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兄弟二人分家,哥哥只分得一筐爛杏,乞丐:你要發家了

里昂 2022/11/17

清朝時期,敘州有個果農,大家都叫他張老漢,他在城郊包了一片果園,專門種植杏樹。由于他料理有方,果園中種出的杏子滋味甚美,每年上市都會被搶購一空,他也因此積攢了不少錢財,給兩個兒子都娶了媳婦。

張老漢的大兒子名叫張君保,他性格忠厚,為人勤勞,每天隨著父親在果園中打理果樹。小兒子名叫張天標,他不學無術,最愛跟一群閑漢廝混,但每年杏子上市的時候,他都能用他那張巧嘴將杏子以高價賣到富貴人家中去。由于小兒子嘴甜,張老漢平日里總是更偏愛小兒子一些。

由于常年操勞,前不久,張老漢得了重病,臥床不起,大夫來看過后,搖著頭離開了,直言讓張家兩兄弟為他們的父親準備后事。

張君保得知這件事后,帶著妻子在父親床前侍疾,希望能讓父親在臨終前過得更舒適一些,張天標則繼續在外面廝混,他的妻子也整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完全不顧張老漢的死活。

不久后,張老漢逝世,兩兄弟將父親安葬,而后,張天標突然拿出了一張遺囑,放在了哥哥的面前。

遺囑是以張老漢的口吻寫的,上面說在他死后,讓兩個兒子分家,他說大兒子張君保從他這里學會了侍弄果樹的本事,所以他將家中的房子和果園交給了小兒子張天標,留給張君保一筐杏子,讓他自己外出謀生。

張君保看到這封遺囑后,不敢相信這是父親寫下的,可他仔細對照了字跡,發現遺囑上確實是父親的字。

張君保的妻子聽完遺囑的內容后,便指著張天標夫妻倆破口大罵,她篤定地說這遺囑定是他們偽造的。

張天標無所謂地掏了掏耳朵,他讓大嫂拿出證據,不要亂說話,否則就把她送到衙門。張君保的妻子氣得渾身直哆嗦,張君保見狀,連忙上前安撫妻子。

他雖然也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但事已至此,他也沒辦法再追究,于是,他向弟弟要過那筐杏子,準備就此離開。張天標的妻子將筐子遞給他,他低頭一看,發現里面的杏子都已經腐爛了。

他憤怒地質問弟弟這是什麼意思,張天標皺了皺眉頭,可還不等他說話,他的妻子便先開了口,她說道:「大哥是個有本事的人,想來只要有個果核就夠用了。」說完,她將張君保夫妻兩人趕出了家門。

張君保和妻子背著筐子垂頭喪氣地往城外走,打算到他妻子的娘家借住幾日。路上,他們遇到了一個渾身臟臭,身邊還有蒼蠅飛舞的乞丐,他笑嘻嘻地湊到了張君保的身邊,向他討杏子吃。

面對乞丐,張君保并沒有露出嫌惡的表情,他將筐子里的杏子給乞丐看了看,說道:「這位兄弟,不好意思,我這筐子里的杏子都是爛的,有的還生了蟲,這可吃不得。」

乞丐聽了這話,竟在地上打起了滾,他說他就要渴死了,非讓張君保為他想個辦法。張君保的妻子本來心情就不好,見狀,她眉毛一豎,當場就要開罵,張君保將她攔了下來。

他在懷里摸索了一陣,摸出來了一枚銅錢,他將銅錢遞給乞丐,說:「這是我僅有的錢了,你去一旁的茶棚討碗水喝吧。」

乞丐見到銅錢,頓時喜笑顏開,他接過銅錢時,順手從筐里撈了一個杏子,而后示意張君保夫妻倆跟上來。

張君保與妻子面面相覷,不明所以地跟著乞丐來到了茶棚,那乞丐用銅錢換了一壺茶,而后,他對張君保笑了笑,說道:「你要發家了。」

說完,他便吆喝了起來:「大家伙兒看這兒,現長現吃的杏子,大家伙兒都沒見過吧,快來嘗嘗鮮。」

說著,他將杏核埋在土里,將茶壺中的水澆了上去,一眨眼的功夫,一棵杏樹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幾個呼吸間,這棵杏樹上便結滿了杏子。

南來北往的貨郎商人們,看到這一幕眼睛都忘了眨,他們多年的經商經驗告訴他們,物以稀為貴,這樣的杏子定能賣個好價錢。于是,他們紛紛上前哄搶,杏樹上的杏子像是摘不完似的,直到夕陽西下,送走最后一個貨郎,乞丐伸手一摸杏樹,那棵杏樹便消失不見了。

張君保夫妻倆看著白花花的銀子緩不過神,他們這日一共賣出三千多斤杏子,賺了約一千兩白銀。

乞丐笑呵呵地看著張君保,說道:「我乃司農之神,平日里,你與你父親張老漢辛勤勞作,這些是你應得的。記住,用你的辛勤換取金錢,這樣的錢拿到手中才是踏實的。」

話音未落,乞丐的身影已消失不見。張君保和妻子向著乞丐消失的方向連連磕頭,心中充滿了感激。張君保和妻子用賺到的錢買下了一塊地,栽種了一片杏林,在他們夫妻兩人的辛勤勞作下,短短幾年,他們手中就積攢了一大筆錢。

這天,一個乞丐流浪到了張君保的家門前,求他施舍一些吃食,張君保看那乞丐眼熟,他仔細觀察,發現那人竟是他的弟弟張天標。他大吃一驚,連忙將弟弟領進家中,詢問他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當年的那張遺囑是假的,張天標在妻子的挑唆下,找了會模仿筆跡寫了那張遺囑,將他的哥嫂趕出了家門。張君保夫妻倆走后沒多久,張天標便發現果園中刮起了一陣妖風,而后樹上的杏子不見了蹤影。他們夫妻二人沒有了收入,只能啃老本生活。

他和妻子奢靡無度,很快,他們花光了家產,變賣了宅子,由于他不會侍弄果樹,不能靠果園掙錢,因此最后他連果園也轉手讓了出去。

他的妻子見他沒本事,跟著其他男人跑了,他沒有手藝傍身,掙不到銀錢,便漸漸淪為了乞丐,以乞討度日。

張君保聽完這番經過后,感慨不已,他沒有計較過往,將弟弟留在了家中,讓他幫自己做生意。經歷過以前的事情后,張天標痛改前非,他利用自己能說會道的長處,將哥哥果園的生意越做越大,后來還發展了其他的生意。在兄弟倆的齊心協力下,沒過幾年,張家便一躍成為當地的首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