了一口氣后說道:「袁公的病情不太好治啊,我現在也只能開個方子穩住他病情。」說完郎中就開始在一張紙上寫下藥方。

此時袁公也緩緩醒了過來,然后問道:「黃郎中,我這是得了什麼病,你說吧老漢我能挺得住。」

看著郎中床上的袁公,郎中嘆了口氣后說道:「說起來袁公你這也不是什麼大病,只不過是積勞成疾而已,但你若想完全好,估計你要吃很多補氣之藥才可以,可那些補氣之藥全都價格不菲,一般人難以承受啊。」

聽到這話,袁公眼淚慢慢掉了下來,過了一會后,仿佛認命一般,淡淡說道:「老漢我死了倒沒事,但靜兒可怎麼辦啊,唉,算了,既然這是天意,那我也斗不過天,幸好還有這塊地,還有一個家給靜兒,雖說以后日子會苦,但也不至于四方漂泊。」

聽完爺爺的話,袁靜走到爺爺身前哭著說道:「爺爺,你不用擔心,明日開始,靜兒上山給你采藥,你放心,靜兒一定會治好你的。」

徐才這時也跟著說道:「是啊袁公,你就別那麼多了,以前那麼苦你都能過去了,更何況是現在,你放心,我們鄉里鄉親的一定會幫你的,你就放心好了。」

聽完徐才的話,站在一旁的鄉民也開始附和說道,讓袁公不用擔心,大家都會幫助他的。

謝過眾人之后,不一會的時間,眼見袁公沒事了,大家都相繼離去,而這時袁靜則站在床邊說道:「爺爺,以前是你自己一人把靜兒養大的,現在靜兒已經長大了,可以照顧爺爺你了,所以爺爺,你一定要好好的,沒有了你,靜兒就是沒人要的孩子了。」

聽到靜兒的話,袁公的眼淚忍不住地流了下來,他不怕死,但他怕靜兒以后會受欺負沒人幫,怕靜兒以后冷人沒人暖,怕靜兒以后受委屈了沒人安慰。

第二天一早,靜兒在給爺爺斷去早飯后就上山了,她要進山采補氣的藥來給爺爺治病。

直到晌午之時,只見袁靜手里拿著一株小人參很是開心,因為這株人參可是她費了好大心思才采到的。

為了這株人參,袁靜的衣物都被荊棘刺破了,且身上還有很多被劃到的傷口,看起來很是可憐。

正當袁靜拿著人參想要回家之時,卻見一旁的獵人陷阱里有一白毛小狐貍。

看著小狐貍,袁靜突然很傷心,因為小狐貍此時后右腿處正被一個撲獸夾給夾著,且傷口處還在不斷流血。

袁靜走到陷阱旁蹲下身說道:「小狐貍,你不用害怕,我是不會傷害你的,我看你受傷了,你讓我幫幫你好不好。」

小狐貍仿佛聽懂了袁靜的話,兩只大眼睛淚汪汪的看著徐靜,嘴里還「嗷嗷」的叫著。

在徐靜的幫助下,小狐貍很快就被解救出來,但因山中無法醫治小狐貍,袁靜只能先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小塊布為小狐貍先把受傷處包扎好。

看著受傷的小狐貍,袁靜說道:「小狐貍,姐姐帶你回家好不好,但你不用擔心,姐姐帶你回家是想要給你治病的,不是傷害你的,你愿意跟姐姐回家嗎?」

小狐貍仿佛聽懂了袁靜的話,但奈何不會說話,于是便安安靜靜的任由袁靜抱著,然后小腦袋不停地往袁靜懷里蹭。

看著可愛的小狐貍,袁靜也很開心,于是就抱著小狐貍玩家走去了。

回家給小狐貍包扎好后,袁靜就立馬開始為爺爺熬藥以及生火做飯了。

看著忙碌不停的孫女,袁公心里很是難受,但他又無能為力。

在得知袁靜救回來一只小狐貍后,袁公也很開心,因為他終于在孫女臉上看到了笑容。

在其后的時間里,袁靜都是每日一早就進山采藥,然后回來給爺爺煎藥做飯,閑暇時間就陪小狐貍玩。

在袁靜的悉心照料下袁公的病情慢慢好了起來,而小狐貍的傷也已經慢慢好了。

其后在小狐貍的幫助下,袁靜每日進山都能找到很多補氣的草藥,因此袁公的病沒多久就全好了。

這天一早在給爺爺端去早飯后,袁靜就抱著小狐貍進山采藥去了。

可采藥沒到一會,小狐貍卻突然往袁靜腿上輕輕咬了一口,隨后袁靜就暈暈沉沉地往后倒去,然后睡著了。

在夢里袁靜看到了小狐貍,正當袁靜疑惑之時,小狐貍突然開口說道:「主人,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說那麼多了,你快回家救爺爺,不然就來不及了。」

不等袁靜回話,小狐貍就消失不見了,而袁靜也緩緩醒了過來。

見袁靜醒來,小狐貍一直咬著袁靜的褲腿往下拉,聯想起剛剛做的夢,袁靜突然心里慌了起來,顧不上已經采好的草藥,袁靜立馬抱起小狐貍就往家里跑去。

「大爺,真是要感謝你,要不是你,說不定奴家已經被那壞人抓去了。」一美婦坐在椅子上看著袁公說道。

美婦看起來三十歲左右,長得頗有韻味,一行一舉之間皆是風塵。

「姑娘客氣了,老漢我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不過我能助你一時也不能助你一世,所以姑娘還是早些做好打算為好。」袁公看著美婦說道。

原來今日一早自袁靜出門后,袁公就在屋里吃早飯,不料卻聽到外面有人拍門喊救命。

袁公見此就出去外門查看情況,不料卻見一美婦正站在自己門前,神色很是慌張。

可還不等袁公問清緣由,就見一壯漢跑了過來,想要將美婦給拉走。

美婦見此就急忙躲到袁公身后,往后哭求袁公救她。

袁公見壯漢一臉橫肉,看著不像好人,于是便怒斥壯漢離開,不然就喊人了。

壯漢見此也很是害怕,于是在撂下幾句狠話之后就灰溜溜地走了。

其后美婦說她是鄰縣人士,今日過來汪清縣是找親戚的,不料卻被那惡漢一路尾隨,想要對她欲行不軌。

袁公在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心中也很可憐那美婦,于是便邀請她進屋喝口水歇歇,稍后再做打算。

而此時的袁靜則抱著小狐貍往家趕,不料趕到城門口時小狐貍卻一直掙扎著想跳下去。

袁靜見此就覺得小狐貍可能是想要告訴自己什麼,于是便將小狐貍放到地上。

不料小狐貍一到地上就立馬往一旁人多的地方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往袁靜看來。

袁靜見此就走了上氣,這才發現是朝廷正在張榜,得知張榜內容后不明所以的袁靜抱起小狐貍就繼續往家跑去。

可此時在家里的美婦卻一步步向袁公走近,然后說道:「大爺,你剛剛救了我性命,小女子實在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了,還望大爺不要嫌棄小女子。」

「這是何話?還望姑娘自重,我救你之時可不曾想過向你索取任何回報,只是一時的舉手之勞而已,姑娘要是沒事就到隔壁的屋子先歇息吧,我也要回屋休息了。」袁公聽到美婦的話后有些微怒說道。

「大爺,難道你是嫌棄小女子嗎?你放心,小女子一定會伺候好你的,放心吧,小女子只是想要回報大爺你的救命之恩而已,并無他心,且此刻四下無人,這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是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美婦還是不死心地說道,且一邊說還一邊慢慢靠近袁公。

「放肆,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你把我袁青當成什麼人了,我再說一次,我救你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不需要你任何的回報,所以還請姑娘你自重。」袁公怒斥道,說完還站到了一旁,和美婦拉開了距離。

美婦見此眼珠轉了一下后便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大爺,是我錯怪你了,我不該如此,對不起大爺,你喝口水緩緩,算是我給你賠禮道歉了。」說完就轉過身開始倒水。

把水倒好后,美婦捧著水走到袁公身前說道:「來大爺,你喝口水緩緩。」

袁公見此便伸手接住了美婦遞來的水,然后就要喝掉。

不料這時袁靜卻抱著小狐貍推門闖了進來,然后一手拍掉袁公手里的水后說道:「爺爺,這水不能喝。」

正當袁公不明所以之時,只見縣老爺突然帶著幾名衙役闖了進來,然后說道:「秦二娘,這下看你往哪跑。」

美婦見此神情很是慌張,可看了幾眼發現并無逃脫可能后,美婦仿佛也認命了,乖乖站在了原地。

縣老爺見此不再廢話,直接命人把美婦給拷了起來,然后就將美婦給押走了。

看著爺爺一臉的疑惑,袁靜這時才將事情原委說了出來。

原來剛剛袁靜在城門口看到的乃是朝廷的通緝榜,榜上有兩張畫像,說是近日有一男一女兩名悍匪經常到處流竄作案。

而作案的手法則是女方利用女性弱小之嫌,引誘他們相救。

然后進到其好心人家里后就悄悄下藥迷暈其好心人,接著就將其好心人家里值錢財物收刮一空,且兩人手里已經有了很多人的血債,

而剛剛袁靜剛回到家,就聽到大廳里女人說話,好奇之下袁靜便趴在窗戶邊偷看。

不料當看到屋里之人后,袁靜卻是頓時就被嚇到了,因為屋里那女人正是自己剛剛所看到的通緝榜上的那名女悍匪。

因為擔心爺爺的安危 ,但自己又斗不過那女悍匪,且說不定還會傷害到爺爺。

于是經過再三思慮后,袁靜便立即跑出門外,想要報官。

不料剛跑出家門沒一會,袁靜就遇見了正在返回衙門的縣老爺和幾名衙役,于是袁靜就立馬把家中情況如實告知了縣老爺。

得知女悍匪就在袁靜家后,縣老爺立馬就讓袁靜帶路,然后跟隨袁靜回家了,所以這才有了后面所發生的事。

后來聽說在女悍匪被抓到后不久,男悍匪也被抓到了,兩人雙雙被判處了極刑。

而當天晚上袁靜正在睡覺之時卻又再次夢見了小狐貍,只見夢中小狐貍說道:「主人,我得要離開了,我要回到山里修行了,日后若是有緣,我們還會相見的。」

說完小狐貍就消失不見了,而袁靜也醒了過來,想起剛剛的夢,袁靜開始尋找小狐貍,不料她把家里全都翻遍了,卻始終再也找不到小狐貍的身影。

不久,袁靜嫁給了一落魄書生,書生名為許生,許生雖然落魄,可卻是對袁靜和袁公極好。

兩人婚后一年,袁靜就為許生生了一個兒子,取名為許天。

經過多年的寒窗苦讀,許生最后也不負眾望,高中狀元、登科及第。

有權有勢后的許生并未拋棄袁靜這個糟糠之妻,而是一如既往的對袁靜和袁公好,甚至還讓第二個兒子隨了袁靜姓,算是隨了袁家的香火。

在許生和袁靜的照顧下,袁公活到了一百零二歲之際才無疾而終,而袁靜最后也是活到了九十八歲之時才無疾而終。

結言:「人生一世萬般險,踏破千阻見日朝。」人的一生當中都會遇到各種形形色色不同的艱難險阻,但每一次的高山和大河都是我們前往幸福道路的考驗而已,只要我們堅定不移的往前走,就一定能踏上屬于我們的康莊大道。

雖然道路曲折冰冷,但幸福的陽光卻很溫暖,所以人生一世應不畏險阻,勇于迎戰自己的考驗,如此方能得到自己的所望和所想,望與諸君共勉。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