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故事:陰陽臉

里昂 2023/01/13

半坡村與世隔絕,村中眾人自給自足,漸漸就和外界斷了聯系。一日,村中來了一個陌生男人,住進了村長的家中。

村民們瞧著,那男人衣著富貴,身材圓潤,村長好吃好喝地款待了他一番,第二天,村長的兒子吳迪還領著他去村里的后山轉了一圈。

沒人看到男人是怎麼離開的,等村民們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不在村里了。人們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但過了沒幾天,村長家出了事。

村長的兒子吳迪脾氣暴躁,是個混不吝的性子,他身材高大威猛,平日里健壯如牛,但這幾天他突然生了怪病。

他的病很蹊蹺,左半邊臉變成了黑色,另一半還是原來的顏色。村里人都暗地里笑他,說他變成了陰陽臉。開始時,他的左臉只是癢,後來又叫著冷,等過上幾天后,臉上開始長出膿包,又叫著疼。

村里沒有大夫,生了病只能硬抗。他扛了一段時間,臉恢復了原狀,連塊疤都沒留下。但從此以后,他的左半邊臉不能動了,吃飯合不上嘴,睡覺閉不上眼,連喝口水都會漏出來。

他不能睡覺,睜著眼一宿一宿地熬,短短幾天,從一個精壯的漢子瘦成了一個麻桿。他的神志也變得有些不正常,經常大喊大叫,說什麼不要關門。村里人看他這樣心里發怵,村長只好把他關在了房間里,不讓他出屋。

這天,村里來了一個姓劉的游方郎中,他在村口支了攤子,為村民們把脈治病。有人想到了吳迪的怪病,到村長家報了信,不一會兒,村長急匆匆地趕到村口,把劉郎中領回他家。

他吞吞吐吐地跟劉郎中說了吳迪的病癥,劉郎中想要看一眼吳迪,村長卻攔著不讓,還說:「妳要是覺得能治,就給個方子,要是不能治,那就算了,我們再想辦法。」

這話不像樣,劉郎中也來了脾氣,扭頭就要離開。這時,吳迪的房間中傳出一聲慘叫,村長忙沖進屋,劉郎中雖然生氣,但醫者仁心,他不想看一條年輕的生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這麼沒了,于是跟在了村長身后。在看到吳迪的模樣后,劉郎中瞳孔緊縮,驚叫出聲,「這叫生病?妳看看他的臉,他這是中了邪!」

吳迪的左邊臉和右邊臉極不協調,仔細一看就能發現,那分明是把兩個人的臉拼在了一起。他的右眼帶著驚恐,泛著淚花,嘴唇往下撇著,左眼帶著獰笑,嘴唇上揚,極其詭異。他渾身抽搐,雙手胡亂揮舞,喊著:「別關門,不能關門。」

村長見劉郎中一眼就看出吳迪這是中了邪,知道他不是個簡單的游方郎中。他跪在劉郎中面前,死死抱住他的腿,求劉郎中救吳迪一命。

劉郎中沒應聲,他把腿從村長的懷里拔出來,走到吳迪的面前,仔細端詳他的臉。他注意到,吳迪的左半邊臉上依稀能看到紅色尸斑,這種尸斑只會出現在凍死的人身上,現在是夏天,吳迪還是活人,他身上絕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尸斑。

他心里有了計較,抬頭問村長:「村子里有沒有冰窖之類的地方?」

村長聽到這話明顯慌了神,他頭上冒出虛汗,眼神亂飄,說:「沒有,我們這里窮鄉僻壤的,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劉郎中瞇起了眼睛,他指著眼神渙散的吳迪說:「這可關系到妳兒子的命,他臉上出現了凍死的人才會有的尸斑,妳要是不說實話,我可沒辦法救他。」

聽了這話,村長連滾帶爬地沖到吳迪面前,將他攬進懷里,老淚縱橫地說:「我說,我告訴妳。」

一個多月前,吳迪到后山打獵,意外發現一個山洞,洞中陰涼異常。他往深處走了幾步,看見洞中都是冰塊,這是個天然的冰窖。

吳迪知道,不少有錢人家都愿意在夏天買冰納涼,山洞中的冰要是都能賣出去,能掙一大筆錢,足夠他們一家搬出村子,到鎮上生活。但他心里也清楚,后山是整個村子的,要是讓其他村民發現這件事,恐怕都會想插上一腳,分一杯羹。

他沒有聲張,回家后將這事偷偷告訴了村長,父子倆一合計,在山洞口裝上木門,又掛了鎖,用藤蔓做好遮掩,鑰匙就掛在吳迪的褲腰帶上。

村長托鎮上的親戚找了一個貨商到了村里,商量賣冰的事情。吳迪帶貨商到了山洞,沒想到貨商起了貪婪的心思,他把價格壓得極低,吳迪不滿意,要將他趕出去,他就威脅吳迪,說要是不把冰賣給他,他就將這件事告訴整個村子,讓吳迪也掙不到錢。

兩人在山洞中起了爭執,推搡中,貨商的腦門磕在了冰上,血流不止,他高聲大喊殺人了殺人了,其實深山中根本沒人能聽見,但吳迪極其緊張,他一看貨商叫嚷,又猛地推了貨商一把,他自己趕緊跑出了冰窖,鎖緊木門,回了家。

村長見兒子獨身一人,六神無主地回來了,覺得奇怪,開口詢問,吳迪哭著將事情告訴了他。他怕鬧出人命,忙帶著吳迪去山洞,但開門的時候才發現,吳迪褲腰帶上拴著的鑰匙不見了。

父子倆在山上尋摸到了天黑,才找到了鑰匙,等他們抖著手把門打開后,看到貨商已經凍死在了山洞中。

說到這兒,村長打了個哆嗦,聲音也帶上了哭腔:「我們進去的時候看到貨商蜷著身子,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了,渾身結了一層冰霜,跟地面凍在一塊,他的左臉被扒下來了,眼珠子直勾勾地瞪著木門。沒過幾天,我兒子左臉就變了顏色。」

後來,村長看到兒子的左半邊臉漸漸變成了貨商的臉,嘴里胡言亂語,被嚇得不輕,正好村民們也找到他說吳迪看著嚇人,他擔心兒子在外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就把他關進了屋里。

說完,他又給劉郎中跪下,說看出來劉郎中是個有本事的人,他兒子做錯了事,他愿意替兒子抵命,求劉郎中能救下他兒子這條命。

劉郎中嘆了一口氣,說:「不是我不想救,我沒辦法救他,妳也沒辦法替他抵命,他這是自作孽,不可活。我沒猜錯的話,那貨商的左臉是他自己扒下來的,他被妳兒子關在冰窖活活凍死,死前,他帶著極大的怨恨撕下半邊臉皮對妳兒子施加詛咒,冤有頭債有主,妳兒子只能償命。」

劉郎中說完這些,提著行李急急忙忙離開了村子,他知道了村長的秘密,心知再待下去恐怕會遭了村長的報復。

他離開村子后沒多久,吳迪就死了。據說,他死前把左半邊臉的臉皮生生扯了下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