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少.婦]好心救老漢,老漢向她索要貼身衣物:快燒衣保命

里昂 2023/01/10

明朝時期,虔州有個名叫欣怡的[少.婦],她嫁人前是個孤女,出嫁后丈夫早逝,年紀輕輕就成了寡婦。平日里,公婆和大嫂都看她不順眼,家中的臟活累活全落在她一人身上。

這日,欣怡在河邊洗衣服,看到草叢中趴著一個發須皆白的老漢,他嘴唇干裂,意識昏沉,口中喃喃說著:「水,水……」

見狀,欣怡連忙用草葉子掬了水,小心翼翼地喂到了老漢的嘴里。老漢清醒后,連連向欣怡道謝,欣怡趕忙擺手,說只是舉手之勞,讓老漢不必客氣。

兩人交談了幾句后,老漢盯著欣怡的眉心,突然「咦」了一聲,問道:「姑娘,你這眉心的黑痣,是打小就有嗎?」

欣怡下意識地摸了摸眉心,說道:「這是前幾天剛長出來的,我還覺得奇怪,怎麼正正好長在眉心,不過不疼不癢的,就沒管它。」

老漢聞言蹙緊了眉,語氣急促地說道:「姑娘,你這是被人下了邪術,你給我一件貼身衣物,我幫你解除術法,現今只有快燒衣保命。」

欣怡嚇了一跳,她環抱起手臂,警惕地看著老漢,擺明了不信老漢的話。老漢見狀嘆道:「我四處云游,見過不少奇異的事,其中就有燒衣替命的事情。」

老漢告訴欣怡,她中了應物之術。活人的貼身衣物沾染了主人的精氣神,有人命不久矣,便心生邪念,以別人的貼身衣物作為應物,佐以邪術將衣物燒毀。這樣一來,衣物的主人便會替那人擋上一劫。

老漢說:「你眉心的黑痣,正是被當作替身的標志,黑痣會長大,當它完全覆蓋你的眉心時,你和將你當做替身的那人便會調換。他若是生了病,你便會替他生病,他則好轉。他若是即將喪命,你會代替他死去,他則能活下來。」

欣怡聽罷,心驚不已,她慌忙躲到樹叢后,將自己的貼身小衣脫了下來,交給了老漢。老漢用樹枝在地上畫了一個復雜的法陣,將衣服放在法陣中,又讓欣怡擠出指尖血,滴在衣服上。

下一刻,衣服無火自燃,化為飛灰。欣怡覺得心頭一松,再去河邊映照,發現眉心的黑痣已經不見了蹤影。

欣怡對著老漢下拜,感謝他的救命之恩,老漢將她扶起,語重心長地交代道:「術法可解,人心難測。能拿到你貼身衣物的人,定是親近之人,你要時刻留意,莫要再被賊人害了。」欣怡雙眼噙淚,連連點頭。

洗完衣服后,欣怡心事重重地端著木盆回家,剛一進門,便被大嫂王氏拽了一個趔趄,手中的木盆咣當落地。

王氏掐著欣怡的胳膊,氣勢洶洶道:「你做了什麼?我弟弟怎麼突然昏迷不醒了?」

王氏是村里大戶王家的女兒,她家中有錢,還有一個仗著家中財勢無惡不作的光棍弟弟,王成。王氏極其偏疼她的弟弟,不讓人說王成半點不好。

欣怡的丈夫剛去世時,王成前來找王氏,他看欣怡長得美貌,便對欣怡言語調戲,動手動腳。欣怡將事情告訴王氏,讓她管一管王成,不料王氏竟翻著白眼說道:「你又不是黃花大閨女了,摸兩把而已,又不會少塊肉。」從那以后,欣怡見了這姐弟倆都是繞著走的,知道同他們沒有道理可講。

欣怡將胳膊從王氏的手中抽了出來,說道:「大嫂,我與你弟弟都沒見過幾面,我能對他做什麼?」

王氏咬了咬嘴唇,目光突然凝在欣怡的眉心,驚道:「你眉心的黑痣呢?怎麼不見了?」

欣怡一聽這話,便知應物之術是王氏搗的鬼,她冷冷地盯著王氏,道:「我倒要問問大嫂,你為何要施邪術害我?」

王氏眼珠一轉,避而不答,硬拉著欣怡進了屋,還叫來了公婆和丈夫。他們將欣怡圍在中間,而后王氏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王氏的弟弟王成,貪財好色,壞事做絕,這些年來,他欺男霸女,逼死了不少姑娘,王家出錢替他擺平了這些事。

前些日子,王成重病在床,變得癡傻,請了大夫來看找不到原因,請了道士來看,道士說王成喪盡天良,上天收走了他的兩魂三魄,這是他的報應,他命不久矣。

道士說完這話,就離開了,不肯施救。王氏著急之下,請了一個邪道,邪道給出了應物的法子,只是一時沒有合適的人選,王氏想到欣怡命硬,便拿了欣怡的貼身衣物,施展了應物之術。

欣怡看著公婆聽罷這番經過,面上竟沒有驚訝之色,顫聲問道:「爹,娘,這件事你們原本是知情的嗎?你們為什麼都不告訴我?」

欣怡的公公低頭喝茶,默不作聲,婆婆冷哼一聲說道:「我當初就不同意老二娶你,果然你剛進門不久他就去世了。你在家克父母,嫁人克丈夫,我們家還白養你這幾年,你總要為家里做點什麼。王家給了不少錢,你就應下來吧,也算是你替你丈夫孝順我們老兩口的。」

聞言,欣怡不可思議地看向婆婆,她想說自己不愿意,可看著婆婆他們圍著自己,知道自己現下是無法逃脫的。她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們給我一晚上,讓我好好想一想。」

王氏斜了欣怡一眼,料她翻不出花來,便將她帶回房間,還從外面將門窗鎖緊,免得她逃跑。嘴上得意地說道:「等你死了,家里少了個礙眼的,也少了個分家產的。」

欣怡沉默地聽著,仿佛已經認命了。晚上,萬籟俱寂,王氏等人都已經睡熟了,欣怡從床下摸出一把小刀,將窗戶上的細木條割斷。

這把刀是上次經歷過王成的事情后,欣怡偷偷藏在床下的,她從那個時候明白,丈夫死后,能保護她的只有她自己。

翌日一早,王氏發出一聲尖叫,她的公婆聞聲趕來,發現欣怡房間的窗戶大開,欣怡不見了蹤影。他們四下找尋,可欣怡早就已經逃出了村子,他們自然是找不到的。

一身疲憊地回到家后,王氏還發現家中放錢的錢匣已經空了,欣怡將家中的錢全部帶走了。又過了沒多久,王氏的弟弟王成暴斃而亡。王氏既得罪了娘家人,又得罪了婆家人,兩頭受氣,沒兩年便郁郁而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