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兒媳曬被子,公公見被子上有液體,原來是另有隱情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明朝萬歷年間,在懷新鄉有戶人家,家中只有兩父子相依為命。

父親如今已五十八歲,是個挑貨郎,大家都叫他張老漢。

兒子二十三歲,是個木匠,名叫張生。

張老漢的老伴在兒子出生后的第三年時因病去世了,為了把兒子撫養長大,張老漢這些年可吃了不少苦頭。

張生長大后,為了生計,便拜村里的老木匠徐阿公為師,跟隨徐阿公學習木匠手藝。

張生為人心善熱情,且手藝很好,所以自張生出師后,很多人都喜歡找張生干活。

這天張老漢和張生正在吃飯,張老漢突然說道:「兒啊,你也到該娶妻生子的年紀了,爹前天托李婆給你說了門親事,你看怎麼樣?」

「嗯,這事我昨天遇到李婆之時,李婆已經跟我說了,孩兒沒有意見,一切全憑爹爹做主。」張生回道。

聽到這話,張老漢很是欣慰,自己獨自一人把兒子拉扯大,如今也終于到了自己該抱孫子的年紀了。

第二天,張生正在家里干活,李婆突然來訪,一進門就要找張老漢。

張老漢在屋里聽到李婆的聲音后急忙出門迎接,邀請李婆進屋里喝茶。

李婆喝了一口茶后開心地說道:「張老哥,幸不辱命,我給你家張生說了門親事,且對方得知是張生后也很滿意,現在就看你和張生意下如何了。」

「哦,是嗎?那真是太好了,請問是誰家姑娘啊?」張老漢高興地問道。

「哈哈,你別著急,我現在就跟你說,姑娘是鄉里王老二的女兒,你應該也認識。」李婆說道。

聽到這話,張老漢樂得合不攏嘴,而門外偷聽的張生在得知對方是王老二的女兒后也很開心,一直躲在門外捂嘴笑。

「我們家沒意見,能娶到巧兒是我們家張生的福氣,接下來還勞請李妹子你再走一趟,就說我們家張生愿意迎娶巧兒,這事我替他做主了。」張老漢開心地說道。

說起巧兒可謂是附近人盡皆知,因為巧兒不但長得漂亮,還很賢惠。

王老二的老伴多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剩下王老二和巧兒相依為命。

自老伴去世后,王老二就深受打擊,開始一蹶不振,為了照顧父親,巧兒自小就很懂事,每日除了在家照顧父親,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外,還經常上山采山貨賣錢。

巧兒長大后更是深得大家的喜歡,因為巧兒不但賢惠,還長得漂亮,上她家提親之人更是不計其數,且其中還不乏一些富家公子。

但巧兒全都看不上那些人,在巧兒看來,嫁人那是一輩子的事,她不在意對方的家世,更不在意對方是否才高八斗,只要求兩點,一是要對自己好,二是要有孝心。

而張生也沒想到巧兒居然會愿意嫁給自己,因為那些前去提親之人,個個條件都比自己好,可巧兒卻全都看不上,所以相比之下,巧兒就更應該看不上自己了。

其實張生心里也是喜歡巧兒的,但只不過因為自卑,所以這才遲遲沒有向父親表露自己的心意,然后讓父親前去提親而已。

在李婆和張老漢的操辦下,不久張生就和巧兒成親了。

婚后的張生很是疼愛巧兒,包括張老漢也很維護巧兒這個兒媳婦。

而巧兒也沒有讓張生和張老漢失望,在嫁到張家后,巧兒就開始照顧相公和公公的生活,每日都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凈凈的。

眼看日子終于越過越好,可不料卻發生了不幸之事。

在和巧兒成親后的一個月,有天張生上山砍木料,在扛著木料過河回家之時,不料張生卻因一時腳底打滑溺水死在了河里。

張老漢是個很開明的人,在張生死后的第八天,晚上吃飯之時,張老漢就對巧兒說道:「巧兒,現在生兒已經不在人世了,但你還年輕,你正值芳華,要是有遇到合適的,能對你好的,你就嫁了吧。」

聽到這話,巧兒眼淚不由自主地掉落下來,哽咽說道:「爹,我不改嫁,正所謂一女不侍二夫,我要為相公守節,以后還要給你養老送終,為相公盡孝。」

巧兒的話直擊張老漢的心坎,讓張老漢大受感動。

看著賢惠懂事的巧兒,張老漢說道:「好,這事爹也不逼你,一切全由你,從今往后,你就是爹的女兒,咱們父女倆相依為命。」

就這樣,巧兒便和張老漢開始了相依為命的生活,可最近張老漢卻發現了一件怪事,那就是巧兒每日都曬被子,且總是從巧兒所曬的被子上以及巧兒的身上傳來一股腥臭味。

除此之外,細心的張老漢還在巧兒所曬的被子上發現了黏液。

不過雖心中很是不解,但張老漢也不好過多詢問,畢竟公媳有別。

這天張老漢挑貨出去沿街叫賣,卻無意間見不遠處有一算命先生,想起最近家中所遭遇之事,張老漢便想去算算。

給算命報了八字后,就見算命先生開始閉眼掐算起來。

過了好一會后,算命先生才睜開眼一臉驚慌地說道:「大哥,你兒媳有問題啊,她有人。」

「你才有人呢,我兒媳很孝順,也很守婦道,你到底會不會算命?能不能算?不能算就不要瞎算。」張老漢生氣地說道。

聽到這話,算命先生也明白自己說錯話了,于是便陪著笑臉說道:「大哥,天機不可泄露,我不能和你說太多,你今晚趴窗戶往里看,你就一切都明白了。」

「你這說的什麼話?你讓我一個當公公的大半夜去趴兒媳窗戶,說出去不是讓人恥笑嗎?行了,看來你就是一個江湖騙子,這命不算也罷了。」張老漢生氣地說道,說完就挑起自己的貨物準備離去。

可剛走了兩步,張老漢又轉過身來掏出一文錢扔在算命先生的攤位上說道:「這是給你的賞錢,雖然你是個江湖騙子,但我張老漢做事不能欠人情。」說完張老漢便轉身欲要離開。

見此,只見算命先生突然從攤位底下抽出一把銹跡斑斑的殺豬刀走到張老漢身前,然后將殺豬刀遞給張老漢后說道:「看你也是個講究人,那這事我就不能不管,你要是信我,這把殺豬刀你就拿著,然后今晚去趴窗戶看,不信我,那我也沒辦法了。」

見算命先生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張老漢便接過殺豬刀,然后就離開了,一邊走還一邊自言自語說道:「信你個錘子,白白得把刀也不錯。」

晚上,張老漢正要起夜,卻突然聽到兒媳的屋里有異響。

想起白天算命先生說的話,張老漢半信半疑地拿著刀就往兒媳房間的方向走去。

雖然心中不愿這樣做,但很顯然算命先生白天說的話已經勾起了張老漢的好奇心。

只見他拿著殺豬刀就趴在了巧兒的窗戶邊,用手指沾了下唾沫后就捅破了窗戶紙,然后往里看去。

可不料就是這麼一看,卻把張老漢給嚇壞了,直接癱坐在地。

只見屋里正有一魚首人身的怪物在向巧兒求歡,且很顯然,巧兒是被逼無奈,但又奈何不得那怪物,這才不得不屈身求全。

想到自己的兒媳正在屋里被一頭怪物玷污,張老漢也是怒從心來,壓住心里的害怕,拎著刀就走到門前,然后用力一腳踹開了大門。

怪物看著站在門外的張老漢,本來很是生氣,不過當看到張老漢手里拎著的殺豬刀后,怪物立馬就被嚇到了,直接變成了一頭鯰魚。

看著眼前的鯰魚,張老漢怒斥道:「好你個鯰魚精,竟敢欺負我兒媳,莫非你以后我張老漢好欺負不成,今日我張老漢就要斬妖除魔。」

「不,阿貝,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饒我一命好不好,我現在就回我的河里,以后再也不出來作惡,我發誓,求求你了,求你饒我一命。」鯰魚精看著怒氣沖沖的張老漢也很是害怕,急忙口吐人言求饒。

聽到這話,張老漢怒氣更盛,呵斥道:「饒你一命?你想得倒是美,你玷污我兒媳清白之身時怎麼不知道錯,現在才想起求饒,我告訴你,晚了。」

話音剛落,只見張老漢一個箭步上前,立馬手起刀落,鯰魚精一時躲閃不及,當即就被砍成了兩截。

見此張老漢心里還不解氣,對著剩下的兩截鯰魚就是一頓亂砍。

過了好一會后,生氣的張老漢也冷靜了下來,然后對一旁的巧兒說道:「你把窗戶打開,然后去洗個澡,這腥臭味太重了,我先把這鯰魚精處理一下,等會再說。」

說完張老漢就找來兩個簸箕,然后將鯰魚肉全給裝到簸箕里,接著就挑了出去。

走了許久,來到一處荒涼之地后,張老漢隨便挖了個坑后就將鯰魚精給埋了。

回到家后,此時巧兒已經洗漱好了,且屋子也已經打掃干凈了。

坐在院子里,張老漢說道:「說手吧,這鯰魚精是如何糾纏你的。」

聽到這話,巧兒仿佛受了極大的委屈,淚珠一顆顆滑落下來,然后哽咽說道:「爹,相公的死就是這鯰魚精害死的,在相公死后的第九天夜里,它就突然來找我了,說相公是它害死的,讓我從了她。」說到這,巧兒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看著傷心哭泣的巧兒,張老漢心里極為不忍,輕聲安慰道:「好了,別哭了,你不用擔心,那鯰魚精已經被我殺了,以后你都不用怕了。」

「嗯,我知道,那晚得知是它害死的相公,我本想和它同歸于盡,但奈何我敵不過那鯰魚精,最后它還威脅我,要是我不從了它,它就取了你的性命,我,我,我實在是沒辦法了。」巧兒哭聲說道,說到最后過于傷心,嚎啕大哭起來。

看著傷心的巧兒,張老漢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過一會后,巧兒終于平靜了一點,此時張老漢才接著說道:「巧兒,爹也不知道還能陪你到什麼時候,要我說,你還是找個疼惜你的人吧,畢竟以后你的日子還長著呢,就例如此事,現在爹還年輕一點,還能幫幫你,可再過兩年,爹要是再老一點了,那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經過此事,巧兒心里也想明白了,于是便說道:「那巧兒一切全憑爹爹做主。」

兩個月后,在張老漢的撮合和操辦下,巧兒嫁給了一名書生,書生名叫張翔,乃是張生的堂弟。

且張翔乃是個孤兒,自張翔和巧兒成親后,張翔就住進了張老漢家,相當于入贅嫁給了巧兒。

幾年后,張翔登科及第高中狀元,且此時巧兒也為張翔生了一個兒子,取名為張清。

張清這個名字是由張老漢來取的,寓意張清長大以后無論是為人還是處事,都要清清白白,堂堂正正。

而張翔榜上有名后并未拋棄巧兒這個糟糠之妻,而是一如既往地疼愛巧兒,把巧兒當作是掌中寶,并和巧兒一起照料張老漢。

在巧兒和張翔的照料下,張老漢的晚年生活過得很幸福,活到九十八歲之際,這才無疾而終。

而巧兒自張翔高中后,為了還愿也是一輩子行善積德,經常接濟窮苦之人,遇到災荒之年,巧兒還會開倉放糧。

不知是巧兒種下的善果太過,還是為何,巧兒最后活到了一百零六歲之際才壽終正寢。

且巧兒之子張清長大后也是高中進士,和父親張翔一起同朝為官,以臣相稱。

結言:「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如果張老漢沒有給算命先生一文錢,那他也不會撞破鯰魚精對巧兒所犯的惡行,且如果張老漢不是明事理之人,然后讓巧兒改嫁,那他也不會能安享晚年。

所以世上萬事萬物皆有因果,種何因就會結何果,無論是善果還是惡果都是自身去消受,所以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子孫后輩,我們都應多多行善,與人為善,如此方能擁有想要的幸福未來。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