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大堂上,女犯拿出玉佩,知府驚問,你母親可好

里昂 2022/11/12

南宋時期,小山村里住著一對母女,母親姓方,女兒名叫無悔。這一年,無悔十五歲了,方氏染上重病,眼看就不行了。她拉著無悔的手,流著淚說道:「女兒啊,娘要走了,唯獨放心不下你。」

說著話,方氏從枕邊摸出一塊玉佩,塞進無悔的手里,叮囑道:「我去世后,你拿著這塊玉佩,去州里投奔吳知府,他和我是故舊,見了玉佩,定會收留你。」無悔哭著說:「娘,你別胡思亂想,你會好好的。」

拖了兩天,方氏最終還是撒手人寰。無悔請人把母親掩埋了,將家里值錢的東西裝在包袱里,鎖上門,女扮男裝往州府而去。

陸路上走了一天,第二天改乘小船順江而下。同船的還有一個姓平的中年男子,他看見無悔長得俊秀,便上前搭訕,最終看出破綻,發現無悔是女兒之身,心中大喜。到了晚上,船只停靠岸邊,他拿出好酒,邀請無悔喝一杯。無悔推脫不會飲酒,回到船艙里休息去了。

平姓男子便喊來船家一起喝酒,他家在州府里開著一家當鋪,排行老二,因此人稱平二掌柜。他常在這一帶行走,船家和他很熟悉。

兩杯酒下肚,船家笑瞇瞇地說:「平二掌柜,你總是往小伙子身上看,莫非你也好男色?」平二掌柜「啐」了一口,說道:「胡說什麼?大爺我正常得很。你們真是眼瞎,那個小伙子是個雌兒,女扮男裝,長得很美。」

船家笑嘻嘻地說:「難怪難怪,莫非平二掌柜看上了此女,想把她弄回家當老婆?」平二掌柜的妻子死了一年多,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船家因此才有此一說。

平二掌柜說:「此女素不相識,而且看樣子是良家女子,明媒正娶恐怕輪不到我,只能霸王硬上弓了。」他悄聲說:「等一會你們把船要到江中間,無論聽到什麼動靜,都不要進來,就算幫我一個忙,回頭請你們喝酒。」兩個船家相視一笑,忙不迭地答應了下來。

喝罷酒,撤下吃飯的家伙什,兩個船家悄悄地把船搖到江心。平二掌柜趁著酒意,走進船艙,一把抓住無悔的手腕,說道:「小娘子,我沒有妻室,跟著我吧,我會好好地疼你的。」

無悔驚慌地站起來,甩開他的手,喝道:「你放自重一點,不然的話,我就叫喊。」平二掌柜大笑著說:「你使勁喊吧,船家已經被我買通,沒有人理會你。」無悔高聲呼喊船家,船家果然沒有理會。

平二掌柜跨前一步,大笑著說:「怎麼樣?任你喊破嗓子,他們也不會進來的。」伸手就要摟抱。無悔一把推開他,跨出艙門,往江里跳去。平二掌柜手疾眼快,雙手抓住她的雙腳,倒提著把她拎進來,扔在船艙里,惡狠狠地說:「你別想逃,乖乖地從了我吧。」

無悔見無路可走,冷靜下來,說道:「我好歹也是良家婦女,黃花閨女,不能這麼草率。」平二掌柜問道:「依你要怎樣?」無悔說:「我要在你家拜天地,讓天地作證,結為正式夫妻。你如強行,我誓死不從,死給你看。」

平二掌柜見她性子剛烈,不敢用強,答應下來。兩人坐在船艙里,相互盤問身世。無悔隱瞞了投奔吳知府的意圖,只說去州府里探親。

天亮后,船只起航,走了一天,天黑時分,到了州府碼頭。平二掌柜請來一頂小轎,把無悔送到家里。

到家時,天色接近二更,無悔嚷嚷說肚子餓,要喝酒。平二掌柜也是好酒之徒,聞言大喜,吩咐后廚弄來一桌酒菜和兩壇酒。他舉著酒杯說:「娘子,今日已晚,先委屈一晚,明日稟明老母親,拜堂成親。」

無悔笑著說:「進了你家的門,就是你家的人,讓家仆們退下吧,我倆也好說話。」平二掌柜揮揮手,兩個侍候的家仆掩上房門,退了出去。無悔說著好聽的話,哄得平二掌柜很高興,她又頻頻勸酒,將平二掌柜灌醉。

平二掌柜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無悔挽起褲腳,抽出尖刀。當初出門時,為了安全,她在褲腳處綁著一把尖刀,如今派上了用場。她把尖刀捅進了平二掌柜的心臟里,平二掌柜慘叫一聲,一張臉痛苦地扭曲著,伸手抓住無悔的衣服。

無悔掙脫不掉,嚇得花容失色。突然,平二掌柜松開手,倒在地上死了。無悔長舒一口氣,正要逃跑。這時,兩個家仆踹開門,將她捉住。

平二掌柜的哥哥,也就是平大掌柜,連夜將無悔扭送到府衙。差役去勘驗了現場,知府坐早堂時,審理此案。人證物證俱在,案情沒有懸疑,知府一拍驚堂木,詢問無悔可否認罪?

無悔慘笑一聲,也不答話,從脖子上扯下玉佩,讓差役呈給知府大人。此人正是吳知府,他一看見玉佩,臉色大變,顫聲問道:「你母親可好?」

原來,十六年前,吳知府在趕考的路上,不幸坐上了賊船。半夜里,船家將他砍了一刀,推入江水中。十多里遠的下游淺灘處,有一個晚上打漁的老漁民,看見上游漂下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打撈上來,卻是一個書生,還有一絲氣息。

老漁民姓方,趕緊將書生背回家里,請來郎中救治。吳書生醒了過來,就在方家養傷。老漁民有一個獨生女,正當年少,還沒有許配人家,時間一長,與吳書生暗生情愫,兩人有了夫妻之實。

吳書生臨走時,拿出祖傳玉佩給方氏,作為定情之物,發誓無論有沒有考上,都會來娶她。然而,吳書生考上進士后,被相爺看中,把孫女許配給他。威脅他如果不同意,便尋個不是,將他革去功名。吳書生只好委屈方氏,迎娶了相爺的孫女為妻。這在他的心里,一直是一個痛。

方氏未婚生女,決定不再婚配,將女兒撫養成人。后來父母相繼去世,她含辛茹苦地把無悔養大。

無悔講了方氏的經歷,以及她的遭遇,吳知府淚水磅礴,嘴里喃喃地說:「無悔二字,一層意思表示不后悔,另一層意思,暗指無悔姓伍。方氏啊,是我對不住你!」

因為平二掌柜作惡在先,吳知府大事化小,宣判無悔無罪,將她收留在身邊。

吳知府的妻子是一個刁鉆蠻橫的富家小姐,和吳知府結婚后,一直沒有生養。她橫豎看吳知府不順眼,總是惡語相向。

這一次,吳知府把私生女引回家里,妻子妒心大發,常常指桑罵槐,欺負無悔。終于有一天,無悔忍無可忍,找到父親,要求獨自回家。

吳知府思索片刻,說道:「女兒,我對不起你們母子,無論如何,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身邊了。」他早已厭倦了官場上的爾虞我詐,也厭倦了妻子的無情,于是把大印掛在大堂上,留下一紙休書,帶著無悔隱居山林去了。

后來,無悔嫁給了一個壯實的小伙子,把吳知府帶在身邊奉養著。

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讀者諸君讀罷故事,如果心有所悟,不妨表達出來,與大家一起分享。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