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子怪病纏身,道長說:你前世不該騙她,找麻煩來了

里昂 2022/11/08

北宋末年,小山村里有一個年輕的小媳婦,姓樂,人稱樂幺娘。前不久,她突然得了一種怪病,總是莫名其妙地發出一陣狂笑,笑過之后,便開始啼哭。一天發作兩三回。家里人問她為何如此?她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無法控制。

家人請來醫者診治,醫者望聞問切一番,皺著眉頭說:「奇怪,你的身體沒有異樣,我無吃下藥。」一連請來幾位醫者,都是如此說。

白天還好,半夜里,樂幺娘突然發作,驚擾得家人從睡夢里驚醒,睡不好覺。父母便喚來兒子干大郎,說道:「你的媳婦病成這樣,你就不焦急?」干大郎雙手一攤,說道:「我怎麼不焦急?天天晚上被她吵醒,睡不好覺,我也沒辦法呀!」

母親說:「前兩天我去串門,聽村頭的王阿媽講,靈神觀里有一個道行高深的老道長,幫不少人家解決了怪事。我和你的爹商量好了,你雇一輛牛車,把你的媳婦拉到道觀里,懇求老道長幫忙治一治。」

干大郎答應下來,接過幾百文錢,到小鎮上和趕車的劉把式說好,下了定金。

第二天一大早,劉把式趕著牛車來了,干大郎辭別父母,帶著樂幺娘坐著牛車上路了。靈神觀大約一百多里遠,當天晚上,在山下的客棧里歇宿一晚。天亮后,劉把式守在客棧里,干大郎帶著樂幺娘上山。

到了道觀里,見過老道長,干大郎把來意講了出來。老道長讓他們在靈神塑像前叩頭,插上三炷香,然后坐在他的面前。

老道長對樂幺娘說:「你前世不該騙她,如今她怨氣難消,找麻煩來了。」樂幺娘問道:「她是誰?」老道長說:「一個女鬼,前世里,你和她情同姐妹。」

原來,樂幺娘的上一世名叫康小姝,她有一個表妹,名叫安小釵,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兩人住在同村。兩人相差不到一歲,又是親戚,從小便在一起玩耍,一起成長,感情深厚,相互信任。

十六歲這一年,正是春暖花開的時候,安小釵帶著小丫環去寺廟里燒香。原本她約康小姝一起去的,但是康小姝的奶奶生病了,她要在家里侍候,因此無法成行。

燒過香許過愿后,安小釵在寺廟里游玩,遇見一個英俊瀟灑的書生,不由得癡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臉頰飛起了一片紅霞。書生也停下腳步,癡癡地看著她。小丫環「啐」了一口,斥責說:「看什麼看,真是無禮!」書生這才發現失態,紅著臉訕笑著走開了。

安小釵轉頭望著書生的背影,眼光不愿離開。小丫環善解人意,悄聲問道:「小姐,莫非喜歡上這個書生了?」安小釵默不作聲,快步向前走去。

過了一會兒,安小釵在長廊上觀賞壁畫時,忽然發現書生站在不遠處。原來書生對安小釵一見鐘情,心中不舍,因此在后面跟著。

小丫環靈機一動,把香囊扔在了地上。書生發現,撿了起來,緊走幾步,追上安小釵,把香囊交還。安小釵接過香囊,匆匆離去。走了幾步,她吩咐小丫環去感謝書生,順便打聽一下書生的姓名。小丫環心領神會,走了過去。

很快,小丫環回來了,對安小釵說:「小姐,我已經打聽得明白。書生姓呂名郡宦,十七歲,住在鄰村,還沒有婚配。」安小釵望向呂郡宦,發現他正望著自己。她沉思片刻,吩咐小丫環去對呂郡宦說,三日后,在安家后花園相會。

三日后,安小釵帶著小丫環在后花園里游玩,墻外傳來吟詩聲。她趕緊來到矮墻處,探頭張望,正是呂郡宦。兩人在矮墻處相談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分手道別。

這一天,安小釵正在思念呂郡宦,康小姝來訪。兩人在一起閑聊時,安小釵向康小姝傾吐了心事。康小姝自告奮勇地說:「我去給你們傳遞書信吧。」

康小姝家境普通,沒有那麼多家規,可以到處自由走動。安小釵大喜,當即揮筆在手帕上寫下一首相思詩,讓她轉交給呂郡宦,并叮囑讓他早日來提親。

第二天上午,康小姝來了,把手帕還給安小釵,說道:「表姐,你喜歡錯了人,呂郡宦已經定下了婚約。」原來,她找到呂郡宦,拿出手帕,哪知道呂郡宦不屑一顧,擲還給她。康小姝說了許多有關呂郡宦的壞話。

安小釵氣得大哭了一場,把手帕燒了,臥床三天,茶飯不思。三天后,她重新振作起來,不過,就像換了一個人,心事重重。

半年后,父母給安小釵訂了婚。又過了大半年,安小釵出嫁,跟著丈夫遷到洛陽定居,與康小姝以及家人,偶爾書信往來。再后來,聽說康小姝嫁了人,彼此便斷了聯系。

安小釵因為心里裝著呂郡宦,對丈夫不冷不熱。丈夫感覺不到她的溫暖,便納了妾,逐漸與她疏遠。十多年后,丈夫酗酒而死,安小釵嫁給一個茶葉商,做了填房。

五十歲這一年,商人病死,安小釵回到商人老家定居,順道探望娘家人,小住了十幾天。這期間,她得知表妹康小姝嫁給了呂郡宦,二十年前已經去世。

安小釵心生疑竇,康小姝不是說呂郡宦已經定了親嗎?為何娶了康小姝?她派人把呂郡宦請來,一探究竟。呂郡宦早已兩鬢斑白,臉上爬滿皺紋。兩人一見面,他就責問安小釵,為何當初派康小姝拒絕了他?

事情至此才真相大白,康小姝見了呂郡宦,一見鐘情,便編造了謊話,讓呂郡宦斷了對安小釵的念想,自己主動追求呂郡宦。一直到安小釵出嫁了,呂郡宦才娶了康小姝。康小姝死后,他沒有再娶,至今還是單身。

聽呂郡宦講完,安小釵呆住了,好久沒有言語,連呂郡宦什麼時候走的,都不清楚。后來,安小釵回去后,心意難平,抑郁了好幾年,得病去世。她死后,怨念難平,魂魄便找到樂幺娘作祟。樂幺娘便是康小姝的前身。

老道長講完,樂幺娘說:「前世的事情,我一點也不記得。再說了,好東西都想要,我編造謊言,也算不得大奸大惡吧。」老道長嘆一口氣,說道:「不過,此事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也不怪人家怨念頗深。」頓了頓,他又說道:「我去給你調解吧。」然后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老道長睜開眼睛,說道:「冤魂已經接受調解,你晚上燒一炷香,賠個禮道個歉就行了。」

樂幺娘依言而行,怪病果然好了。

愛情雖然自私,但也要光明正大。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情節,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