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男人來到總督府上空,探頭往下看,發現官員變成了蛆

里昂 2022/11/12

清朝嘉慶年間,有一個姓滿的廚師,人稱滿老廚,在養財主家里當大廚。這一天,養財主身體不舒服,想吃鯽魚,就讓滿老廚到集市上買魚。養財主對吃很講究,鯽魚要吃七八兩左右的,大了不吃,小了也不吃,讓滿老廚去挑魚,再合適不過。

買完魚回來,走到半路上,滿老廚忽然發現從樹林里竄出一個老頭,走了幾步,一頭栽倒在地。他緊走兩步,來到老頭跟前,發現老頭的胡子眉毛都燒焦了,渾身發出一股焦糊味,身上的衣服也都變形變色了,似乎剛從火堆里爬出來似的。

滿老廚搖晃著老頭,問道:「阿貝,你這是怎麼了?哪里不舒服?」老頭努力睜開眼睛,虛弱地說:「我渾身不舒服。」說罷,閉上眼,暈了過去。滿老廚心善,擔心聽任老頭躺在路旁,會有生命危險,便背著他,來到自己的家里,把他放在床上,蓋上被子,準備去請郎中。

老頭忽然睜開眼說:「好心人,你不要去請郎中,有好酒給我喝兩碗就行了。」滿老廚沒有別的愛好,就喜歡喝酒,家里就沒有斷過酒。他當即拿來酒壇,倒了兩碗,端給老頭喝下。喝完后,老頭一抹嘴,說道:「你去忙吧,我躺一會兒就好了。」

滿老廚點點頭,虛掩上門,到養財主家里做飯去了。他因為天生跛腿,加上家境貧困,因此娶不上親。他的父親為了讓他有一口飯吃,將來不至于餓死,讓他拜胖廚師為師,學了一手廚藝。滿師后,恰好養財主家里的廚師回家養老去了,滿老廚便去應聘,做了幾個拿手菜,養財主吃了很滿意,便讓他留了下來。這一做,就是十幾年。

晚上,侍候養財主一家吃完晚飯,收拾完廚房,滿老廚便急匆匆地趕回家里。他輕輕地推開門,來到臥室,往床上看去,不由得大吃一驚。明亮的月光透過窗戶,灑在床上,只見床上躺著一只碩大的老鼠,足有一只狗那麼大,正在打著鼾聲。

縱然滿老廚見多識廣,也禁不住「啊」了一聲,因為老鼠的個頭太大了,讓他感覺到一絲詭異的氣氛。老鼠驚醒過來,瞬間變成了老頭的模樣,起身下床,笑著說:「沒嚇著你吧,因為睡得太香,一不小心,現了原形。」

滿老廚干笑兩聲,連說沒事,摸出火折子點亮燈,從懷里掏出一包食物,說道:「你一定餓了,我帶回來幾個下酒菜,我倆喝上兩杯。」說著話,他把菜擺上桌,一份紅燒雞塊,一份爆炒肉丁,一份花生米,還有一份肉芽。養財主聽說滿老廚家里有客人,知道他一個單身漢,回家現弄費時間,特地準許他帶幾個菜回家,款待客人。

兩人坐定,老頭干了一杯酒,說道:「我還是先說一說我的身世吧。」原來,他是一只老鼠精,修行已經幾百年了。今天,是他的渡劫之日,他躲在石頭夾縫里,幾聲炸雷將他掀了出來,渾身燒焦。幸虧亂石阻擋了雷電的威力,他才得以撿了一條性命。

滿老廚這才想起,從集市上回來,聽見山上傳來幾聲驚雷,當時還感到非常奇怪,原來是老鼠精在渡劫。滿老廚舉起杯子說:「你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來,我敬你一杯,祝你早日修成正果。」

老頭滿臉綻放著笑容,連聲說著謝謝,仰頭干了杯中酒,夾起肉芽吃了一口,說道:「你們人類真會享受,好好的肉不吃,非得要讓它長了蛆蟲再吃。」滿老廚笑著說:「也只有養財主這樣的大戶人家才吃得起,我們這種小戶人家,平常連肉也吃不起,哪里還有這樣的奢望?」

原來,養財主是個吃貨,嘴很刁,專門吃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這種肉芽,滿老廚最為拿手,養財主最喜歡吃。剛巧今天養財主要吃爆炒肉芽,滿老廚便多炒了一些,帶回家讓老頭嘗一嘗。

吃飽喝足后,老頭拱手告辭,對滿老廚說:「今日搭救之恩,銘記在心,他日如有需要,只要用腳跺地,高喊三聲‘鼠老仙’,我就會出現。」說完,往墻壁上一躍,消失不見。

時間一晃,好幾年過去。這一年,養財主一命嗚呼,去了陰曹地府,養家便辭退了滿老廚。滿老廚四處托人,最終在總督府里,謀得廚師一職。總督府里一共有三個廚師,分別負責面食、涼菜和炒菜,滿老廚專門負責炒菜。

這一天,總督過散生,擺家宴宴請幾個心腹下屬官員,叮囑后廚弄幾個像樣的好菜。滿老廚為了露一手,早就偷偷地飼養了蛆蟲,煞費苦心地炒了一盤肉芽,端了上去。

沒想到,總督大人和幾個官員都臉露不快,總督大人吩咐仆從端走這盤菜。到了晚上,送走客人后,總督大人勃然大怒,喝令左右將滿老廚拿下,打入大牢里。

滿老廚懵了,也不清楚到底為了何事惹怒總督大人,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一旦打入大牢里,再難有生還之日。他想起了鼠老仙,趕緊用腳跺地,喊了三聲。須臾之間,鼠老仙出現在牢房里,對他說:「你且放心,三五日之內,救你出去。」說完,消失不見了。

第二天上午,總督大人突感不適,心里憋悶,茶飯不思,吃過藥后,反而心里絞痛不已,折騰了一夜。天亮后,忽然守門人來報,門外有個道人打扮的老頭,稱能治療總督大人的病癥。

總督大人趕緊讓人把老道恭迎進來。老道見過禮后,說道:「此病容易,貧道有一個偏方,保證藥到病除。但是,貧道有一個不情之請,滿老廚是我故交,我斗膽懇請大人將他放了。」總督大人點頭同意了,老道拿出一粒藥丸,總督大人服下后,果然病好了。他吩咐左右,將滿老廚放了。這個老道就是鼠老仙。

滿老廚出來后,說起不清楚總督大人為何怪罪于他?鼠老仙笑著說:「總督府今晚有客人,我帶你去看看,就明白了。」他伸手握著滿老廚的手,喊一聲「起」,兩人就到了半空里。

不一會兒,就到了總督府的上空。鼠老仙說:「我給你開了天眼,你往下看吧。」滿老廚向下看去,發現目光居然能穿透房屋,只見酒桌上坐著幾個穿著官服的蛆,白白胖胖的。

滿老廚不解地望著鼠老仙,鼠老仙笑著說:「官場上的官員,哪一個不是腦滿腸肥的蛆蟲?他們吸食民脂民膏,渾身散發著惡臭。」

滿老廚嘆息一聲,說道:「所以,總督大人責怪我烹煮了他的同類,怪罪于我?」鼠老仙說:「蛆蟲只會相互傾軋,怎麼可能會心生同情呢?他們貪婪,因此非常敏感,認為你是在借機嘲諷他們,才怪罪于你。」

說罷,鼠老仙帶著滿老廚回去了。滿老廚經此一事,看透了紅塵,跟著鼠老仙修道去了。多年后,江湖上出現了一個跛道人,據說就是滿老廚。

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諷刺清朝官員,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