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少女幫助老漢,事后卻被老漢拖入地窖,少女:正合我意

里昂 2022/11/12

明朝時期,劍州有個名叫飛靜的少女,她父母早逝,被一個姓劉的木匠收養。飛靜十二歲那年,劉木匠外出歸來,又帶回了一個與飛靜同齡,名叫羅程的小男孩,此后,他們三人便像親人一般生活在一起。

轉眼間,飛靜已經十九歲了。這日,她來到城郊,給養父劉木匠掃墓。

前不久,劉木匠外出辦事,一連幾天都沒有回家,飛靜和羅程到處找他,最后,還是羅程在城郊發現了劉木匠的尸身。飛靜和羅程悲痛不已,他們發誓要找到殺害養父的兇手,為養父報仇雪恨。此后,飛靜便常常來到城郊探尋,每次都會順路給養父掃墓。

飛靜見天色已晚,便離開墓地,匆匆往家里趕,路上,她看到鄰居張老漢拖著木板車氣喘吁吁地往前走,車上的東西被一大塊布遮蓋得嚴嚴實實,只能從輪廓看出那是個四四方方的東西。

飛靜見張老漢很是吃力,于是連忙上前幫他推車,張老漢感覺肩上猛地一輕,他回頭一看,發現是飛靜,于是連忙向她道謝。

張老漢也是個可憐人,他妻子早逝,給他留下了一個兒子,名喚張天保。張老漢把兒子當命根子疼,對兒子十分寵溺。

就在前幾天,張天保突然得了重病,張老漢衣不解帶地照顧兒子,短短幾天便看著老了好幾歲。

兩人走在路上,不免閑聊幾句,張老漢臉上露出了笑,他對飛靜說,他兒子的病已經快要好了。飛靜聞言,也替他高興,連忙問是請了哪個大夫給治的。

張老漢聽到飛靜的問話,神情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他支支吾吾地說是一個游方大夫給瞧的,大夫已經離開了。飛靜聞言,便不再多問了。

很快,飛靜推著車到了張老漢的家門前。張老漢拉著飛靜,讓她一定進屋喝口水,飛靜拗不過他,只能答應了下來。

飛靜捧著茶水,喝了幾口,而后突然趴倒在了桌上,張老漢輕輕推了推她,見她毫無反應,于是連忙拿了繩子將她捆起,而后把她拖入了后院的地窖。他沒有注意到,飛靜的臉上暗暗掛著一絲古怪的笑意。

飛靜進了地窖后不久,便蘇醒了過來,心想:「正合我意。」不一會兒,她看見張老漢拖著一個四四方方的棺材來到地窖。

張老漢見飛靜醒了,長嘆一口氣,對她說道,「飛靜姑娘,實在對不住。我想救我的兒子,就需要你的鮮血。誰讓你是陰日陰時出生的人呢?只要喝下你的血,我的兒子便能恢復正常。我這也是無奈之舉。」

張老漢說著,掀開了棺材蓋,而后,他的兒子張天保便搖搖晃晃地從棺材里爬了出來,他面色青白,兩只犬牙又長又尖利,已然不是活人,而是一個僵尸。

張老漢從身后摸出一個銅鈴,搖晃了一聲,而后,張天保便撲向了飛靜。張老漢嘴角帶笑,看著這一幕,但下一刻,他的眼神變得驚恐了起來。

飛靜不知怎地,竟掙脫了繩子,她掏出一張黃符,正正好貼在了張天保的額頭上,張天保哀嚎一聲,身上著起了火,幾個呼吸間,就化為了飛灰。

張老漢慘叫一聲,撲倒在了地上,飛靜冷眼看著他,說道,「你們手上已有不少的人命,他這是死有余辜。」

飛靜話音未落,羅程也匆趕到了地窖,他看著地窖中的情形,走到飛靜身旁說道,「我們終于為父親報仇了。」

原來,飛靜的養父劉木匠便是被僵尸所害,這段時間以來,飛靜和羅程一直在尋找僵尸,想要消滅僵尸,為養父報仇。

飛靜的祖上專門抓僵尸,十年前,飛靜的父母被僵尸所殺,幸好她父母的朋友劉木匠及時趕到,這才救下了飛靜。飛靜十二歲那年,劉木匠又領回了因僵尸之禍成為孤兒的羅程。

此后,劉木匠既是飛靜和羅程的養父,也是他們的師父,劉木匠教授了他們抓僵尸的本領。

前不久,劉木匠在鎮子上發現了僵尸的蹤跡,他交代飛靜和羅程待在家中,而他自己則外出尋找僵尸,不料,他竟在郊外喪命。飛靜看到養父尸身的脖子上有兩個深深的血洞,便知道他定是命喪僵尸之口。

此后,飛靜和羅程一直在暗中調查,最后,他們發現張老漢的兒子病得蹊蹺,且自從他生病后,鎮上又多了幾個因失血過多而死的人。

飛靜發現張老漢每日都會從郊外經過,于是,這日她故意等在郊外,又幫張老漢推車,想看看張老漢會作何反應。張老漢給她倒的水她根本沒有喝,她被繩子綁住后,便摸出了藏在袖中的小刀,將繩子割斷,這才在關鍵時刻用黃符將張天保燒成灰燼。

張老漢聽到羅程的說話聲,猛地抬頭看向他,張口想要說些什麼,然而還不等他發出聲音,羅程便一刀將他殺死。

飛靜見狀,神色不明地看著羅程,等羅程走到她的身邊后,她突然掏出一張黃符向羅程的身上打去。羅程一閃身躲了過去,他看著飛靜,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飛靜冷笑著看向他,口中說道,「你不用裝了,我知道你不是羅程,你是那只害死我父親的僵尸。」

「羅程」聞言,先是一愣,而后便哈哈大笑起來,問飛靜是在何時發現的。

飛靜冷冷說道,「自父親死后,我便覺得你有些不對勁,那天,我無意中聽到你和張老漢聊天,提到了陰日陰時這樣的話,最奇怪的是,你竟然放心讓我一個人面對張老漢和張天保,羅程是不會這樣的,并且,羅程身上也不會有僵尸的臭味。」

「羅程」笑道,「哼,你的鼻子倒是靈。沒錯,那天劉木匠和我打斗,他被我殺死,可我也身受重傷,這個傻小子正好趕到,我看他體格不錯,便自毀肉身,鉆進了他的身體里。我把張老漢的兒子變成了僵尸,還告訴他只要一直讓他兒子喝血,他兒子便能活下去,但要是想恢復正常,那便需要用你的血。」

說到這兒,「羅程」搖了搖頭,嘆道,「唉,真是可惜,我本來想著張天保至少能傷到你,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竟然一個照面就把他殺了。不過,我可不像他這麼好對付。」

話音剛落,「羅程」便朝著飛靜沖了過來,飛靜與他纏斗在一處,漸漸落了下風。眼看「羅程」的尖牙就要咬上飛靜的脖子,這時,他突然停住不動了。飛靜聽見他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飛靜,快,殺了他,我要堅持不住了。」

飛靜一聽這話,便知道是真正的羅程暫時恢復了神智,她眼中含淚,迅速把黃符貼在了羅程的身上,看著他嘴角帶笑,化為了灰燼。

后來,飛靜將張老漢家的地窖付之一炬,而后便離開了鎮子,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