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野狗救了縣太爺,縣太爺收留了它,小妾大哭:它欺負我

里昂 2023/01/14

#頭條創作挑戰賽#

唐朝武周年間,縣太爺在里正的陪同下,來到謊言村里視察,他剛從大轎上下來,就見一人舉著棍棒沖過來,向縣太爺的烏紗帽上砸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愣在當地不知所措,關鍵時刻,一條狗沖了過來,咬住了那人的手腕。差役們這才醒悟過來,沖上前將那人按住。

驚魂稍定,里正認出那人是柳重九,謊言村的村民,大腦有點毛病,說話不過腦子,整個村子都說謊話,就他一人愛說真話。只聽柳重九大喊道:「縣太爺,妳又來小寡婦家里吃喝玩樂!」

這話說到點子上了,自從去年和小寡婦好上后,縣太爺每個月都會借口視察謊言村,來小寡婦家里喝酒談心。縣太爺的目的被戳穿后,臉紅脖子粗,讓差役們先將柳重九押回縣衙,等他回去定罪。

縣太爺指著救他的狗問道:「這是誰家的狗?」有人說:「這是一條野狗。」縣太爺點點頭說:「這條狗是我的了,以后就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眾人發出艷羨的聲音。

里正走上前,喚著野狗說:「走,去我家里洗一洗,妳渾身臟兮兮的,不是給縣太爺丟臉嗎?」野狗跟著里正走了,縣太爺則率領眾人,雄赳赳氣昂昂地向小寡婦家里走去。

小寡婦接到通知,早已準備了一大桌酒菜,媚笑著把縣太爺按在首席坐下,開始斟酒。縣太爺正在山吃海喝,只見里正牽著一條狗進來,這條狗昂首挺胸,脖子上套著一個金項圈,身上披著一條紅色的坎肩,分外漂亮。

縣太爺問道:「這是誰家的狗,相貌堂堂。」里正笑著說:「這是妳的狗啊,怎麼轉眼間就不認識了呢?」縣太爺狐疑地說:「看著不像。」

里正大笑著說:「人靠衣裝馬靠鞍,我給它打扮了一下,它跟著縣太爺妳,必須脫胎換骨。」秉筆長隨大笑著說:「能被縣太爺看重,這條狗好福氣!」縣太爺大喜,招招手讓狗坐在身邊,笑著說:「妳以后就叫哈巴呆瓜,妳救過我,我不會虧待妳的。」

哈巴呆瓜也不客氣,跳上椅子,用爪子指了指排骨。眾人大笑起來,縣太爺把一盤排骨端到它的面前,哈巴呆瓜大快朵頤起來。

縣太爺在謊言村逗留了幾天后,帶著哈巴呆瓜回縣城去了。哈巴呆瓜是一條聰明的狗,下屬來了,它擺出一副高傲的面孔,要是縣太爺的上司來了,它則搖頭擺尾,一副諂媚樣子。縣太爺大笑著說:「它哪里是一條狗啊,分明就是人,太精了。」

哈巴呆瓜跟著縣太爺參加的宴會多了,養成了酗酒的毛病,無酒不歡,不喝醉不罷休。好多人為了巴結縣太爺,請縣太爺喝酒時,便會在縣太爺的身旁放一個大盆,盆里裝滿好酒,再擺上兩盤豬骨頭,哈巴呆瓜吃的不亦樂乎。有一天,它喝上了頭,竟然跳了空位,盤腿而坐,惹得大家哄笑起來,被縣太爺一巴掌趕了下去。

哈巴呆瓜還養成了洗澡的毛病。那些巴結縣太爺的人,吃過飯后,就會選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陪著縣太爺洗澡。縣太爺認為哈巴呆瓜是動物,便不避嫌,把它帶在身邊。久而久之,哈巴呆瓜迷戀上了洗澡,每當酒宴過后,它在前面帶路,往洗澡的地方跑去。眾人順水推舟,懇請縣太爺賞光泡澡。

也許是飄了,有一天,趁著縣太爺不在家,哈巴呆瓜竟然欺負起縣太爺的小妾來,用嘴巴舔著小妾的臉蛋子。縣太爺聞言趕來,小妾哭著說:「它欺負我,妳要為我做主啊!」小妾是縣太爺的掌中寶心頭肉,縣太爺怎麼能容忍她受欺負呢?馬上令捕頭把哈巴呆瓜捆起來,綁在柱子上。

秉筆長隨進獻讒言,「縣太爺,哈巴呆瓜目中無人,不能留它在身邊了,早晚會給縣太爺惹出麻煩的,它畢竟是一條狗,不是人,掌握不了分寸。」秉筆長隨為何要落井下石呢?因為他痛恨哈巴呆瓜。

平常縣太爺坐著馬車下鄉視察,秉筆長隨必然坐在縣太爺的身邊。但是,哈巴呆瓜常常搶先占領座位,他不得不坐在后排,感覺他還不如一條狗,因此懷恨在心。

捕頭也痛恨哈巴呆瓜,自從哈巴呆瓜來后,他由第二位退到第三位,護衛的職責被哈巴呆瓜頂替了,顯不出他的重要性了。捕頭說:「縣太爺,哈巴呆瓜不識抬舉,不如把它送回謊言村,讓它繼續做食不果腹的野狗。」

縣太爺卻大笑著說:「依我看,不如殺了吃肉,養肥了,不吃肉就是浪費。」秉筆長隨和捕頭鼓掌叫好。捕頭親自宰殺,秉筆長隨當幫手,小妾親自下廚。

不一會兒,一大盆熱氣騰騰的狗肉端了上來,幾個人狼吞虎咽起來,縣太爺邊吃邊大叫,「好肉,真香!」

這一天,縣太爺忽然想起,好長時間沒有和謊言村的小寡婦相見了,便坐著馬車去了謊言村,里正趕緊迎了出來,不見哈巴呆瓜,關心地詢問起來。縣太爺說:「這廝目中無人,吃進肚里去了。」里正愣了片刻,隨即恢復了正常。

這時,縣太爺看見不遠處一條臟兮兮的狗,分外眼熟,便詢問起來。里正支支吾吾的,一個小男孩走上前說:「縣太爺,這一條狗才是救妳的狗,被里正掉包,換成了他家的狗。」

里正趕緊將小男孩趕走,縣太爺詢問是誰家的孩子?里正說:「就是那個想攻擊妳的柳重九的兒子。」

縣太爺大笑著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會打洞,柳重九犯了罪,正在坐牢,想不到他的兒子也是滿嘴謊話。」

里正點頭哈腰地說:「小寡婦做了一桌酒菜,正等著妳吶,不要管這個小孩了,快去吧。」縣太爺帶頭,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向小寡婦家里走去。

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博人一笑,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妳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