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財主把死老鼠放在桌子上,跪地叩拜

里昂 2022/11/08

唐朝天寶年間,中原某地的一個小鎮上,有一戶普通的人家,只有孤兒寡母兩人,母親劉氏,兒子名叫鐘芹禮。鐘芹禮三歲這一年,父親死于一場意外。劉氏不愿改嫁,安心地撫養兒子長大成人。

鐘芹禮從小就被同齡人欺負,心里對世人充滿仇恨,眼睛里滿是怨恨的火光,養成了冷漠無情的性格。每當劉氏看見他眼睛里的怨恨與無情,心里便止不住地顫栗起來。她多次苦口婆心地勸導兒子,不管別人如何對他冷漠無情,都不要丟失對生活的熱情,都要善待他人和生活。無奈,鐘芹禮聽不進去,劉氏唯有暗自垂淚。

轉眼間,鐘芹禮已經十六歲了。這一天,他忽然聽見母親呼喊他,跑出去一看,原來門口的台階上,坐著一名年老的乞丐,看樣子已經餓得沒有力氣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斃。劉氏讓他去廚房端一碗飯來,給老乞丐吃。

誰知鐘芹禮眼里盡是厭惡與毒狠,高聲說:「我家糧食也不多,非親非故,憑什麼給飯他吃?」劉氏微笑著說:「他怪可憐的,再說了,我家也不差一碗飯。」鐘芹禮狠聲說:「你讓我可憐他,誰可憐過我?」說完,大聲驅趕老乞丐走。

劉氏氣得將他一頓責罵,扭身去廚房盛飯,卻被鐘芹禮一把拉住,揚言道,要是劉氏膽敢給飯老乞丐吃,他就離家出走,不再回來。劉氏被嚇唬住了,只得作罷。

老乞丐見母子兩人爭吵起來,只得掙扎著站起來,搖搖晃晃地走了。劉氏責怪兒子沒有同情心,缺少人情味,鐘芹禮不耐煩地說:「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管好自己,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善良屬于別人,我不需要。」

鐘芹禮一直奉行這個人生信條,從來不肯管別家的閑事。兩年后,他娶了妻生了子,一心一意地過著自家的小日子。

這一天,鐘芹禮得到消息,岳母生病了,于是聽從妻子的吩咐,拎著一袋米糕去探望岳母。走到半路上,他看見路旁倒臥著一個老漢,正準備無視而過,老漢沖他招招手,虛弱地說:「年輕人,我胸口疼,你幫幫我,送我去醫館看病吧。」

鐘芹禮冷哼了一聲,說道:「你我素不相識,我憑什麼送你去醫館?我有事,顧不了你。」說完,自顧自地走了。

等到他在岳母家里吃完中飯回來,半路上聽到消息,老漢已經死了。原來,過了一段時間,后面來了一個壯漢,把老漢送到醫館里,但是為時已晚。臨死時,老漢講了鐘芹禮的麻木不仁。

事情傳開后,大家都在背地里責罵鐘芹禮冷酷無情。鐘芹禮聽到后,安然自得,毫無愧疚之心。這樣的事情很多,舉不勝舉。有一天半夜里,鄰居家里著了火,他的老婆和母親都去救火,他卻無動于衷,睡在床上沒有起來。他的冷漠無情,可謂到了極點。

鐘芹禮不去鄰居家里救火,讓劉氏極為難堪,她對鐘芹禮說:「古人說,善念生,福報來。你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之心,恐怕無福消受人生,你要好自為之。」鐘芹禮卻淡淡地說:「無所謂,聽天由命,走一步算一步。」

還真讓劉氏說中了,鐘芹禮是一個無福之人,三十多歲的時候,忽然暴病身亡。他的魂魄飄飄蕩蕩到了陰司,閻王爺查看了他的生死簿,說道:「鐘芹禮聽著,你冷漠無情,枉自為人,現處罰你淪落到畜生道。」

宣判完,兩個小鬼押著他去投胎轉世。到了地方,兩個小鬼將他使勁一推,他摔了一跤,等他睜開眼,發現已經變成了一頭剛出生的小母豬。鐘芹禮心中憤憤不平,我管好我自己,有什麼錯嗎?為何要將他降生為動物?

鐘芹禮心生怨氣,自然不愿好好地當豬。他原本以為主人家養著他吃肉,哪知道主人家把他牽去配種,讓他當了下崽的母豬。他想早點擺脫豬身,半夜里,撞墻而死。

鐘芹禮的魂魄到了陰司,閻王爺宣判他降生為狗。他不愿過這種生活,兩年后,他咬了主人一口,被主人活活地打死,剝皮吃肉。

陰司又將他降生為牛,三年后,他跳崖而死。緊跟著,陰司將他降生為蛇,四年后,他撲到車輪下,被碾成兩截。接下來,陰司讓他投胎轉世成了老鼠。

每一次死亡,鐘芹禮的靈魂都會遭受痛苦。如此折騰幾次后,鐘芹禮不愿再折騰了,只好認命,老老實實地當起了老鼠。

這一天半夜里,鐘芹禮溜到姓馬的大戶人家里,尋找吃的。到了莊園里,他轉了一圈,沒有找到吃的,忽然發現有一間房里,透著微弱的燈光,便爬上屋頂,順著墻壁的縫隙跳上屋梁。他往下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只見兩三個蒙面的彪形大漢,正在對馬財主施刑。

原來,馬財主家里遭了賊。他們把馬財主一家綁了起來,關在臥室里,然后把馬財主拖到偏屋里,燃起碳爐子,將燒紅的鐵片往馬財主的身上烙,逼問家里的銀子藏在何處。馬財主咬緊牙關,堅持說家里沒有藏銀。

剛開始,鐘芹禮漠不關心地看著,無動于衷。隨著鐵片烙在身上的次數增加,馬財主的臉越來越扭曲,不斷地發出悶哼聲,鐘芹禮的心里越來越難以平靜下來。盜賊們每間隔一會,就會掏出馬財主嘴里的破布,詢問藏銀的下落,馬財主堅決不說。

漸漸地,盜賊們失去了耐心,將燒紅的烙鐵捅到馬財主的心口上,隨著一陣皮肉的焦臭,馬財主嘴里發出嗚嗚聲,汗如雨下,突然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差點暈眩過去。

鐘芹禮再也看不下去了,猛然從梁上跳了下來,落在手持烙鐵的盜賊身上,死死地咬住他的脖子不松口。那人慌亂地用手拉扯,卻扯不掉老鼠,疼得忍不住嚎叫起來,在地上打滾。兩個同伴慌忙將他按住,伸手去扯老鼠,卻扯不掉。最后,他們用烙鐵把老鼠烙死,才將死老鼠扯了下來。

嚎叫聲驚醒了附近的住戶,他們紛紛掌燈出來查看。盜賊們擔心被村民們捉住,越墻逃走,馬財主一家因此獲救。

馬財主撿起死老鼠放在桌子上,口稱恩公,恭恭敬敬地叩了三個頭,然后將它埋在屋后。為了銘記老鼠的救命之恩,馬財主給老鼠弄了一個長生牌位,上書恩公無名鼠之位,供在香案上,早晚叩拜。

鐘芹禮的魂魄沒有走,因為他知道到了閻羅殿,又會投胎當動物,因此住在馬財主的家里,享受香火。他看見馬財主將他奉為神明,畢恭畢敬,心里特別感動,原來行善心做好事的感覺,是如此的奇妙,漸漸的,他的冷漠之心,被融化了。

這一天,來了一名鬼差,傳喚鐘芹禮到了閻羅殿。閻王爺笑著說:「鐘芹禮,念你舍身救人,功德無量,特地準許你重新投胎為人。」

鐘芹禮重新投胎轉世,成了一個富家公子。他一心行善,后來被人尊稱為大善人。

以冷漠示人,換來的必然是冷漠;以善良待人,迎來的必然是善意和敬重。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