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挑貨郎破屋借宿記

里昂 2022/11/17

在北宋真宗年間,有一個名叫黃真的挑貨郎。

黃真是個孤兒,長大后為了生計,他便做起了挑貨郎,雖然掙得不多,但也夠他一個人吃穿用度。

為了能多賣貨,黃真每到一個地方就會開始賣力吆喝。

手里小鈴鐺一搖晃,再加上他的吆喝,大家就都知道有挑貨郎來了。

有的跟他以物換物,有的跟他以錢換物,但無論怎麼換,黃真從不吃虧。

因為挑貨郎乃是個四海為家的職業,所以這也為黃真多年的走南闖北增加了不少的膽色。

為了省錢,黃真每到新的地方賣貨,他都會在當地尋找免費的過夜之地,例如關帝廟或狐仙廟等。

這天黃真來到一處名為萬新城的地方賣貨,一進城黃真就搖晃著手里的鈴鐺開始吆喝。

「前面那個小哥,你等一下,過來讓我看看你有什麼好東西?」黃真走著走著就聽到有人叫自己,轉身一看,原來叫自己的乃是一老漢,且老漢此時正站在自家門口朝自己招手,示意自己過去。

黃真抬頭一看,只見老漢家大門上高掛著一塊大大的牌匾,上面赫然寫著「陳府」兩個大字。

一看是大戶人家,黃真立馬笑呵呵地挑著貨走上前問道:「老爺,我這里什麼都有,你且看看你需要買點什麼。」

「嗯,你進來吧,我仔細看看,要是有好東西,我就跟你買了。」老漢笑著說道,隨后就轉身走進府內。

進到陳府之后,黃真立馬熟練地打開自己的箱子,把自己所有賣的物件一一排列出來,并介紹其用處。

看了好一會,老漢拿起一個小鼓以及兩件小玩意說道:「嗯,我就要這三樣,你看下多少錢?」

「陳老爺,這些東西攏共要賣十一個銅板,但你今天是我的第一個客人,為了個好兆頭,你就給九個銅板吧。」黃真笑呵呵地說道,隨即收拾起自己的物件。

「爹爹,你在這里啊,快來陪我玩,我要玩。」黃真正在收東西,只見這時有一貌美女子突然跑出來喊道。

且其女子身后,這時還有一老媽子跟著跑了過來,然后把女子給哄了回去,同時還對陳老爺表示了歉意的表情。

見黃真一臉的疑惑,陳老爺無奈地說道:「小哥,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實不相瞞,那是我的女兒,我五十三歲之時才有了這麼一個孩子,雖說是女子之身,但至少以后我老了膝下也有人伺候,不過也不知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我女兒如今雖已二十三歲了,但卻神志不清,白黑不分,唉。」

得知原委后,黃真心里也為陳老爺叫苦,但他也只能口上安慰陳老爺兩句,隨后就挑著自己的貨物離去。

從陳府離開沒多久,黃真就挑著貨物來到了一處人多的地方叫賣。

剛叫賣沒多一會,只見一大腹便便的男子就在三名家丁的簇擁下往黃真走來。

黃真見有生意上門就開始為男子介紹自己所賣的物件,而男子也開始挑選。

挑選了好一會,男子就挑中了一個木偶人,隨后從懷里掏出兩個銅板丟在黃真的箱子上后就欲要離去。

「老爺等等,這兩個銅板可不夠,這木偶人可是要賣十個銅板的。」黃真見此急忙上前攔住男子說道。

「什麼?十個銅板?你窮瘋了吧你,就這破玩意要十個銅板?就給你兩個銅板,多一個都沒有,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林虎是誰,你還敢黑我的錢。」男子怒氣沖沖地說道。

這時林虎身旁的三名家丁也開始附和林虎的話,并威脅黃真識相點,不然就沒有他的好果子吃,說完還摩拳擦掌的,作勢要打黃真。

黃真見此也深知就算是神龍也壓不過地頭蛇,于是就只好側身站到一旁,任由林虎等人笑哈哈地離去。

到傍晚時分,黃真挑著自己的東西就來到了一間破屋前,可正當黃真要挑著東西進屋過夜之時,有一從此地經過的老婦突然叫住黃真說道:「小哥,這間屋子鬧鬼,不可住人,你還是換個地方過夜吧。」

「多謝阿婆提醒,不過我一生為人坦坦蕩蕩,心中無愧于天與地,所以倒也不懼那妖邪纏身。」黃真一臉無所謂地說道,畢竟對于他來說,能有個落腳之地就已經是件很好的事了,還哪管它鬧不鬧鬼。

老婦見黃真不聽勸也不再多說,搖了搖頭后就走開了。

晚上三更之時,黃真正在睡覺,突然一陣寒意襲來,他睜眼一看,只見不遠處有一女子正站一片濃霧里,隨后向他緩緩走來。

女子走到黃真身前說道:「公子,今夜如此良辰美景,不如我們做一夜露水夫妻如何,這樣倒也不負你我相見之緣。」

「不可,姑娘你年正芳華,我怎可與你做那令人不齒之事,姑娘你還是速速離去吧,免得讓你父母和你臉上蒙羞。」黃真急忙起身站到一旁說道。

女子聽到黃真的話,眼里透出一絲的不可思議,但還是再次勸說道:「公子,此時四下無人,只有你我二人,你不說、我不說,那是沒人會知道的,公子還是不要再強裝正人君子了。」

見女子一邊說一邊向自己緩緩而來,黃真立馬側身走到一旁,和女子拉開了一段距離,然后再次勸說道:「雖說眼下四下無人,但我心中可有禮義廉恥,又豈能和你做出那等不茍之事,所以姑娘你還是快快離去吧,請姑娘自重。」

聽完黃真的話,女子臉上一改方才嫵媚之色,隨即淚眼朦朧說道:「公子,小女子身負大冤情,還望公子能夠幫幫我。」

「哦,那你且說說看,如若你真有大冤情,我一定盡力相幫。」黃真一臉認真地回道。

「公子,我叫許茹,乃是鎮上許財主的女兒,有日我爹爹出門后多時未歸,縱使我們全家人竭力尋找,可還是沒有其音訊,不料這時有一惡漢偷偷找到我,說是有我爹爹的下落,讓我跟他走,我因掛念爹爹安危,所以也沒多想便跟他走了,誰料他竟然將我騙到此處想要對我欲行不軌之事,我自是不愿,但又掙脫不掉他的魔爪,于是為了不被他玷污我的清白之身,我便一頭撞死在了這間屋子的門柱上,誰知那惡漢在我死后一不做二不休,其后更是用記騙了我爹娘,然后將他們一一謀害,最后還霸占了我家的家產,公子,我冤啊。」許茹見黃真乃是個正人君子,于是便將自己的冤情說了出來。

聽完許茹的冤情后,黃真頓時怒火中燒,想不到這世間竟還有這樣的惡人。

冷靜了一下后,黃真問道:「你們一家接連死亡,且家產還被外人謀得,難道當地的縣衙就不管嗎?」

聽到黃真的話,許茹頓時變得怒目圓睜,隨后就惡狠狠地說道:「他自是不管,因為那惡漢最后送了他一份大禮,所以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唉,都說清官清官,可世上又能有多少清官啊?不過許姑娘,我一不是朝廷命官,不能為你伸冤,二不是權貴之人,又如何為你報仇啊!」黃真無奈地說道。

「我死后冤魂一直被困于這門柱之上無法脫離,只要公子你能將這門柱拆了,我就能自行脫身去找那惡漢報仇。」許茹說道。

聽到許茹的話,黃真立馬就要去拆門柱,不過當黃真走到門柱前時,他卻停了下來,臉上滿是猶豫之色。

「公子,你可是有何顧慮?」許茹見此不解地問道。

轉過身,黃真看著許茹一臉擔憂地問道:「許姑娘,那害你以及你爹娘性命的惡漢姓甚名誰?」

「林虎,害我以及害我爹娘性命之人就是林虎,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當日他那猙獰邪惡的面目。」許茹惡狠狠地說道,對于林虎的怨恨可謂是仇深似海。

「什麼?林虎?是不是一個大腹便便,且臉上滿是橫肉,鼻子上還有一顆痦子的惡人?」黃真仿佛想到了什麼,于是便問道。

「是的,就是他,公子,你可認識他?」許茹問道。

聽到許茹的話,黃真便把今日林虎強買強賣之事說了出來。

說完后黃真叮囑說道:「許姑娘,害你一家性命的只是林虎一人而已,你可以為你以及你爹娘報仇雪恨,但你可不能牽連無辜之人。」

聽到黃真的話,許茹說道:「公子你放心吧,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只有林虎一人,我是斷然不會遷怒到無辜之人的。」

「嗯,這樣就好,你且稍等,我現在就把那門柱給拆了。」聽到許茹的承諾,黃真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于是便開始著手拆門柱。

由于這屋子年久失修,有些木頭已經開始腐爛了,所以不到一會的時間,黃真就徒手把門柱給拆了下來。

門柱被拆下來后,許茹對黃真道謝完就飄走了,想來定是找那林虎報仇去了。

而許茹走后,黃真也不再管其他,而是找個地方后又繼續睡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黃真外出賣貨之時聽到一則消息,昨夜五更之時惡名昭彰的林虎死了,聽說還是被活活給嚇死的。

老百姓對此全都拍手稱快,更有甚者還說這是林虎惡事做多了,連惡鬼都看不下去了,所以這才現身把林虎給嚇死了。

黃真聽此內心不由得一笑,因為他心里知道,其實林虎的死是被許茹給嚇死的。

搖了搖頭,黃真又開始繼續大街小巷吆喝叫賣了,畢竟他如今已二十六歲了,但因出身卑微,且身無分文,所以直到現在還未成有家室。

他都想好了,等掙到錢了,他就回老家,然后請村里的媒婆給自己討門親事,以后再也不過這漂泊無依的生活了。

勞累了一天的黃真晚上又繼續在小破屋借宿,可剛睡著的黃真卻夢到了許茹,夢里許茹一改之前滿臉殺氣的模樣,變得很是溫柔乖巧。

許茹看到黃真后立馬對黃真行了一禮,然后說道:「多謝公子昨夜相助之恩,讓小女子可以親自找那惡人報仇雪恨。」

「許姑娘不必多禮,說起來那林虎也是惡有惡報,我只不過只是舉手之勞而已。」黃真擺擺手說道。

許茹聽完黃真的話,猶豫了一下后只見她低下頭羞澀地說道:「要是公子不嫌棄,許茹愿意以身相報。」

看著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的許茹,黃真也是心猿意馬,但定力很好的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然后很是惋惜地說道:「可惜我們注定今生不能在一起,畢竟人鬼殊途。」

聽到黃真的話,許茹臉上滿是激動之情,隨后輕聲說道:「公子,城里陳財主他女兒天生魂魄不全,我可以附身到她身上,然后我和她會慢慢融合成為一人,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了,且如果她再繼續魂魄不全,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最多就還有一年的壽元。」

「可以這樣嗎?如果真能這樣,那真是皆大歡喜之事,畢竟這樣無論是對她還是對她父親,又或是對于我們來說都是件好事。」黃真開心地說道。

見黃真如此,許茹也很開心,想了一下后便說道:「公子,你箱子里有一木偶人,我等下就附身在木偶人之上,然后你明日就去陳府提親,待沒人之時,你便悄悄拿出木偶人,然后輕聲叫三聲我的名字,這樣我就可以出來附身了,公子,切記、切記。」

許茹說完就不見了,而黃真此時也醒了過來,眼看馬上也要天亮了,黃真也沒有了睡意。

從箱子里拿出僅剩的唯一一個木偶人,黃真滿臉笑意地看了一會后便將其收入懷中。

天亮之后,黃真挑起自己的貨物就徑直往陳府走去,見到陳老爺后,黃真便直接開門見山地表示自己是前來提親的,他想要迎娶陳老爺的女兒。

陳老爺見此也沒有多想,只以為黃真是看中了自己的家業,想要以后衣食無憂而已。

但他看黃真也不像那種忘恩負義之人,所以陳老爺思慮了一下后便答應了這門親事。

陳老爺心想畢竟他也不能陪著女兒一輩子,但如今有了黃真,那百年之后他也能死得瞑目、放得下心了。

不過陳老爺同意歸同意,但他也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在黃真和其女兒成親之前,兩人不能見面。

不久,在陳老爺的操辦下,黃真很快就和陳老爺的女兒陳茹成親了。

而陳茹也仿佛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所以今天的她全程都很安靜,并沒有像以往那樣吵吵鬧鬧。

洞房夜,看著坐在一旁安安靜靜的陳茹,黃真想了一下后便從懷中掏出了木偶人,然后輕聲喊道:「許茹,許茹,許茹。」

只見話音剛落,就從木偶人里飄出一道白光,圍著陳茹轉了幾圈之后就沒入了陳茹的額頭處。

看著眼前的一切,黃真很是緊張,手心里全是冷汗。

過了好一會,只見陳茹緩緩睜開眼看著黃真輕聲喊道:「黃公子,多謝你的相助之恩和再造之恩,小女子余生一定照顧好你,以報答你的恩情。」

聽到這話,黃真就知道許茹是附身成功了,看著燭光照映下艷麗動人的陳茹,黃真內心不由得一陣躁動。

重重喘了幾口氣后,黃真輕聲說道:「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此良辰美景,我們還是早些歇息吧,不要辜負了這花前月下的美意。」

陳茹聽到黃真的話后雙臉羞紅的應了一聲,隨后就緩緩躺倒在床上,而黃真見此則立馬就去吹熄了雙紅蠟燭。

早上當黃真和陳茹去給陳老爺和陳夫人請安之時,見女兒一夜之間竟然突然變好了,陳老爺和陳夫人也是開心不已,頓時覺得給女兒招黃真這個上門夫婿是招對了。

婚后的黃真和陳茹對陳老爺和陳夫人極好,猶如親生父母一般,而陳茹一年后也懷有了身孕,為黃真一胎生了二子。

考慮到黃家只有黃真這一根獨苗,陳老爺便做主將小孫子隨黃真姓,這樣也算是為黃真保住了黃家的香火。

就這樣,本是一母同胞的兩兄弟,卻是一個姓陳,名為陳真,寓意以后為人真實正直。

一個姓黃,名為黃善,寓意以后為人善良坦蕩。

值得一提的是,在黃真和陳茹成親的當天,當地縣令被朝廷查出其貪污以及草芥人命之罪,不久就被砍頭了。

結言:「善惡到頭終有報,一飲一啄皆有果。」

有很多人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遲到的正義是否還是正義?還是那只是一個對于正義的敷衍結果?但這其實是個無果的答案,也是個沒有正確答案的命題。

但有一點,浩瀚宇宙,每時每刻都有不公之事發生,縱使正義有萬般變化,也難有及時之迅,所以雖遲到,但那也是對于惡的抑制,對于善的弘揚。

所以只要人人行善,那這世上就不會有遲到的正義這麼一說,因為:「惡已除,正義自然消。」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